爸爸想我回鄉認祖歸宗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ay Galvin)

 

晚飯前,我爸邀我回鄉探親。因為我的親戚(我不記得是誰,大槪是跟我平輩的堂兄弟吧)結婚了,想我回去參加婚禮。

老爸的心裏不只是想我參加婚禮這麼簡單,大槪是想向大家介紹我,好讓我能夠融入親戚甚至鎮的環境。在中國的農村裏,收入就是話語權。雖然我家在港只能算個中產家庭,但在鎮上還算個了不起的人,只要我能承繼到老爸的地跟人脈,大槪在鎮上也不必擔心未來,安穩地生活下去。

就算不考慮未來,我爸是個傳統農村人,家庭觀念很重,他想我認祖歸宗,與親戚們熟絡下來。農村人不像城市人機心大,只要是同姓的,便不會排斥,更不會抗拒我這種城市人。如果我回去,想必會被他們帶去大肆慶祝,四處遊玩。

然則,我還是拒絕了他。我回答很決絕,同時也很猶豫——腦未動口已拒絕,可是理由,我實在不想多說。

我的理由有二。其一,我不喜歡中國。政治理由有其一席,另外則是中國實在危險。政治我不多說,反正大家心裏都有個譜。而危險,則是主因。對我來說,中國沒有一處能令我安心。不用多說,光是吃的,我就有所抗拒。是有毒的,還是黑心的,真相如何並不重要,反正吃一兩次,大槪也死不了,大多就睡一兩晚醫院。不過,有懷疑的瞬間,已經是一個問題。另外,人身安全也是另一問題。在祖家裏,至少能夠放心。何是在外面,會出事嗎?被人帶走,還是被刀襲擊?我實在不想到中國去,回鄉證在我懂事,已經沒有續領,現在存於沒有回鄉證的狀態--我沒打算去中國。

其二,是我猶豫的理由。猶豫,是因為我不敢講。講了出來,一定會傷到我爸的感情。幸好我爸不會用社交網站,不然我也没發寫出來了。

堂兄,不是我的親戚,而是我爸的親戚而已。

先不說我根鄉下的親戚交集少得誇張。更重要的是,鄉下的親戚如何,我不太理會。我的鄉下,是香港,不是高要。有些人會笑起來,說香港不會是鄉下,我的鄉下是我族居住之地意即高要。可是我在香港出生、香港教育、香港生活。高要?說實話與我何干?就算高要消失了,對我來說也沒影響,何況是高要的親戚們?生娘不及養娘大,大槪就是說這個狀況吧。

如果老爸知道,大槪又會罵我不肖,說我不飲水思源。正正相反,我也承傳了漢人的優點(還是缺點?)——重視根。我爸在香港成家立室落地生根,可是種的根不在他身上。他的根種在我身上了。我,就喜歡香港--不,不只是喜歡這麼簡單,正如你也不是喜歡自己的身體這麼簡單。在香港生活,對我來說在香港生活已是理所當言。

原因,我實在說不出口,只好一直的反對。我爸看我一直反對,知我是對中國反感。推銷了幾分,便放棄了。我看,老爸是十分愛我,可是,我沒法回應他的愛。也許,這就是人生的唏噓--當人父的唏噓,也是當兒子的無奈。

 

關於作者:緋色雪夜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愛男友,請愛埋佢屋企人 by 小盛女
    「有無人要食麵啊?幫你地夾。」Mike大喊。「使乜幫佢地夾,佢地無手o架?」Brenda黑面說。Mike即時怔了一怔,他從沒想過這麼簡單的舉動會令Brenda爆seed。「都係順便姐,大家一家人,我幫你夾埋喇。」Mike盡量壓抑自己的情緒,…
  • 應如何對待男友嘅朋友? by 小盛女
    晚飯後她又教大家玩大學時O-Camp的集體遊戲,很快便和Mike的朋友們混熟,特別是男性朋友。玩遊戲少不免有些身體接觸,Mike都一一看在眼裡,他最怕就是看到這些疑似抽水的行為,出聲唔係唔出聲又唔係,自己女友又鬼死咁主動,同人玩得鬼死咁盡興…
  • 【偽影評】 《棟篤特工》:電影的隱喻? by 馮志豪
    作為大學主修哲學的子華神,不少演出都是借故事諷時事,甚至有時直接觸及政治神經,例如他在楝篤笑中曾經說過 : 「知唔知一國兩制最偉大地方係乜?就係肯承認佢自己個制真係嚇親人!」和「全港市民熱烈慶祝『收返』!」等,令中在笑中帶來一點思考。…
  • 我可以肯定,大部分人並不適合一個人旅行。 by 達米安
    獨自一人在舉目無親的地方會令人變得緊張,因為無論遇上甚麼難題,發生了甚麼意外,都不會像在家鄉一樣有家人朋友的支援,也沒有了對公共系統的熟悉,所有後果都得自己承受。更甚者,當在語言不通的地方時,連如何向路人求助,都可以是一個難題。只要不是太缺…
  • 25歲以後 by 小盛女
    當我永世做Marketing,由assistant升到officer再升到senior又甚或是咁好彩升到manager,人工都可能只有2、3萬,日日做到隻狗咁,到頭來首期都儲唔到,真係諗起都一額汗,最後我想了十萬九千次,只有兩個辦法可以解決…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