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想我回鄉認祖歸宗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Jay Galvin)

 

晚飯前,我爸邀我回鄉探親。因為我的親戚(我不記得是誰,大槪是跟我平輩的堂兄弟吧)結婚了,想我回去參加婚禮。

老爸的心裏不只是想我參加婚禮這麼簡單,大槪是想向大家介紹我,好讓我能夠融入親戚甚至鎮的環境。在中國的農村裏,收入就是話語權。雖然我家在港只能算個中產家庭,但在鎮上還算個了不起的人,只要我能承繼到老爸的地跟人脈,大槪在鎮上也不必擔心未來,安穩地生活下去。

就算不考慮未來,我爸是個傳統農村人,家庭觀念很重,他想我認祖歸宗,與親戚們熟絡下來。農村人不像城市人機心大,只要是同姓的,便不會排斥,更不會抗拒我這種城市人。如果我回去,想必會被他們帶去大肆慶祝,四處遊玩。

然則,我還是拒絕了他。我回答很決絕,同時也很猶豫——腦未動口已拒絕,可是理由,我實在不想多說。

我的理由有二。其一,我不喜歡中國。政治理由有其一席,另外則是中國實在危險。政治我不多說,反正大家心裏都有個譜。而危險,則是主因。對我來說,中國沒有一處能令我安心。不用多說,光是吃的,我就有所抗拒。是有毒的,還是黑心的,真相如何並不重要,反正吃一兩次,大槪也死不了,大多就睡一兩晚醫院。不過,有懷疑的瞬間,已經是一個問題。另外,人身安全也是另一問題。在祖家裏,至少能夠放心。何是在外面,會出事嗎?被人帶走,還是被刀襲擊?我實在不想到中國去,回鄉證在我懂事,已經沒有續領,現在存於沒有回鄉證的狀態--我沒打算去中國。

其二,是我猶豫的理由。猶豫,是因為我不敢講。講了出來,一定會傷到我爸的感情。幸好我爸不會用社交網站,不然我也没發寫出來了。

堂兄,不是我的親戚,而是我爸的親戚而已。

先不說我根鄉下的親戚交集少得誇張。更重要的是,鄉下的親戚如何,我不太理會。我的鄉下,是香港,不是高要。有些人會笑起來,說香港不會是鄉下,我的鄉下是我族居住之地意即高要。可是我在香港出生、香港教育、香港生活。高要?說實話與我何干?就算高要消失了,對我來說也沒影響,何況是高要的親戚們?生娘不及養娘大,大槪就是說這個狀況吧。

如果老爸知道,大槪又會罵我不肖,說我不飲水思源。正正相反,我也承傳了漢人的優點(還是缺點?)——重視根。我爸在香港成家立室落地生根,可是種的根不在他身上。他的根種在我身上了。我,就喜歡香港--不,不只是喜歡這麼簡單,正如你也不是喜歡自己的身體這麼簡單。在香港生活,對我來說在香港生活已是理所當言。

原因,我實在說不出口,只好一直的反對。我爸看我一直反對,知我是對中國反感。推銷了幾分,便放棄了。我看,老爸是十分愛我,可是,我沒法回應他的愛。也許,這就是人生的唏噓--當人父的唏噓,也是當兒子的無奈。

 

關於作者:緋色雪夜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塔羅個案】名校老師婚外情的故事 by 神婆
    大家對老師嘅印象係乜嘢?係有教無類,抑或係道德端正?我中小學都有幸就讀風評唔錯嘅所謂名校,大部分老師教學用心,係我嘅榮幸。…
  • 黃于喬(Emilia Wong) 收費裸照爭議給了我一點點的倫理學實踐。 by 司徒曉生
    亞里士多德(Aristotle)的德行論(Virtue_Ethics)強調的是行事的人是依照他的良好人格去行事,實踐道德上應該做的事,而培養人格重於大眾的價值觀。人生的目的就是成為一個有道德的人。雖然這個涉及循環論證(因為甲等於乙,所以乙等…
  • 好多謝啲網民haters 幫Emilia 宣傳裸體寫真 by Cmw Boni
    Emilia嘅plan由八蚊美金去到四十美金不等,值唔值就見人見智啦,我覺得呢個世界,明買明賣,當你地班友,又要睇又要罵,咁點解唔好好利用呢個勢去順便搵下錢,就算科學家都會搵下點樣儲起行雷啲電啦,將負面嘅嘢化為錢唔好咩。…
  • 夜半,被彈鐘的第一個人 by 余該隱
    「呢度三千蚊,我哋之間就咁算。對唔住,你令我諗起一個人……」Sally眼定定望住三張金牛,佢唔係未試過俾人彈鐘,但喺半夜三點,俾人彈鐘仲要收足錢,就真係第一次。…
  • 唔通波大著衫會柒啲架? by 堂前燕
    話戴咗呢隻bra令個胸集中啲睇落去大啲,聽到真係笑到我gapgap聲,個pad仲大過你個胸睇落緊係大架,你唔好話塞兩個手球落去,大過杉原杏璃都得啊。…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