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個阿蛇相當有嫌疑!

 

 

剛剛閱讀到一篇題為「不如我講下我俾人屈性侵既經驗」的網上文章,有感而發。看過小弟上一篇文章的朋友大概會知道本人目前的職業,其實曾幾何時,我是鋼琴老師。

身為男性,是我放棄從事鋼琴教學行業的最重要原因。

當時在香港大學讀書,身邊同學朋友通常都會在學餘打兼職工,其中最熱門的當屬補習。我自小有幸接受音樂培訓,又早已考獲所謂演奏級,所以就開始兼職教鋼琴「呃飯食」。

本人並非靚仔,只不過尚算文質彬彬(自認為),而且當時年僅約二十,所以覺得不會被無故懷疑性侵。經過數月經營,已有七八個鋼琴學生,男女各半。以全職學生來說,月入近萬已相當滿足(自我感覺良好),所以我當時有考慮過畢業後全職教琴,但其後的兩次經歷令我卻步。

第一次是我被家長質疑,與其女兒手部有不必要接觸。該位女學生當時為新學生(第一個月),年約十二。首幾課基本沒出現甚麼問題,家長亦鮮有觀察上課情況。完成首月四堂後,突然收到家長短訊「解僱」,原因為我不時接觸其女兒雙手而令家長感到擔心。坦白說,我感到莫名其妙。不過「多佢一個唔多,少佢一個唔少」,所以亦未有太介意,而且當作教訓。

第二次經歷那位學生則為中四女校學生,非新學生,極少身體接觸。教了一年,師生關係不錯,但其後有點慢慢變質。時近聖誕,她向我獻上了第一次……第一次親手織頸巾,作為聖誕禮物。身為老師,師生關係良好當然高興,但總覺得「唔對路」(利申:小弟為御姊控,傾向年紀比我大的女性)。再過一個多月,差不多到二月十四,我收到學生家長電話,劈頭一句:「你做咩勾引我個女!」。原來這個學生通宵達旦,手織公仔,我和她一人一隻,另外少不了一盒親手製朱古力。其後與家長之對話就不在此詳述了,但結果可以想像。我多少感到有點無辜,亦無奈即時少了一個學生。

經過兩次經歷令我覺得,教琴的工作性質,少不免會出現男女共處一室的情況,非常的瓜田李下。身為男老師,性方面的嫌疑不易洗脫,似是與生俱來。如若這兩次經歷中的家長選擇公開聲討我,無論對錯,大概我的人生事業就可能就此結束,至少會蒙上污點。權衡風險後,我最終放棄成為鋼琴老師的念頭,改為離港發展。雖然自問一直循規蹈矩,但仍很感謝當年的兩位家長,沒有「搞大件事」,手下留情。

 

關於作者:胡塗鴿子

外貌與年齡不符的偽九十後海歸派,曾在歐洲、中東、東南亞工作,現在香港任職全球亂噏顧問。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港島人同九龍人,有鬼分別咩! by 小李子
    筆者係地道九龍人,由細到大讀書做嘢都係九龍區,冇乜必要好少喺港島區留連。 但自從上個月搬咗去上環做嘢,我就發覺港島人真係零舍唔同,係零舍串呀! 行去中環食lunch,個個西裝友都好似特別白鴿眼咁, 連翠華個阿姐都特別惡! 但我到最近機緣巧合…
  • 我可以肯定,大部分人並不適合一個人旅行。 by 達米安
    獨自一人在舉目無親的地方會令人變得緊張,因為無論遇上甚麼難題,發生了甚麼意外,都不會像在家鄉一樣有家人朋友的支援,也沒有了對公共系統的熟悉,所有後果都得自己承受。更甚者,當在語言不通的地方時,連如何向路人求助,都可以是一個難題。只要不是太缺…
  • 【塔羅個案】基督徒黎開牌問:「我個仔契比黃大仙好唔好?」 by 神婆
    「我想問下個仔契比黃大仙好無呀,」Angela個樣好認真,「會唔會以後條路易行啲?」…
  • 【偽影評】 《棟篤特工》:電影的隱喻? by 馮志豪
    作為大學主修哲學的子華神,不少演出都是借故事諷時事,甚至有時直接觸及政治神經,例如他在楝篤笑中曾經說過 : 「知唔知一國兩制最偉大地方係乜?就係肯承認佢自己個制真係嚇親人!」和「全港市民熱烈慶祝『收返』!」等,令中在笑中帶來一點思考。…
  • 25歲以後 by 小盛女
    當我永世做Marketing,由assistant升到officer再升到senior又甚或是咁好彩升到manager,人工都可能只有2、3萬,日日做到隻狗咁,到頭來首期都儲唔到,真係諗起都一額汗,最後我想了十萬九千次,只有兩個辦法可以解決…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