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網絡二十三條到修改議事規則——看非建制派的一敗塗地

 

 

立法會更改議事規則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實在非同小可,泛民議員說要抗爭,要在立會外面靜坐抗議,希望市民來聲援。

嘗試收窄範圍,如果你在街上問一個年輕人,他曾經撐過國教、撐過雨傘、反對過網絡二十三,然後問你對議事規則修改有咩睇法,他好可能會同你講一句「係咩?碰…..」

現在個環境就係咁多。

立會議員被DQ 一役,可謂讓整個非建制全軍盡墨,在多方面大家都看到非建制在品格上、技巧上、戰略上以至心智上,都不能符合到大家對他們的期望。城邦派日日怨婦上身,國師日日講「我都話架啦,因為我做唔到議員」,喂喂,你咁有心智,鄭松泰係入面架,什麼一比六十九呀,理應助他成為大業,不要計較喎。在到獨派已經唔知去左邊,走佬的走,咁就一世,出得來做,真的要預左條命,政治不是講玩笑,唔通孫中山革命時會唔知會死架咩,日日都想佢死大有人在。

到了泛民,更是絕對失敗但又唔死得,有如亞視一樣。這才是讓香港民主之死的禍根。每次講到議會內要打仗,會有人報警,又有警察捉人,有議員說這是與敵人對抗。你講到咁絕,講到咁勇武,我真的以為你會是與對手笠起衫袖同人打架,但原來你一個屈尾十宴情建制來你的飲宴,真係開心Share呀。你話容樂其走去到容議員好friend,不論真定假(編按:珍珠都無咁真呀),但怎樣也不及你去到這種田地,一方面扮反面,另一方面同人做好友,這種偽君子行為實在讓人嘔心。試問你會唔會同一個敵人同桌食飯呀,會?除非你係在設局囉,但係你當晚設左個咩局呢。在到毛議員,當叫大家聲援時,然後係FB貼文「今晚不留宿,留力明天」,我真係恭喜你呀,你望夜景咁有詩意。一方面要人但自己唔係度,真心想問係咩玩法。

「唔好將你的支持者消耗和消費」,以上這句是指上面任何一個黨派,而是非建制派。做怨婦無用,無人會可憐,係FB只是一個迴音璧,「老師早晨」不會讓你有作為,不會讓你的理論成功,只會越做越縮。走佬預左,但你就咁成世,原本可以在議會內抗爭的戰友,只是做了一件低級錯誤給人口實,這種教訓不是你們一兩個,而是整個香港。泛民仲係度「口裡抗爭,其實一齊去飲」呢種係咩玩法,唔好話呢種叫做英國紳士風度咁低智的口實啦唔該。

網絡二十三條原本可以上到過關,但最後不成功,當年有市民支持,但今天你問更改議事規則何解只得小貓三四隻,唔好問市民不支持你們,而是問點解你沒有能力讓市民支持你們才對。

 

伸延閱讀

毛姨姨在FB幅圖

#眼光光看帳篷外夜景今晚不留宿,留力明天Not sleeping in tent tonightSelf-preservation for tmr

Posted by Claudia Mo/毛孟靜 on 2017年12月12日

 

關於作者:Terence Yun

Terence Yun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雞之報應 by 霏子
    二零一四年嘅春天,阿海同阿琪仲讀緊Year_One,阿海仲未識到Miki,同阿琪仲係好friend。嗰一年,佢地見證咗一場悲劇,阿海稱為「雞之報應」。 …
  • 地鐵 by 李天恩
    生活在香港這樣的都市,女孩子們基本上都能從對方的衣著、裝扮、服飾及姿勢態度上得知許多資訊,從經濟狀況到住在哪一區,大致都能看得出來。我瞄了瞄自己的手腕,同時察覺那兩位女孩都偷偷督向我左手配戴著的卡地亞手錶,這隻手錶一般不是我這個年齡的女生有…
  • 我係搞手我係狗(二)——「啲女係咪處?」 by 霏子
    屌,我知你有畀錢,但都唔使咁過份,問埋我啲女係咪處㗎?我班女都係畀同一個價㗎咋,咁佢地係咪又可以要求你有超強御女術呀?呢條友真係當正我係媽媽生。最後,我冇追問佢嚟唔嚟,而佢都係嚟咗。…
  • 罷買萬寧真的可以嗎? by Terence Yun
    或者有一些參考,就是日本麥當勞的經歷。當年因為福喜事件拖累,日本人不再喜歡麥當勞,對其感觀以及服務給予堅決的說不,使日本麥當勞經歷過最嚴重的業務衰退,曾經大蝕347億日元,關掉160家門市,寫下進軍日本45年來最慘的業績。但到去年,該公司業…
  • 世上有種自虐,叫stalk男友和他的前度 by 預妍
    為左可以stalk到想stalk既嘢,可以去到幾盡?有朋友試過開Fakeaccount去加男朋友前度既Facebook同IG,有朋友試過為左搵佢地相愛的經過由男朋友Facebook2015年即係依家碌到去盤古初開,有朋友為左stalk男朋友…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