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眾去左邊?群眾去右邊。

 

這幾天,立法會有集會,指希望收集民氣,說要「阻止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民眾好像不太出來,由第一天的幾十人,第二天在場群眾說「真係連警察都仲多過我地」,然後到最近一次好像有千多人了。

是不是很多人呢?

怎麼說,都不能建立「包圍立法會」的映像。更不要說、2014年那些波瀾壯闊的日子。

於是,網路上就看到一些黃絲,又或是一些泛民的政團的支持者,就問「本土派的年輕人」在那兒。為什麼他不出來。

然後,又出現工黨的郭紹傑拍了一個年輕人拿著獨立的旗幟,而不歡迎他的帖文:

 

隨緣從來都不覺得香港政治好有趣。因為,玩的人都沒有質素,來來去去都是三流的公關去接那些客,然後向市民籌錢,把那些市民的血汗錢交到那些公關公司,然後搞出一團糟,搞不出什麼場面,就問本土派去左邊。

先不問本土派是否還存在。坐監的坐監,潛逃的潛逃。由梁游被DQ一刻,泛民割蓆,視其「對手」抵死,本土派在議會的政治前台已被連根拔起,未來十年都不會再有機會反攻議會。他們沒有政治前台代表,議會內做什麼都不聞不問,當然可以理解。難道出來做政治義工給泛民說你「分散運動注意力」嗎?

更何況,你說你很需要人嗎?那麼黃絲的 KOL 們在做什麼呢?

 

何韻詩去了當周國賢的演唱會嘉賓。

 

蔡東豪去了行山。

 

戴耀廷 去了做什麼?

 

大班去了做什麼?

 

那些跟泛民政團很友好的KOL,都各自各搵食,沒有用他們的面書呼籲人上街,為什麼那些黃絲群眾,不會問下「呢班朋友去左邊?」

 

既然容樂其這些「賤人」(which is 我認為是complimentary wordings 希望容總唔好介意) 去容海恩的地辦開幕,就鬧得天昏地暗,那劉慧卿去吃素不去集會,又是不是應該指罵一下?楊岳橋在立法會決戰之後,又跟泛民口中「無恥」、「乘人之危」的梁君彥主席笑口噬噬收人情,黃絲又鞭撻到他要離黨為止?身為黨魁,結婚就是一場大公關。你大公關於這麼大的公關災難,你後面唔係好多人同佢玩fb 玩得好叻好多like架咩?點解會畀呢張相出街架?

 

 

黃絲都是人,泛民都是人。人就是親疏有別,朋友做事,就千般理解,萬個理由:何韻詩都要搵食呀,卿姐都不在其位她出來你又話佢唔世代交替啦,戴教授已經很盡力為香港好不好,蔡東豪很大壓力啦……

本土派去左邊?咪睇住你地都去搵食囉,咪去飲飲食食最開心囉。做咩喞而家?只准黃絲KOL搵食,不準市民打邊爐呀?

群眾不在你身邊,你應反省的,是為什麼群眾不出來,而不是問為什麼群眾不出來。群眾一次又一次出來,一次又一次失望。不論是雨傘,還是曾俊華選舉,泛民多次使用「希望」這張牌叫市民出來,多次令市民失望而回,為什麼還要給你時間?家陣好得閒呀?

 

延伸閱讀:

《明報》【蠔涌爆炸品案】3被告判囚26個月至46個月

 

關於作者:隨緣

八十後公關公司小卒一名,渴望有一天,只是有人按讚,我就會飽。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雞之報應 by 霏子
    二零一四年嘅春天,阿海同阿琪仲讀緊Year_One,阿海仲未識到Miki,同阿琪仲係好friend。嗰一年,佢地見證咗一場悲劇,阿海稱為「雞之報應」。 …
  • 地鐵 by 李天恩
    生活在香港這樣的都市,女孩子們基本上都能從對方的衣著、裝扮、服飾及姿勢態度上得知許多資訊,從經濟狀況到住在哪一區,大致都能看得出來。我瞄了瞄自己的手腕,同時察覺那兩位女孩都偷偷督向我左手配戴著的卡地亞手錶,這隻手錶一般不是我這個年齡的女生有…
  • 我係搞手我係狗(二)——「啲女係咪處?」 by 霏子
    屌,我知你有畀錢,但都唔使咁過份,問埋我啲女係咪處㗎?我班女都係畀同一個價㗎咋,咁佢地係咪又可以要求你有超強御女術呀?呢條友真係當正我係媽媽生。最後,我冇追問佢嚟唔嚟,而佢都係嚟咗。…
  • 罷買萬寧真的可以嗎? by Terence Yun
    或者有一些參考,就是日本麥當勞的經歷。當年因為福喜事件拖累,日本人不再喜歡麥當勞,對其感觀以及服務給予堅決的說不,使日本麥當勞經歷過最嚴重的業務衰退,曾經大蝕347億日元,關掉160家門市,寫下進軍日本45年來最慘的業績。但到去年,該公司業…
  • 世上有種自虐,叫stalk男友和他的前度 by 預妍
    為左可以stalk到想stalk既嘢,可以去到幾盡?有朋友試過開Fakeaccount去加男朋友前度既Facebook同IG,有朋友試過為左搵佢地相愛的經過由男朋友Facebook2015年即係依家碌到去盤古初開,有朋友為左stalk男朋友…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