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會約我去迪士尼嗎?

 

我叫欣欣,28歲,金牛座,in a relationship。

「畢生也願記起 香港迪士尼
煙火璀璨夜晚定會很美
今天心碎或痛悲 只需要記住陪伴在你身邊有米妮
始終可以幸福地 沉迷在美夢裡希冀」
– KellyJackie《他約我去迪士尼》

我的初戀發生在高考後的那個悠長暑假。這是2008年的夏天,我在一間青少年中心當暑期工,就在那兒我認識了阿俊。阿俊比我年長兩年,會考後就沒有上預科,中學畢業後一直在中心當助理。

「欣欣,你好鍾意史迪仔架?」阿俊來了廚房,那時我正在為中心的小朋友準備午飯。他每天都借幫忙來搭訕,我才不相信他對我沒意思。我學著史迪仔向他微笑,他說:「但史迪仔好曳架喎!佢啲牙仔咁黃,肯定食煙。」
「係咪好似你咁曳曳?」
「我不知幾乖,我諗住去考救護員,你會唔會支持我?」我一向就覺得阿俊是個很有愛心的年青人,對他早已萌生好感,現在我好像喜歡上他。

某天,阿俊如常到廚房找我,從口袋裡拿出兩張香港迪士尼樂園的門票,「欣欣,同我去迪士尼好嗎?」我低頭微笑,沒有直接回應,忙著整理餐具,隔了半分鐘才低聲問:「咁幾時呀?」我故作矜持,卻抑壓不了心裡的蝴蝶。

「兜過幾個圈 看木馬旋轉
美夢似是遙遠 仍埋藏著繾綣
快樂旅途中 有沒有熱戀
看著這入場券 如同尋獲溫暖」

盛夏的一個下午,我第一次到訪香港迪士尼樂園的回憶就給了阿俊。我們一口氣玩了好多遊戲,汗流浹背,跑到Golden Mickey的劇場嘆冷氣,那是很美妙的live show。泰山剛經過我旁邊,我忍不住說:「我好想篤吓泰山啲肌肉,好似軟稔稔咁。」阿俊卻回答:「我嗰啲仲正,你要唔要篤吓?」那時他準備考救護員,身形特別健壯。

充好電,我們就跑到明日世界,就在那段路,在巴斯光年的見證下,他牽起了我的手。我望一望左手邊的他,他卻故作冷靜一直望向前方,沒有瞧我一眼,但我看到他的側臉是帶著微笑。

「喂,我未射到呀,你做乜轉走咗架車!搞錯,你咁高分嘅!」我推一推阿俊的手臂說。他在恥笑我:「你亂射都冇目標,梗係低分。」待我專心瞄準目標時,他卻在旁偷親了我的臉頰一下。然後,我們在Space Mountain欣賞著美麗的星光,當然他要忍受我在他的耳仔旁尖叫。

「我認得你上次唔係同呢個女朋友嚟!」史迪仔跟阿俊說。阿俊回應史迪仔:「呢個老婆嚟!」我在旁邊甜笑著。阿俊買了一枝米奇頭的雪條給我消暑,我咬了米奇的右耳,再遞給他:「比你食左耳仔。」那傢伙竟然咬了我的耳仔一口,我大叫:「唔係我,係米奇!」

和阿俊拍拖的那兩年,我們幾乎每個星期都在樂園裡嬉戲。拍拖的第11個月紀念日也是我的生日,是2009年4月24日,在樂園吃了大餐後,我倆如常到外面等待煙花的綻放。阿俊問:「欣欣,今年生日有乜願望?」
「我想要阿拉丁嘅神燈,咁就有3個願望。」
「貪心鬼,比個認真嘅!」
「唔話你知,講咗出嚟就唔準。」我閉起眼,在心裡默念:「我想同阿俊一生……」這時,阿俊的唇已在我的唇上,然後,我耳邊響起煙花爆破如雷貫耳的聲音,我倆一張開眼睛已是煙火璀璨的畫面,在公主城堡前,他說:「以後就做我一世嘅公主。」

「公主與白雪都 不需要羨慕
因可跟你在長夜裡擁抱
見阿拉丁 本想說聲坐飛氈
卻又不可媲美你待我好」

這個畫面我一輩子也忘不了。

只是,一生一世的童話故事只會發生在樂園內。在我們的第二張annual pass過期的時候,我們的戀情也過期了。阿俊說:「欣欣,我諗我冇當初咁鍾意你,對唔住,我鍾意咗第二個。」
「但我……真係……好鍾意你……」我哽咽著斷斷續續的說。
當時,我準備升大三,毅然申請到美國交流,一個人淚流披面在加州迪士尼樂園探史迪仔。阿俊,那天該很好,你若尚在場。

就這樣,7年,我再沒有入過香港迪士尼樂園,直至今年,2017年。

「Kelvin,下年迪士尼唔會再放煙花喇,陪我去睇最後一次,好嗎?」我和Kelvin拍拖兩年,這是我倆第一次到香港迪士尼樂園。我一直沒有提議這個活動,也許總覺得這裡是屬於我和阿俊的,但我希望再多看一次這裡的煙花,一次,一次就夠了。

可是,桃花不依舊,人面當然全非。帶點鄉音的Bebe去了哪兒?我要史迪仔同我傾偈。我搖著頭說:「唔同晒喇!」Kelvin一邊按著手機,一邊說:「有咩?」我扮著Bebe說:「Hello! 大家好嗎? 你好嗎? 我係Bebe,呢度就係舉世知名嘅故事劇場……」Kelvin皺著眉問:「乜嘢嚟架?」
「Bebe喎!Bebe你都唔識?」Golden Mickey是我在香港迪士尼樂園最愛的表演。

原來,距離我第一次來香港迪士尼樂園快10年了。迪士尼變了,我和阿俊都變了。

Kelvin在美國小鎮大街的商店拿起一隻史迪仔公仔說:「係咪你隻床頭公仔?」
「係呀!」
「自己買?」
「人地送。」為什麼你要問?我不想刻意憶起,但這些年,我又有忘掉嗎?

這麼多年,我一直放不下阿俊,也讓他買的史迪仔每晚陪我進睡。阿俊和我分手以後的5年,我心裡無法容納其他人,我不敢奉獻自己的感情,我怕再掏心掏肺的愛人會受傷。曾經,我倆是那麼的深愛對方,但原來對於某些人來說,熱情過後不是感情,而是變心。我告訴自己,往後要愛得清醒,不可以再為任何一個男生、任何一段感情流一滴眼淚。

21:00,煙花準時在公主城堡上的夜空爆發。Kelvin與我在人群中十指緊扣,我眼前那對依偎在一起的情侶就好像以前的我和阿俊。即使這兩年和Kelvin在一起,其實心底裡我仍不時惦記阿俊,阿俊的跳皮、阿俊的孩子氣、阿俊的浪漫。每一次我在街上遇到救護車,我都會駐足幾秒留意下車的那個會不會是阿俊,但再相遇,我們又可以說什麼?

Kelvin是一個對我很忠誠的老實人,我知道他對我不會變心,我嫁給他會很幸福,他給我的安全感令我選擇和他在一起。我對他,有很熱愛嗎?沒有,但他總算是個可靠的伴侶。

很多人都說,女人最後嫁的不會是自己最愛的那個,我明白。

阿俊,你還好嗎?即使以後香港迪士尼樂園不再放煙花,我仍想與你多去一次。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Makes no difference who you are
Anything your heart desires
Will come to you」
– Disney Intro “When You Wish upon a Star”

 

葉希林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ashleyip.writer2

 

關於作者:葉希林

葉希林
FB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ashleyip.writer2 // 有些人覺得我是S Ho(Super Ho - 很好),亦有人認為我是Asshole。但我還是逃過一劫,至少我爸爸不是姓何,否則一輩子被人叫Ash Ho,應該不好受吧!我有點瘋、有點喪、有點Mean,可以很「港女」,也可以很「狗公」。我的世界是個龐大遊樂場,我喜歡玩好玩的、看好看的、吃好吃的。// 專業推介:《冇料扮四條》、《如何防止另一半偷食》、《請縮開你那隻沾滿K-Y的手》及《女孩,妳真的要在公園親熱嗎?》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雞之報應 by 霏子
    二零一四年嘅春天,阿海同阿琪仲讀緊Year_One,阿海仲未識到Miki,同阿琪仲係好friend。嗰一年,佢地見證咗一場悲劇,阿海稱為「雞之報應」。 …
  • 地鐵 by 李天恩
    生活在香港這樣的都市,女孩子們基本上都能從對方的衣著、裝扮、服飾及姿勢態度上得知許多資訊,從經濟狀況到住在哪一區,大致都能看得出來。我瞄了瞄自己的手腕,同時察覺那兩位女孩都偷偷督向我左手配戴著的卡地亞手錶,這隻手錶一般不是我這個年齡的女生有…
  • 我係搞手我係狗(二)——「啲女係咪處?」 by 霏子
    屌,我知你有畀錢,但都唔使咁過份,問埋我啲女係咪處㗎?我班女都係畀同一個價㗎咋,咁佢地係咪又可以要求你有超強御女術呀?呢條友真係當正我係媽媽生。最後,我冇追問佢嚟唔嚟,而佢都係嚟咗。…
  • 罷買萬寧真的可以嗎? by Terence Yun
    或者有一些參考,就是日本麥當勞的經歷。當年因為福喜事件拖累,日本人不再喜歡麥當勞,對其感觀以及服務給予堅決的說不,使日本麥當勞經歷過最嚴重的業務衰退,曾經大蝕347億日元,關掉160家門市,寫下進軍日本45年來最慘的業績。但到去年,該公司業…
  • 世上有種自虐,叫stalk男友和他的前度 by 預妍
    為左可以stalk到想stalk既嘢,可以去到幾盡?有朋友試過開Fakeaccount去加男朋友前度既Facebook同IG,有朋友試過為左搵佢地相愛的經過由男朋友Facebook2015年即係依家碌到去盤古初開,有朋友為左stalk男朋友…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