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吳若曦,佢救咗我一命

 

我想多謝吳若曦。

雖然我唔係佢fans,對佢亦無特別感覺,亦唔覺得佢唱歌特別好聽,網民笑佢狙擊佢我都唔會特別留意。只不過佢有首歌真係叫做解救咗我:《我們都受傷》

第一次聽到呢首歌個陣我因為嚴重嘅抑鬱症狀入醫院,個日係我入去嘅第一晚,精神病房將病人同外界完全隔絕,睇大台係同世界連結嘅最快方法。當時我除咗喊都淨係識喊,唔好問我點解仲有心情聽歌,係因為電視播夾硬傳入耳仔。

最深刻歌詞大概都係副歌幾句:

「那一天我受過傷  所以理解這狀況
迷糊裏  救藥無方的感覺  曾流淚到天光
請不要消失希望  夜長還是有星光
若是你  能挨過沮喪
從前陣痛傷患  不需再講」

其實都係mk歌嘅套路,但對於感覺走投無路、痛苦無處可訴嘅自己嚟講,係一種好大嘅安慰:有人表示理解自己,知道自己過得好痛苦,每呼吸多一下都係一種掙扎嘅難受。雖然無助解決問題,但係有人幫自己表達到小許無法表達嘅說話已經好幸運。

入正題,最近某韓星自殺嘅新聞又令人關注精神健康嘅議題兩日,都咪話唔唏噓,同期有個香港大學生自殺就個個都掉低句rip又或者無嘢解決唔到blablabla,見到呢啲回應都覺得得啖笑。唔係要指責他人嘅同情有錯,而係覺得呢個社會真係唔公平。

點解咁講?Google下以前啲新聞如果有啲咩斬人案會有為數不少嘅人走出來話「有病唔好出街害人」,幾難聽嘅說話都講得出;好喇,到人地發病唔斬人斬自己又叫人「自殺唔好搞到人」、「有冇諗過屋企人會點」。總之千錯萬錯都係病人嘅錯,講到有病係我想咁樣。你生cancer都唔係你想啦!點解人地生cancer想安樂死就值得成全,我有精神病想解決自己就要人諗下屋企人乜乜柒柒;同樣,人地係明星就大把人覺得惋惜,我只係一個普通人就要承受指責。又話生命無分貴賤?唔公平喎師兄。

再講,有啲人會話「無嘢解決唔到,向好個方面諗」。我會建議你打開份報紙,睇下呢個世界其實真係有好多嘢係無解決辦法。好簡單,我份糧連自己都養唔掂就來屎都無得食,係咪一味安慰自己唔緊要啦總有一日會加人工就能夠解決燃眉之急?又例如有院友長期俾老公家暴,係咪向好個面諗就可以解決生命危險?最大嘅問題好多時其實我地已經好習慣活係壓力當中,甚至係已經麻木咗,連諗嘢嘅力氣都無。

嚟到呢到就會有人話我有事要求助,實情卻係求助過但換來對方不屑一顧嘅態度又或者更嚴重嘅後果。俾人家暴向其他親人求助,你估下老一輩有幾多人會叫你報警?學校被欺凌向老師求助,但老師處理過後分分鐘換來更大嘅後果,唔係我地唔揾人幫而係權衡過輕重知道揾「可信任嘅人」只會令事情更糟。又因長期承受巨大精神壓力,人心被黑暗吞噬而覺得萬物無希望,無力扭轉局面先會走上絕路:死亡係一種解脫,我消失就唔會再有人可以對自己唔好,唔需要再受苦。

年尾特別多人放閃又分享自己過得幾快樂,當你見到人地開心唔好陷入孤獨陰影住,拎起電話揾人講幾句先,一年終結但人生無需終結。

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23892222
撒瑪利亞會熱線:28960000
生命熱線:23820000
社會福利署熱線:23432255
明愛向晴熱線:18288
醫院管理局精神健康專線:24667350

嗱,有嘢就要去睇可靠嘅醫生,尋求專業人士協助。至於無法提供協助嘅人,一個擁抱一句關心已經可以幫到掙扎於生死邊緣嘅人類。

 

關於作者:珠蟹

珠蟹
平凡兼無深度90後mk妹,積極尋找人生意義中。希望透過分享自己想法,一齊思考人生。https://crabslife.wordpress.com/instagram: pearl_crab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琴日我第1次約PTGF,有感而發(利申23歲男) by losing her was blue
    話說前日放假,無聊係IG到禁下ptgf呢樣野睇下。我就咁睇,行個街,睇場戲,全部都收人幾百蚊個鐘。但我見到個tag有成4萬幾個post。係個刻,我就知道,原來真係有人會幫襯。係到我想講句,多謝哂你班仆街毒撚/9公係到成日頂爛市,做壞規矩,寵…
  • 雞之報應 by 霏子
    二零一四年嘅春天,阿海同阿琪仲讀緊Year_One,阿海仲未識到Miki,同阿琪仲係好friend。嗰一年,佢地見證咗一場悲劇,阿海稱為「雞之報應」。 …
  • TVB 是大到不能倒 by 阿享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 【塔羅個案】你身邊有無日日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嘅人? by 神婆
    你唔知道自己鍾意、擅長做咩唔緊要,起碼你要話到比我知你討厭、抗拒做啲咩,咁我先可以用最少嘅問題引導到你去較清晰嘅方向;如果你咩都「唔知呀」咁,老老實實,你可能問好多問題都問不出個究竟。 …
  • 點一根煙,記梁天琦 by 程悅
    作為投過他和梁頌恆的新界東選民,我總想找回那夜曾支持他的六萬多人,大家現在是意氣消沉得不欲說話,還是早已恨透他的「懦弱」,變成在連登為他入獄而喝采的人?我寧願相信,大家只是對現實無語,像面對抑鬱病人,了解的盡頭反而吐不出半句安慰說話。…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