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子,就不能追夢嗎?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eepjoy Tang)

 

剛認識時,香港人總喜歡問一句:「做盛行?」。一問之下,得知我的學歷和從事的工作,表面沒什反應,但內心的詫異,還是有跡可尋的。就不要講陌生人,就算我法律系的舊同學,也往往不明白:我明明神科畢業,為什麼要選擇「搞補習社」。和舊同學聚舊,或在車上碰到大學師兄,言談之間才驚覺,大家似乎不大理解我的選擇。

三年前,港大法律系畢業,讀了一年Part-time法律執業證書(PCLL),辭了律師樓的工作,沒完成PCLL就申請了退學,停止了半工讀的生涯。及後,籌備了兩年多,今年終於辦了商業登記,在沙田區租了地方,開始搞自己的補習社/教育中心,全職投入英文教育的工作,總算開展了自己的生意。

但我的畢業學系和職業,並非本文要旨。反正,大家認不認識我,本來並不重要。

讓我切入重點吧。重點就是,大家都覺得神科畢業的人,應該做所謂的「神工」,這是理所當然的。從小,我們就被洗腦式教導:入到理科,就不要入文科;拿到好成績,就一定要入神科;入到神科,就一定要搵神工,如果唔係會好嘥。香港人有這樣的取態才是正常。你不這樣選擇,就是異類。

所以,每當有尖子放棄神科神工「追夢」,傳媒總會大肆報導。經濟學角度,尖子追夢的成本是特別高的。BA畢業的同學,係唔係都係乞食架啦,追夢又有何成本?BBA/醫科/GBus/法律系畢業的同學就不同了,放棄神工就是放棄安穩。對於香港人來說,沒有比這更笨的了。身在競爭激烈、樓價比天高的香港,我當然理解這種想法。

所以,當父母和朋友發現我搞教育「是認真的」,他們似乎都有點詫異。男友媽媽會問:「是不是做律師樓太辛苦,不想做啊?」。朋友會為我的生意提意見說:你教什麼什麼吧,肯定有市場啊,賺到啊。不認識的人會說,啱啦搞補習,做補習天王比做律師好搵啊!

人選工作,應該把辛不辛苦,夠不夠穩定,賺錢夠不夠多,放在考慮條件之首。吧?

正式開始做這盤生意差不多一年了,幾乎每週7天工作,沒有定休,是常常可以睡到黃朝百晏,兩點才回到公司,但上了好幾小時的課之後,往往邊開會邊吃飯到十點,然後拍Youtube片拍到十二點多,乘尾班火車回家,回家後,有時所謂的消閒活動就是看看Youtube/Netflix(其實看片其中一個目的也是為取材,也不算完全休息),有時繼續做公司的東西,寫blog寫到破曉(寫稿基本上沒錢收),上床睡覺,周而復始。星期六日,九點開始有課,有時教到夜晚十點半。

別人覺得做老闆很風光,但是marketing、teaching、management一腳踢。補習生意,學生請假、家長要求、收生不夠,隨時交不了租‧‧‧——做補習不辛苦嗎?比做律師輕鬆嗎?不見得吧。

既然做補習不比做律師穩定,我為啥選擇前者呢?

我想答案,並非說喜歡兩個字就可以概括。

如果非得要準確回答,應該要說,選擇做教育,是因為我認為這個世界,應當要成為某個模樣;當我的工作正在推動這個世界,讓它變成我想要它變成的模樣,我才稱得上是正在努力成為自己喜歡的自己。

也許說得複雜了。但其實我對這個世界的vision很簡單:我覺得在我們的世界,小孩應該要成為有好奇心、喜歡探究學習、懂得同理別人、辨別美醜、認清並活出自己的價值觀的大人。我覺得,我們活著的世界,應該是要這個模樣的。英語,就是我可以傳授給他們、幫助達至這些目標的工具。

現在的工作很辛苦,但至少我知道,我正在推動這個世界,走向(我相信)對的方向。這樣活著,才對得住我秉持的價值。有人會將說,我在「做讓自己快樂的事」,但其實,我認為說是「做值得的事」,更為準確。因為,做值得的事,其實往往非常辛苦,也不見得不痛苦。

兩年前向律師樓的老闆遞上辭職信,老闆說:「不要說我不好心勸你,你不讀PCLL那麼笨?你會後悔的。先拿了律師牌照,執了業,照顧好生活才講夢想吧!」

當時我想不到一個好的come back。但今天,我想到了:我所認知的「生活」這個詞語,應該是和實踐自己的價值不可分割的吧?不實踐自己的價值而活著,這樣應該是叫「生存」(survive),而不是「生活」(live)吧?我想,做律師之間的幾年,要暫時忘卻自己追求的價值,甚至最後更可能因為捨不得法律這個行業(「反正都做了幾年律師,為什麼不做下去呢」)而放棄追夢,這樣才最讓人後悔的吧!

畢業數年,和同系的大學畢業生聚舊,就會感覺到,大家圍繞的話題都是工作辛不辛苦、人事複不複雜、老細地不地獄、連續請到幾天年假、假期去哪裡遊埠輕鬆。有些人不諱言表示:唯一的願望,就是準時收工;然後大家就笑著回應大家:其實大家都只是想準時收工。其實,我不覺得這個現象有什麼值得好笑。似乎大家關心的,好像只是哪一條路,走得比較輕鬆。除了舒服,大家好像什麼都不在意。

你想世界變成怎樣呢?當被問到這個問題,大家總是覺得你在談政治。但我只想問大家,你的life purpose是什麼?private life的公義不比public life的公義 less fundamental。我很想看見,飽食暖衣以外,大家還會關心其他東西、生物邏輯層以上的東西。

尖子們,正在活出自己的價值嗎?舒服,就是你的最高價值嗎?你在live,還是在survive呢?你關心的只是幾時收工、幾時置業置車、幾時結婚生仔呢?你記得的只有「打份牛工」,價值,早就像你的內在小孩一樣,被你埋藏在心底,拋諸在腦後了嗎?

尖子們,如果享樂,就是你的最高價值。恭喜你,我相信你的才能和學歷能讓你達成你的人生目標。但如果你相信,There’s more to life than享樂(這個世上有比享樂更重要的事),我想,你應該花一點時間想想怎樣才能重新align你的生活方式和你的價值了。

有些人看見我寫這樣的文,又會說我不吃人間煙火。但其實價值/夢想 vs 賺錢/安穩也是一個false dilemma(偽二元對立)。如果你問我,我當然也覺得,結婚生仔,要緊得很。但我相信,只要我全力以赴,不惜一切的要做好我的工作,金錢和安穩也就會隨之而來了。是我太勇,還是我太天真?但也許我比其他人,多出的就是這一點點勇和天真吧。

 

 

關於作者:芬尼

芬尼
14年港大法律系畢業生,現為自由身英語導師和撰稿人,Finnie's Language Arts 的創辦人。希望不只分享英語知識,更可探討學習態度。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innieslanguagearts/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琴日我第1次約PTGF,有感而發(利申23歲男) by losing her was blue
    話說前日放假,無聊係IG到禁下ptgf呢樣野睇下。我就咁睇,行個街,睇場戲,全部都收人幾百蚊個鐘。但我見到個tag有成4萬幾個post。係個刻,我就知道,原來真係有人會幫襯。係到我想講句,多謝哂你班仆街毒撚/9公係到成日頂爛市,做壞規矩,寵…
  • 雞之報應 by 霏子
    二零一四年嘅春天,阿海同阿琪仲讀緊Year_One,阿海仲未識到Miki,同阿琪仲係好friend。嗰一年,佢地見證咗一場悲劇,阿海稱為「雞之報應」。 …
  • TVB 是大到不能倒 by 阿享
    香港有咩企業唔可執笠?公營企業,港燈、中電,煤氣?四大發展商?港鐵?港交所?你依家要我答,通通唔係。TVB先係最香港大唔能夠執笠嘅企業。…
  • 【塔羅個案】你身邊有無日日覺得自己懷才不遇嘅人? by 神婆
    你唔知道自己鍾意、擅長做咩唔緊要,起碼你要話到比我知你討厭、抗拒做啲咩,咁我先可以用最少嘅問題引導到你去較清晰嘅方向;如果你咩都「唔知呀」咁,老老實實,你可能問好多問題都問不出個究竟。 …
  • 點一根煙,記梁天琦 by 程悅
    作為投過他和梁頌恆的新界東選民,我總想找回那夜曾支持他的六萬多人,大家現在是意氣消沉得不欲說話,還是早已恨透他的「懦弱」,變成在連登為他入獄而喝采的人?我寧願相信,大家只是對現實無語,像面對抑鬱病人,了解的盡頭反而吐不出半句安慰說話。…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