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出事的地方

 

做人冇公關當然食得屎,但係做政黨呢?係香港,唯一有少少公關既,係得公民黨。因為公民黨的律師,要面。在中環行走,你不怕人家如何看待你?

這次倫敦人妻+kol大戰職工盟以杜振豪(編按:尊容見圖)為首的網路花生,在網路引起不大不小的討論,原因有兩個:

一、倫敦人妻先生應是這一兩年冒起速度最快的「寫作人」。網路公關界,人人都有追讀。過去幾年,爆出來的KOL,都已是拍片系或製圖系,以至是user generated content 界的專頁,像蕭叔叔是拍片的、十萬個激嬲是製圖及ugc的,還有其他什麼語錄,什麼secrets 都是等網民投稿爆料的。人妻先生是這陣子,可以建立跨政見 粉絲層的專頁。看他的人,有淺藍(基於英國背景)、有淺黃(轉發他的專頁有健吾、有輔仁等等)、我也見過熱血系的朋友轉發他的東西。有一些九十後的小同事,不太看政治的,都知道今次「職工盟落格」事件。對我這些同事而言,職工盟的帳目混亂,是人妻先生的「證據」可見的,而有否「充份證據」足以證明職工盟落格這種「類法律用語」,對建構大眾觀感,即是政黨最需要的東西,是沒意義的。

二、這次職工盟清潔工會幹事杜振豪本來好像氣勢如虹,認為士可殺不可辱,明明他們在做正義的事,幫海麗的清潔工搞掂事件,拾回尊嚴,為什麼會被本土KOL說他們落格呢?工黨過去幾年,立法會只死剩一個張超雄,而張超雄最近都只在解釋自己是不是真的擁有一天的「張超雄日」,而不去處理職工盟的紛爭,可見張氏都對職工盟及工黨黨務不太上心。為了工作,不,為了工黨,那杜振豪就只好自己上了,製作出一張清算list,如網民所言,像問碟仙一樣,把「惡意中傷」工運的人士全找出來。那就好了。對KOL而言,他們要的是焦點,是關注,是圍觀。你在街上看到兩個女人扯頭髮,你也會拍片圍觀再放上網吧?網路花生亦言。不少想上位的KOL,都希望筆戰,都希望大戶回應。就算扯不上大戶,也要打幾場小仗,亮亮劍,好等大家有機會看到自己。當大家看到自己之後,就像試食一樣,那個人就有機會變成你的粉絲。

本來,如果職工盟認為KOL說錯話,平心靜氣解釋一下,不就可以了事了嗎?以我所知,你掀出一張清算list,那堆專頁的管理員,我相信連坐下來吃飯都不會有可能,你以為他們真的會很同氣連枝的去做一件事?那張清單,上了左翼新聞網站惟工新聞,也上了高登,然後令人妻先生起火了,搜尋了你職工盟的底子,究竟這個「專項基金」,在宣傳物上說是「專項」,「獨立」,究竟有多獨立呢?

原來沒有的。

經過香港獨立媒體為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的回應,公開了部份章則及帳目。為什麼會迫到人妻先生問這些問題?因為一些很明顯是在多個不同專頁有留同類型留言的戶口,都說他們很清晰,甚至人身攻擊,質疑為什麼人妻先生自稱住在倫敦而不知道英國工會做法云云,於是人家就拿英國工會甚至德國工會做法來跟你職工盟比較了。你打手出招,人家回招,你當然要回應。結果,章則沒有像外國一樣上載上網,同時也沒有提供清晰的「委員換班制度」的解釋,甚至公開的所謂月結單,為什麼前後數字會少了一百塊?月結單上的戶口號碼,為什麼跟宣傳物資上的戶口號碼不一致?

於是,在公關學上,最錯的就是解釋的時候提供新證據令人覺得證據可疑。那大家又再跟你的戶口轉一次。提供的戶口號碼,003尾的,原來曾經在大家樂罷食、李旺陽事件用過。後來才變成碼頭工人的抗爭基金戶口。如就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所言,清空了的戶口,錢是應該去了李旺玲那邊了吧?有沒有交代過?2010年,為罷食大家樂籌款,但這次工運搞不成,錢又去了那兒?這兩點都叫合理懷疑了吧?難道這些都不是清潔工,杜振豪就不用出來回應?

好了,再看看他們宣傳物資上的那個010字尾的戶口,原來2015年的時候曾用作尼泊爾賑災用途。即是不是蒙兆達所言,是「2013年之後清空為罷工基金」而設的戶口。那當中蒙兆達的解釋,指「過往數年職工盟收支相若,無須繳税。他指即便因此產生税款亦會由職工盟全數承擔。」是包括尼泊爾賬災這些入數嗎?

其實,只要google 一下那些戶口號碼,第一頁已經是工黨的面書專頁為職工盟宣傳「尼泊爾賑災」的專題,如果所謂本土派KOL要打擊新界東的選情,首先他們就要問,究竟工黨知不知道,職工盟使用這個他們宣傳過的銀行戶口,去為海麗工人籌款。

 

得罪講句,Google搜尋第一頁就見到既野,真係唔好諗住瞞到人。喂 職工盟(HKCTU) 你又話專戶,點知原來又用係其他地方,你介唔介意公開埋以前籌款捐左幾多呀?大家樂呢?李旺陽呢?泥泊爾呢?你咁潔身自愛,一定唔怕公開比大家睇,係咪?

Posted by 得罪講句 on 2018年1月13日

 

如果他們不為自己的宣傳負責,他們如何可以令人信服,他們可以有更大的擔當?

但本土派KOL沒有這麼做,接下來打這場仗的,就是人妻先生領軍輔仁總編容樂其出文,以至得罪講句,以及其他在清算list上的人,跟左翼支持者來來往往的對話。

昨天,民主大報出了一份對談,是李永達對黃浩銘,當中,被泛民新一代政工作者看不起的老鬼高達就叫新一代反思拉布:「作為組織者,就要反思拉布有否用得其法,不能墮入自己覺得自己的分析一定正確的問題。」

最後一句,才是重點。

不能墮入自己覺得自己的分析一定正確的問題。
不能墮入自己覺得自己的分析一定正確的問題。
不能墮入自己覺得自己的分析一定正確的問題。

泛民的政工作者,做了這麼多年人,來來去去都是那群人。聽說,杜振豪以前是社民連的,之後就轉到職工盟。來來去去都是那一群「我覺得自己好勁而我現在收那麼少人工都為公義做事你這些出面的鍵盤戰士做乜鳩我一定同你死過」的思考模式。總之一句,他說的一定正確,你說的一定是錯的。

只要你跟政黨中人做過公關project,你大概感受到這種氣氛。

仲惡過共產黨。

這次關公大災難,令職工盟形象一落千丈,明明是「他們自稱」幫了海麗工人的事件,變成了職工盟帳目混亂,也只是因為那張清算list。誰決定出那張表的,誰都要為這次職工盟要食的政治公關核災負責了吧?

 

關於作者:隨緣

八十後公關公司小卒一名,渴望有一天,只是有人按讚,我就會飽。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雞之報應 by 霏子
    二零一四年嘅春天,阿海同阿琪仲讀緊Year_One,阿海仲未識到Miki,同阿琪仲係好friend。嗰一年,佢地見證咗一場悲劇,阿海稱為「雞之報應」。 …
  • 地鐵 by 李天恩
    生活在香港這樣的都市,女孩子們基本上都能從對方的衣著、裝扮、服飾及姿勢態度上得知許多資訊,從經濟狀況到住在哪一區,大致都能看得出來。我瞄了瞄自己的手腕,同時察覺那兩位女孩都偷偷督向我左手配戴著的卡地亞手錶,這隻手錶一般不是我這個年齡的女生有…
  • 我係搞手我係狗(二)——「啲女係咪處?」 by 霏子
    屌,我知你有畀錢,但都唔使咁過份,問埋我啲女係咪處㗎?我班女都係畀同一個價㗎咋,咁佢地係咪又可以要求你有超強御女術呀?呢條友真係當正我係媽媽生。最後,我冇追問佢嚟唔嚟,而佢都係嚟咗。…
  • 罷買萬寧真的可以嗎? by Terence Yun
    或者有一些參考,就是日本麥當勞的經歷。當年因為福喜事件拖累,日本人不再喜歡麥當勞,對其感觀以及服務給予堅決的說不,使日本麥當勞經歷過最嚴重的業務衰退,曾經大蝕347億日元,關掉160家門市,寫下進軍日本45年來最慘的業績。但到去年,該公司業…
  • 世上有種自虐,叫stalk男友和他的前度 by 預妍
    為左可以stalk到想stalk既嘢,可以去到幾盡?有朋友試過開Fakeaccount去加男朋友前度既Facebook同IG,有朋友試過為左搵佢地相愛的經過由男朋友Facebook2015年即係依家碌到去盤古初開,有朋友為左stalk男朋友…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