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中學遇著變態老師,真係有一世陰影

 

畢業許多年的中學同學A 跟我說,有晚夢到中學高考班班主任Miss Chan,半睡半醒間感覺心裡難受,醒來時眼角竟然有乾涸的淚痕!

我笑她:「乜咁掛住Miss Chan呀!」她嘆氣:「唔好再提喇,以前啲悲慘回憶番晒嚟。」

我跟A 中六中七同班,Miss Chan 是我們的班主任兼中史老師,陰晴不定,經常鬧人鬧足一堂45分鍾。每次上堂,我們都極度緊張,要帶齊所有筆記和參考書,還要set 好projecter 和電腦。她一入班房,無人夠膽出聲,全部坐定定。一旦被她發現忘記帶書,就會由帶漏書開始鬧,講到成績差,懶散,無溫書,公開試實肥佬。不過就算有帶書,本書要有highlights,證明有備課,否則仍會被鬧到狗血淋頭。曾經有同學因為上堂打哈吹,被叫出課室訓話。那時候,全班十幾個人都極度懼恐中史堂。

很不幸地,我和A 中史成績都不太好,每次考試都徘徊合格邊緣(其實全班也是),十次有三四次不合格。Miss Chan 苦口婆心話:「你地有咩唔明要問,上堂成日唔問嘢。」之後,有個同學舉手問問題,立即被人質問:「呢度我頭先咪講左囉,到底你地有無留心聽書㗎?!」那次全班被人話足成堂,從此沒有人夠膽發問。成續差,不是因為不溫書,不問問題,考試技巧真的不是有溫書就練到的!

有些同學,因為中史堂太大壓力,由開朗活潑變得沉默寡言,答問題時驚慌失措,手震震地翻看筆記找答案,生怕答錯又是一輪腥風血雨。A 就是其中一人,以前她經常溫書溫到喊,第二日有中史考試,就會茶飯不思,食飯也記掛著未溫哪個部分。

回想會考,中四中五班主任也是個情緒不穩的人。上堂問問題,沒有人懂回答,自然一片寂靜,她深信是我們故意為之,覺得飽受委屈,開始發作。發脾氣還好,最怕是說著說著便哭起來。一個老太婆哭,是十分棘手的,盡是晦氣話,幸好班上有個開心果,每次都是他把班主任哄好。

現在中學畢業許多年了,讀完大學,出來工作一段時間,A還是會想起那段壓抑時光。許多不開心的往事,平日不着痕跡,但午夜夢迴,令人心驚膽顫。

中學被老師鬧很平常,但有些老師係又鬧,唔係又鬧,就是無理取鬧。同學在高壓統治患上情緒病,是同學唔捱得,投訴老師吧,是惹是生非。老師呀老師,你們的一舉一動不但影響學生成績,還會影響成長。中學生入世未深,有些乖寶寶覺得「老師啱晒,要聽老師話」,就會覺得自己錯,對老師的批評耿耿於懷,大受打擊。(壞學生懂得反抗,自動當做bullshit,睬你都傻。)既然教書好煩躁,何不放過自己,放過學生,轉工呢?

學生拍拖要見社工,乜都要見社工,其實那些像計時炸彈一樣隨時會爆的老師,才最需要見社工吧!

 

 

關於作者:夏長樂

夏長樂
閱讀就是找個伴。你找我,我就說些故事給你解悶。分享書薦、影評、生活感悟。

我有回應

睇完文有嘢想講?入嚟Gööp嘅「輔仁文誌」社群講兩句啦!可以匿名發言﹑即時睇文,輔仁專屬嘅討論空間。

即上iOS App Store/Google Play下載「Gööp」手機程式,碌緊手機嘅讀者可以立即開啟
註冊成為用戶後,輸入社群邀請碼: vjmedia 即可加入,入面見!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