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二十

 

大概從中學開始,每年的生辰前,心情都會非常忐忑,比女人生理期還要準。又大一年了,我是怎麼活過來的?我還生存著,沒有衝動的輕生了。我總覺得這樣的自己神奇。

生日,就好像要回顧自己這一年、這一歲似的。雖則不管問多少次,我也覺得自己過得不好。知道自己活得糟透了,好像是還未夠糟吧。我不知道。這一年,我把二十歲所有生日許願一一實現,然後帶給自己及別人更多傷痕。這樣的然後,是我前所未料的。

大學,我進了。感覺不像個大學生,別人有多精彩都與我無關,為了「重視」的人而交出自己,然後做了在大學生涯中最差的決定,更不好說我的看重只換來別人冷淡。坦白說我真的不覺得在大學讀書,是有多「好玩」的事情,至少我每日不是看著同學、「朋友」的嘴臉,就是追趕著每一條死線。連這篇文章,也只是在無視著比聖經還要厚的assignment guideline,以生日的藉口休息一下而得個空寫下來的。別對大學太有幻想,學校是增大了,書還是要讀的,功課還比中學的忙。所指的「功課」,包括人際交遇的部分,亦是最心累的部分。我終於明白別人所說的「大學是找不到交心朋友」的意思:在裝備自己走出社會前的階段,做朋友的真誠,有限得很。這很現實,很赤裸。

戀情,我得到了,亦親手結束了。自覺壞人的思想揮之不去,一邊在善慕別個渣男有拖拍、有得啪,一邊沉淪於內疚的情緒之中。朋友說,我的第一頁已經寫壞了,還是翻過去吧,雖則人人都明白,第一頁的劇情最精彩,精彩在已經過去,精彩在所有事情都在這位第一人身上發生,但事過境遷,沉溺下去也不會幸福。我聽得明白,合乎理性,只是自己感性的部分喜歡跟自己作對:我還是禁不住每天都為第一頁多添數筆,讓自己內疚多一點。最好這樣,只能這樣,吧。

真的好像得了抑鬱症似的,至少熟悉的誰誰誰,都在怕我的名字終有日見報,而約了我更多的見面。還是老樣子吧,我很難約。

二十一歲,我已經吃了不少親朋好友的蛋糕。然而,蠟燭我不點了,即使點了,願也不許了。許下的願,帶來的也只是不幸,且不只有我的不幸。

生日,不用快樂。迎接我的二十一歲。

 

關於作者:偽述家

學生,愛寫文章,偽文青,小試牛刀,尋找共嗚,不定時發稿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樣貌協會 by 文士琛
    采兒不算奇醜,可也真算不上漂亮:眼睛是單眼皮的;鼻子不算塌,但鼻翼太寬,不好看;兩唇有點厚;下巴有點突出。雖然如此,采兒一直不以為忤,這大概是因為讀女校的緣故吧,沒有了男生在場,同學間對外貌的競爭就沒有那麼慘烈。采兒從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足。…
  • 插入之後,先至係惡夢嘅開始…… by 巫堃泰
    人類總是重複同樣的錯誤,雖然我插錯過好多嘢之後依然繼續插錯。 最近嗰次,更加恨錯難返………
  • 【塔羅個案】少婦的苦水:老爺話古人死忌就唔搞得喜慶活動呀! by 神婆
    「即係咁,原本小朋友呢排要擺百日宴,咁就揀日子啦,之前話唔搞,又話唔體面,到我同老公話好啦,搞啦,諗住揀18號啦,吖,你知唔知我老爺講咩?」…
  • 一起嗎?隨便吧。 by 毛言地
    男生每天陪她聊電話直到深夜,假期陪她到不同地方,甚至為她而苦練自己拍照技術,希望這段關係能為她帶來甜蜜的回憶。只是對女生而言卻沒有半點感動,畢竟自己本來就對這個男生沒多少心動的感覺,與男生會走在一起只是剛好在自己失戀時男生出現在自己面前然後…
  • 偷食的人有難了:我用GPS追蹤男友(一) by B612
    從來都唔會主動講密碼俾我聽,就連喺我面前解鎖手機都會遮遮掩掩。唔係身有屎嘅,怕咩俾人知?佢越係神神秘秘,我就越覺得佢想要嘅,唔止係私隱咁簡單。果然,一齊咗未夠兩年,就發生咗一連串令我哋無辦法繼續一齊嘅事………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