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幫愛滋病感染者剪頭髮,你係咪好驚?」「係!好驚!」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Kieran Clarke)

 

愛滋健康關注社總幹事Duncan,於2018年3月到一間從未光顧過的髮型屋剪髮遭遇。

(師 = 髮型師、D = Duncan)

師:你咁瘦ge,你身體係咪唔係咁好呀?
D:有d長期病咁啦。
師:可以分享下嗎?
D:我係HIV+。
師:我係電視好似見過你,所以想確認下。
D:你應該冇認錯人喇。

大家沉默了五分鐘。

D:你係咪未同過感染者剪頭髮?
師:未試過。
D:咁你係咪好驚?
師:好驚。

我明白多年來,大眾只接收到愛滋病是好可怕的這個訊息,但卻沒有從任何途徑得到正確面愛滋病教育。於是我便花了十分鐘,向他解釋不會因幫我剪髮而感染,但感覺未能舒緩他的恐懼。

師:咁你生活咪好唔方便囉,唔可以傷風感冒,又唔可以整親流血,唔係埋唔到口。
D:肯醫嘅話,健康壽命同非感染者一樣,冇話傷風感冒會死,只屬傳說。傷口埋唔到嘅情況只會發生係病發後期,係香港好少有依個情況,除非唔去醫。
師:係咪要食好多藥?d藥嘅副作用係咪好勁。
D:早就有好多新藥,減走左好多副作用,我一日食兩粒藥,早就適應到冇感覺。
師:咁d藥係咪好貴?
D:貴架,一個月大約12000蚊,不過HIV 藥一定有效,所以藥物名冊接近全數support,而整體佔全港醫療開支極少比例。

我講完之後,大家又沉默15分鐘。

D:其實我要去到大量血濺出嚟,噴到你傷口,先有機會感染你,而且我十年來病毒量都少到偵測唔到,照計點都感染唔到你,除非你攞把較剪襲擊我啦。
師:…(苦笑)

剪完髮後。

師:下次如果有傷口,我唔會幫你剪,好返可以嚟。
D:當然啦。

今次是我第一次因為感染身份,在日常生活中感到壓力。

事隔一個月,我有需要修剪頭髮,但髮型師表現,加上他最後說的一番話,令我不放心,所以決定先致電預約,給他我一個拒絕我的機會。助手接電話後,我一表明身份,他便知我是誰,並成功預約。

當抵達後,即時有兩個疑似老闆和老闆娘的人招待我,帶我入房間。

老闆:哦,冇,有d嘢要事先同你傾咗先,大家成年人。
老闆娘:我地唔係想搞大件事,只係你要明白,我地夾喺中間,我d下屬真係好驚,佢地走,我地冇人手做生意。
老闆:我地有生意唔通唔做咩,我地之前全部同事開過會,所以今日想同你傾個雙贏方案。

我懷疑他們在網上查過我資料,知我一直做與病人權益有關的工作,又可能咨詢過平機會,怕我告他們歧視,不敢直接拒絕為我提供服務。

D:我做咗感染者支援咁多年,熟讀殘疾歧視條例,你同事唔幫我剪,我可以引用條例出律師信,不過,我真係明,就算你地清楚明白一般接觸唔會感染都好,驚就係驚,我都唔想難為人,又唔想搞大件事,講真,你地都知道晒,我再嚟,你地咪繼續驚,不過我都想借依個機會同你地解釋我點先感染到你地,知多樣嘢都好。
老闆娘:一係咁,以後我幫你剪,希望你體諒我地部份同事同驚。
D:你唔驚咩?
老闆娘:聽你講完,我信。
老闆:講真,你去下一間可能都被拒絕,我真係想雙贏。
D:咁就試下剪。

我有考慮過就此離開,但老闆說的也有道理,就算到下一間髮型屋亦有機會被認出。既然選擇公開身份,就預左會有此遭遇,就照他們意思做吧。

老闆娘:認唔認得佢呀?上次幫你洗頭嗰個。
D:我剝左眼鏡咩都睇唔到,唔認得,sorry,你ok嘛,唔驚?
洗:你睇,我帶晒手套,唔驚。
D:你上次幫我洗頭唔驚咩?
洗:我上次幫你洗完,佢地先同我講。
D:哦…佢地真係好驚呀?
洗:都幾㗎,不過我就覺得,我一定遇過,只係d客唔講,冇得好驚。
D:你好醒呀!

之後我又花五分鐘為她解釋傳播途徑。

老闆娘幫我修剪完後,我等了十分鐘,他們好像在開了小型會議。洗頭同事回來幫我沖水,沒有再帶手套了。

沖完水,上次那位髮型師出現,問我滿不滿意這個髮型,幫我再修剪一點,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到付錢離開過程,再見不到老闆和老闆娘了。如下次再來,會是誰幫我剪髮呢?我並沒有問。

最後我決定不再回去,在一個背後不停被人指指點點的環境下剪髮,很不好受,不想花錢花得好像做錯事般,見步行步吧。

 

 

關於作者:愛滋健康關注社

愛滋健康關注社
創立於2016年12月1日。我們是一班由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和我們的家人與伴侶一同成立的病人組織,目的是協助感染者處理由感染身份帶來生活中各樣困難,推動感染者社群助人自助,同時透過本社,將感染者聲音帶入社區,讓大眾更了解。我們除支援個人需要和困難外,還致力推廣愛滋病教育、消除歧視工作及推動社會各界對愛滋感染者政策關注與支持。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如果你令女兒相信自己係公主…… by Dr. T
    我們先不要討論好男仔存在與否,姪女我見過,全面每部位都有幾粒暗瘡另加單眼皮/扁鼻/冇眉娘呢個組合相信好難歸類為大美人。特別的地方是姪女非常了解自己是叻女這個道理,所以亦對號入座地認為自己不是張愛玲就是林燕妮,最愛用organic香薰油自硏手…
  • 劣質調情 by 文士琛
    當初我一直以為他們都是單身的。為什麼?因為他們每天都在肆無忌憚地打情罵俏。我公司陰盛陽衰,眾女的焦點都落在一個叫阿臣的男同事身上。阿臣二十多歲,外形普通過普通,而他的確是那種日夜碌著手機追趕潮流玩意一有空就睇波賭波的典型港男。作為一個adm…
  • 「我老豆叫我delete左個facebook account」 by 宇治金時
    「老豆其實都係一個月前先知道有facebook呢樣野。佢根本跟唔到個時代,更加唔知我諗乜,或者呢d就係所謂既generationgap啦,唔了解,唔願意去了解,郁d就想將d野由有變無,佢話無左就無發生過,即係唔存在喎。煩野點可以唔存在,唔s…
  • 【辦公室之男親女愛】如果有人匿名打上公司 HR 爆料揭發奸情,你會點做? by HR 扮工週記
    話說有一日小編收到一個電話,電話另一邊嘅男人自稱係匿名嘅爆料男。佢話公司嘅家英哥同道德妹有奸情,仲話家英哥已經有家室,係唔應該咁做,所以想我哋人事部阻止佢哋繼續錯落去,仲話家英哥個老婆都知道左,隨時會上黎公司捉奸………
  • 偷食的人有難了:我用GPS追蹤男友(一) by B612
    從來都唔會主動講密碼俾我聽,就連喺我面前解鎖手機都會遮遮掩掩。唔係身有屎嘅,怕咩俾人知?佢越係神神秘秘,我就越覺得佢想要嘅,唔止係私隱咁簡單。果然,一齊咗未夠兩年,就發生咗一連串令我哋無辦法繼續一齊嘅事………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