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噹噹之家露宿者

 

 

「臭豬西西!咁多位唔坐,係要坐嚟呢度?」臭口佬露出黃黚黚嘅獵齒,雙手拍枱,以氣勢擴充自己嘅地盤。

拎住托盤、準備坐低嘅女食客,即刻調頭走,寧願喺爆晒棚嘅麥記氹氹轉,搜索唔存在嘅空位。

佢男友膽生毛,「駛乜理啲痴線佬悶燒啫?」

所謂大膽,並非在於唔驚撻著臭口佬,而係唔驚激嬲女朋友。嚟緊個個月唔止二十八日,女友都攬住塊麥噹噹紙巾,睇佢點死。

「臭口佬」呢個名,係一眾麥記員工改嘅。

年約五十幾歲嘅臭口佬,身材矮細,頭髮好似煮燶咗嘅一餅麵,灰衫灰褲灰鞋,成身酸叔味。冇人知佢真名、職業、有冇親人,亦冇人有興趣知。

佢一個星期前,先入住呢間廿四小時開放嘅「麥噹噹親善之家」。

呢度唔止有水有電有冷氣,仲有歌聽,由肉體健康到精神食糧全部照顧晒,比鳥籠一樣嘅貴價劏房,人道得多。

地方大,間中會有白鴿喺度打轉,向宿友遠遠投下「關心」嘅眼神,真係都市和諧嘅典範。

其他露宿者都會隨身帶齊家當,日頭消失,凌晨先會返嚟,喺燈光同目光之下,努力合上唔太遮光嘅眼皮。

臭口佬偏偏闊佬懶理,將執到嘅紙皮、垃圾膠袋、舊報紙,放喺「大本營」,獨霸一張四人枱。

試過有員工襯佢行開咗,丟晒佢啲嘢,佢返嚟見到,即刻鬼殺咁嘈,第日仲將隔離張四人枱拖埋去合體,好似喺八人大橋入面咁,做宿舍皇帝。

「不如報警咯?」員工阿俊鼠入廚房偷食,數算今日入住嘅宿友。

員工阿美扯低口罩抖吓涼,「睇吓佢哋幾慘,我哋都起碼叫有份工吖。佢哋爛身爛世,唔瞓呢度,你估真係咁多隱形富豪咩?」

阿俊笑到大噴口水,「我真係聽唔出你係恥笑緊,定同情緊佢哋囉。」

員工阿芳用鐵剷剷起薯條,猛力無情,「我淨係知,做清潔做到隻狗咁,都仲要畀客投訴。」

「都幾年啦,經理趕完一批,隔幾日咪又有另一批人嚟。」

阿俊召喚咗經理Ronald巡場,唯有死返出樓面。其餘二人默默做嘢,但雙眼仲係時不時𥄫住臭口佬,睇吓佢有乜新花臣。

一對情侶時運高,但好快又有啲唔識死嘅人走埋去。

大嬸捧住一盤麥記放題,坐喺臭口佬對角,啤咗佢一眼,難得食慾冇受影響。

「乜咁客氣,請我食嘢呀?」臭口佬咧嘴大笑,伸出髒手喺托盤攞嘢食。

大嬸彈起喝罵:「死乞衣!」

佢拉開張櫈嘅噪音,好似演講台上,枝咪受干擾一樣咁刺耳。

佢向職員招手,最近嘅員工忽然護住菊花扮搞肚,阿俊走唔甩,被迫應咗呢一劫。

「點解你哋餐廳會放啲咁嘅人入嚟㗎?」

阿俊差啲以為自己返緊高級餐廳,著緊燕尾服。「唔好意思,一係我哋換過晒啲嘢食畀你呀?」

「唔係錢問題,係我畀佢嚇親——」

「——嚇到臭豬西西縮一縮。」臭口佬食薯條,係用特別嘅吮法。

阿俊同花生食客都笑咗,令大嬸嘅怒火升溫,應該夠炸出全日份量嘅薯條喇,「唔趕佢走,我實告到去食環署㗎!」

某食客笑住搭嗲:「雖然個個政府部門都咁廢,你都唔駛揀一個零舍廢嘅部門啩?」當中夾雜住臭口佬啜可樂嘅滋味聲音。

其他安安份份嘅宿友,分散喺呢個山頭,不禁你眼望我眼,汗毛豎起,既想冷眼旁觀,又驚呢趟禍水,遲早會浸到埋身。

宿友阿叔揭開用嚟遮光嘅外套帽,「老友,你咁搞法,實累埋我哋畀人趕喎。」

「係佢夾硬用個臭屎忽,坐入我間屋先。」臭口佬拎起炸雞槌,一啖啜晒啲肉,然後將雞骨擲向阿叔,「你管我呀?」

可惜佢眼光太差,雞骨擲中宿友阿婆。阿婆淡淡然話:「野蠻人,真係肉酸。」

佢望望雞骨,吞吞口水,打咗個酒嗝,然後將飲完嘅高身啤酒罐丟落地,用腳上大兩個碼嘅波鞋踩扁,放入唯一家當——膠袋——之中。

臭口佬拎起雞塊,挑釁阿叔同阿婆,「係咪想食啫?我唔似得你哋,專揀呢班仆街食剩嘅嘢。」佢一指橫掃全場。

真金白銀買嘢食嘅客人,忍唔住幻想自己留低嘅口水,轉個頭會畀班兜踎中坑、老坑奶落肚,即刻覺得個胃有股憎厭湧緊上嚟。

有人起身離開,人生第一次咁有手尾,自己清理托盤。

經理Ronald翻弄領帶,見阿俊處理唔掂,就走埋去,向勞嘈嘅大嬸道歉。

呢個時候,臭口佬鬆鬆腳腕,將人字拖猛力飛出,Ronald慘被掟中上五寸、下五寸,半跪落地。

臭口佬舉起雙手,「Solly囉,我食飽飽,諗住伸下懶腰啫嘛。」

Ronald平時對員工就凶狠,對客仔就唔敢忟,但今次居然淡定又有威嚴,「先生你阻到其他客人,我哋有權要求你離開呢度,唔該晒。」

大嬸粗聲粗氣:「你班乞衣,要乞就躝返出去乞啦。」

比較敢言嘅食客陸陸續續加把口:「走啦。」「影衰晒。」

其他唔想捲入紛爭嘅觀眾,就同同伴吱吱浸浸,目光如射燈,照得主角發熱發亮。

「你再唔走,我哋就會報警。」其實經理係大隻講,佢為咗餐廳聲譽,唔去到血流披面,先唔會搞大件事。

但臭口佬臉色一沉,冇癮地聳聳膊頭,執返隻拖鞋,爛撻撻離開。或者佢知道拗落去,得自己蝕底。

「仲有你哋呀,冇幫襯就過主啦!」大嬸嘅怒火未平息,炮轟其他人,語氣之倔,似足老闆。

有兩個齋坐打機嘅西裝友,即刻將隔離位丟低嘅托盤當係自己嘅,扮係有畀錢嘅上等人。

至於一眾宿友,都已經慣咗被驅趕,打個喊露就上路。

身無行李,來去自如。

阿叔問:「仲有邊間未去過呀?」

阿婆答:「街口囉。」

「呢間就腳啲。我喺呢度,仲早過一半員工入嚟做㗎。」

「威水喇。」

敵人走夾唔抖,唔知邊度發出歡呼同掌聲先,然後成大半場人都起哄,好似以為自己有份落場踢世界波咁。

大嬸豎起手指公,「係囉後生仔,晨早就應該趕走佢哋啦。咁係咪雙倍賠返畀我呀?」

Ronald一邊向街坊點頭稱謝,一邊化身行軍嘅將領,指揮樓面員工打掃乾淨返啲地方。

但件事唔會完㗎,有人將成個過程錄低咗,放上網。

 

「大媽挑機麥記霸主」,片段喺短短幾個鐘頭,就令到成萬個沉底嘅Whatsapp 群組彈返起,齊齊熱炒花生。

喺Facebook,終於見得返朋友嘅動態。幾個朋友轉發原片,更多人轉發炒台專頁嘅帖或偷嚟嘅片。

搶頭香嘅留言係:「今次麥記好波,呢啲人死霸爛霸,出返去公園瞓啦。」

留言者轉個頭就發現通知響唔停,得到十幾個哈哈笑之後,佢沾沾自喜一輪,就冇再留意。

直到有陌生人傳訊息畀佢,問候佢屋企人,佢睇返個Post,先知自己引發咗一場罵戰。

佢嘅留言,得到嘅正評升到有幾十個。但回應佢嘅人,得到嘅讚好比佢多十倍:

「而家啲香港人原來咁冇同情心。人你又未見過,又唔知佢咩背景,好多基層辛苦成世,老咗冇錢冇樓冇陰公。」

大部份留言都反對趕走露宿者,鬧職員冇人情味,只顧「市容」,同街邊強行清走露宿者物品嘅政權傀儡一樣咁可恥。

有人揣測每個留言者嘅動機,「成班大愛左膠,見人哋慘就仆埋去圍爐取暖?又唔見你借間房畀人瞓?」

理性嘅人彈出嚟,自以為開啟民智,「餐廳幾時要負埋呢種社會責任?最衰係正苦冇做好扶貧政策。」

當然有人唔會理對手持乜論點,只係一味亂插自己支旗,「而家慘就大晒?大把人都好慘囉,——」

『「——我夠慘咯。」』

阿俊讀出留言,雙手抱頭,大啖抖氣,「救命!邊個夠我慘呀?」

「全世界都鬧緊我哋。」阿美就算熱到標晒汗,都唔想再除低口罩。

「你好上鏡喎。」隔住口罩都見到阿美陰陰嘴笑,佢遞個口罩畀阿俊,阿俊諗都冇諗就戴上,然後用手梳返好個頭。

「係人都可以加把口,洗廁所、抹枱、抹地、噴空氣清新劑又唔見佢哋做。」阿芳憤恨。

「其實班露宿者都好識做吖,阿泉叔同我哋一樣,日頭打扮牛工——」見阿芳意圖將清潔用品塞畀自己,阿美立即轉軚:「趕得好!」

員工咁得閒圍威喂,因為經理Ronald去咗辦公室,畀上司照肺。

Ronald唔係第一次因為露宿者嘅事奶嘢。

幾個月前,總經理忽然微服出巡,眼見呢度有三成位都畀「難民」霸住,就批評Ronald嘅「無為而治」,係「無能而治」,一下打沉咗Ronald嘅升職夢。

今次一間舖頭就令公司面臨關公災難,即係迫Marketing部門要趕多兩個優惠計劃,嚟沖淡大家嘅記憶啫?

仲溝緊Marketing女同事嘅總經理,即刻向Ronald開刀,將佢連降幾級,做返組長。

消息好快傳到員工隻耳,大家暗爽一下,又怕新官仲更加得人驚。

輕鬆之際,收銀阿美忽然大叫:「你係……臭口佬?」

只見櫃台前面嘅人,頂多三十幾歲,全身乾淨整齊,清爽短髮露出冇老泥嘅耳仔,兩隻閃閃耳環略嫌扮後生,冇鬚根,冇異味,同正常人無異。

「臭口佬」微笑,露出一排白牙齒,「我要搵你哋經理Ronald。」

「要講嘅……尋日都講晒啦。」阿芳口窒窒,未及放下嘅薯條剷正好用嚟防衛。

「我唔係尋仇,係搵佢出糧啫,佢要我扮一日露宿者。」

「吓」聲載道,有員工周圍裝,想搵出鏡頭,以為今次係二度偷拍事件。

「但你踎咗喺度成個星期喇喎。」

「要入戲呀,順便當係體驗生活、磨練演技呀嘛。」「臭口佬」嘅語氣似足初出茅廬,未知人情世故嘅後生仔,份衝勁唔知喺邊度嚟。

佢忽然由背囊度拎出一疊宣傳單張,塞畀附近嘅人,「我齣話劇下個月上畫喇,而家買仲有早鳥優惠㗎。」

眾員工面面相觑,阿美笑得好似扮鬼臉,「你個角色唔會係露宿者啩?」

「唔係,我做藝術家。」

「有時我太入戲,會過咗火。」「臭口佬」誠心向大家道歉,買咗份早餐慢慢等。坐到下晝,Ronald先返。

Ronald見到「臭口佬」,不情不願掏出幾百蚊,打發咗佢。

仲以為今舖可以贏盡口碑,畀返個好形象班高層睇。Ronald打爛如意算盤,畀成地木珠跣死。

「你係咪想抄行人專用區單嘢,嚟一招『偽鈔驅逐劣幣』呀?」

阿俊向阿美打個眼神,勸佢收吓把口,話晒對方降咗級都仲係上司。阿美發出輕輕一聲「唓」。

但Ronald滿腔鬱結,冇在乎女下屬嘅諷刺,自己吟吟噚噚:「尋日啲客明明有讚冇彈,點解網上個風偏偏打向另一邊……」

「少做少錯,唔做唔錯。」阿美一臉同情,「今次你做多咗喇。」

然後,有員工喺網上講返成件事係做枚。

唔少人鬧過「臭口佬」係露宿者之中嘅害群之馬,如今佢哋都一致轉舵,激讚佢嘅演技,仲追捧佢為香港演藝界「唯一好戲之人」。

往後,當佢知名度上升,呢件事就畀人挖返出嚟講,賺不正義之財變咗伴隨佢一生嘅黑歷史。

而事件中嘅主角——露宿者,迅速消失於射燈之下,繼續潛伏喺城市角落,繼續透明而殘眼地存在。

 

(完)

 

鍾意嘅請Like我Facebook Page 😀

 

關於作者:余該隱

余該隱
以小說、散文和歌詞,書寫世界的荒謬和美麗,書寫人生最想被看見和躲起來的時刻。

我有回應

則留言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 如果你令女兒相信自己係公主…… by Dr. T
    我們先不要討論好男仔存在與否,姪女我見過,全面每部位都有幾粒暗瘡另加單眼皮/扁鼻/冇眉娘呢個組合相信好難歸類為大美人。特別的地方是姪女非常了解自己是叻女這個道理,所以亦對號入座地認為自己不是張愛玲就是林燕妮,最愛用organic香薰油自硏手…
  • 劣質調情 by 文士琛
    當初我一直以為他們都是單身的。為什麼?因為他們每天都在肆無忌憚地打情罵俏。我公司陰盛陽衰,眾女的焦點都落在一個叫阿臣的男同事身上。阿臣二十多歲,外形普通過普通,而他的確是那種日夜碌著手機追趕潮流玩意一有空就睇波賭波的典型港男。作為一個adm…
  • 「我老豆叫我delete左個facebook account」 by 宇治金時
    「老豆其實都係一個月前先知道有facebook呢樣野。佢根本跟唔到個時代,更加唔知我諗乜,或者呢d就係所謂既generationgap啦,唔了解,唔願意去了解,郁d就想將d野由有變無,佢話無左就無發生過,即係唔存在喎。煩野點可以唔存在,唔s…
  • 【辦公室之男親女愛】如果有人匿名打上公司 HR 爆料揭發奸情,你會點做? by HR 扮工週記
    話說有一日小編收到一個電話,電話另一邊嘅男人自稱係匿名嘅爆料男。佢話公司嘅家英哥同道德妹有奸情,仲話家英哥已經有家室,係唔應該咁做,所以想我哋人事部阻止佢哋繼續錯落去,仲話家英哥個老婆都知道左,隨時會上黎公司捉奸………
  • 偷食的人有難了:我用GPS追蹤男友(一) by B612
    從來都唔會主動講密碼俾我聽,就連喺我面前解鎖手機都會遮遮掩掩。唔係身有屎嘅,怕咩俾人知?佢越係神神秘秘,我就越覺得佢想要嘅,唔止係私隱咁簡單。果然,一齊咗未夠兩年,就發生咗一連串令我哋無辦法繼續一齊嘅事………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