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人呀媽之後,我失去左好多女人「本能」

 

做人呀媽有很多新增技能,在外人看來是彷彿變成了女超人一樣。但其實只有呀媽自己心知,一旦披上「母親」這個聖潔到發光的外衣,我們便同時失去了很多「本能」。

 

第一個失去的「本能」,就是撒嬌。

唔好話我聽,你拍拖個時擰得開支礦泉水呀?
更加唔好話我聽,你拍拖個時一個人食得晒成碗三哥米線或者一碟碟頭飯呀?
噢!SORRY!我搞錯左,你唔好話我聽你拍拖個時會食碟頭飯呀?
沒錯,即使我們現在如何力拔山河,如何氣吞天下,拍拖時,我們都會撒嬌著說:幫我開呀~我食唔晒呀~嘩!你好勁呀~

而當了媽媽的現在:你行開啦,呀囡你想騎膊馬等媽咪黎啦!/你兩個都想抱?好啦,媽咪一邊一個啦!/家姐,你拖實我,我要孭住細佬呀!唔係呢邊手,呢邊手媽咪要拎米!
不是我們忽然吃了大力菠菜罐頭,而是我們知道,我們已經不再是倚靠人的那個了,我們早已變成孩子的參天大樹,只有自己足夠堅強、足夠扎實,我們才有足夠的力量為他們撐起一片遮風擋雨的林蔭。

 

第二個失去的「本能」,是所謂的「陰聲細氣」。

以前煲電話粥,對面時不時就會傳來一句:咩話?你大聲啲,我聽唔到呀。
現在,別人和我們傾電話,總是默默的把聲量降到最低,把耳朵離到最遠;有時相約朋友出外,當你對著放飛自我狂奔不已的孩子大叫:唔好跑呀!我追唔到你啦!他們就會馬上以光速掩耳同時彈射開三呎以假裝不認識你。
不是我們撞聾、不是我們沒法控制自己的聲量,而是我們知道,不論我們的聲音是如何的嘈吵震耳,那都是最能令孩子安心的天籟。
仲有,最重要既一點係,啲細路先係撞聾架……

 

第三個失去的「本能」,是細嚼慢嚥。

以前吃一頓麥當奴,一條薯條要分開三口來吃,麥樂雞更加是龐然大物,需要分開幾口再配以汽水才能吞得下去,至於漢堡飽,痴線,無一個鐘都唔使諗啦!
現在,薯條一抓就是一把的塞到嘴巴,漢堡飽根本不夠攝牙縫,三送飯只要倒三次就可全清,滾燙的車仔麵、米線給我五分鐘就可見底。
不是我們忽然變成了千尋的豬媽媽,而是我們知道,我們的時間太寶貴了,我們每次進食,都總有一兩張嘴在旁等候著我們,每遲一分鐘,孩子就要多餓(更正確的說法是:多發癲)多一分鐘,所以,我們只好以烈士自我犧牲的精神去完成每一次鯨吞。

 

自從有一條生命從我身上延續開去,我的「本能」就又消失多一點。然而,我並不覺得可惜,因為這些作狀的「本能」,本來就沒有甚麼值得炫耀的,反倒是這些從我延展開去的生命,你睇,我個女/我個仔幾正!

 

作者:Sunice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83339
Date: 2018-08-01 00:16:37
Generated at: 2020-08-10 00:06:20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8/08/01/183339/做人呀媽之後,我失去左好多女人「本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