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羅個案】港女形容男性友人勇武行徑為「後生仔跟風好潮而家興」

 

呢幾個月,好少寫文,一來無咩心情,二來我精神消耗得好厲害,無咩心情「風花雪月」寫搞笑文章(玩《火焰之紋章:風花雪月》例外),所以有時遇到啲客問「喂神婆最近唔出文嘅?」我都淨係可以比「哈哈」回應。

不過,今日呢個個案,聽完,我覺得好嬲,嬲到久違地反白眼,所以要大家同我分擔下。

阿文(化名)係大學生,就讀某大學某神科,眼前看似一片大好錢…前途。不過,佢並無因為自己未來「錢途」確保,就做離地港豬;相反,佢依然行得好前,近日因為香港事務而憂心,「經常夢遊」而精神好差。

阿文由 Year 2 開始成為我嘅客人,眨下眼識左接近兩年。我成日都話佢,佢性格都係太正氣、太單純,佢將來畢業,做佢行業嗰一行,真係小心比人搵笨比人蝦,「唔好咁易信人」,呢句說話,我可能講得仲多過佢阿媽。

阿文黎到,其實都係問一啲未來進路嘅問題。就算「夢遊」得幾前、幾勇武,唔好忘記,佢都只係一個大學生,一個第一次黎到我舖頭,見到有《Persona 5》嘅 Joker Figma 而雙眼發光嘅年輕人。

佢嘅就業前途我唔擔心,我叫佢亦都唔需要為學業太急住返黎覆診,「反而係你出去行街,唔該你小心,小心,小心,很重要所以講三次。」

我唔講呢句猶自可,我一講,佢就沉默起來。

「神婆,雖然話不割蓆、不督灰,但係有個蓆,我不得不割。」

事緣,是咁的。

阿文有一個女性同學,化名叫阿花;阿花同阿文唔同科系,但同一間大學,眼大大,身材好,識打扮。阿文一直都對阿花有好感,不過阿花應該就係「睇定啲先」嘅狀態,有時對阿文好窩心,但係有時又好抽離,一聽就知道係情場食過夜粥(咁講好似好江湖…)嘅女孩子。

直至,最近。

最近香港嘅「百花齊放」式催淚彈放題喺各區「遍地開花」,白熱化狀態之下,阿文都有時會受左輕傷,至少,筋骨勞損總難免。

阿文一直無同太多人講自己做過啲乜,避免落人口實,最怕唔係有人出賣,而係有柒頭唔覺意爆響口。

黃大仙黑夜,阿文唔係現場,留係屋企睇直播。一日之後,見到阿花 Share 咗一張相,圖中見到一個全身都無裝備嘅後生仔,煙霧當中,用水去淋熄一粒催淚彈。呢張相,我諗好多朋友都有印象。

然後,阿花嘅 Caption 係類似「駛唔駛咁」之類嘅用字。

阿文去問阿花,咦,好少見你出聲,做乜咁嘅反應?

「真係潮流黎,啲後生,人出佢又出,返屋企咪無事囉,係要搞到咁大鑊。不過可能出去食下煙真係而家興 haha lol」

阿文將呢個對話嘅 Cap 圖比左我睇,而我睇完,對眼,碌到好大。

阿文笑,「神婆,當時我都係呢種反應。」

「而家興?潮?」我差啲拍枱,「我⋯我⋯」腦海裡閃過各種畫面、好多說話,一時之間,居然語窒,「我真係都唔知講咩好,我無野講呀!」

「我嗰一下,淨係比左 Read 佢就算,我唔知應該覆啲乜,原本打左八婆兩個字,但係,我唔想鬧人。」阿文搖搖頭,「佢呢啲冷氣花生友,根本唔關心,仲要講風涼說話!頂,我居然對呢個人曾經有過好感,我真係好垃圾!雖然出面係話唔好割蓆,但係阿花,我唔割對唔住班兄弟囉!」

雖然我個心好想講一句「阿仔呀其實阿花未同你一齊架,朋友黎架咋」,不過呢啲時候落井下石好似好衰,我叫左阿文記得留意我下一篇文,因為你睇到呢度,應該就會明點解我開牌當日,沉默左一陣然後笑得好奇怪。

阿花呢種人,你同我身邊都總會有一個(量詞係一打、一堆、定係 一 Log、自己改啦吓),或者係朋友,或者係同事,或者係阿媽個妹個女,Whatsoever。呢種人,已經唔係講緊割唔割蓆啦,阿文如果有心力教化佢,當然係一件好事;不過要溝女嘅話,我之前都講過,兩個人嘅關係,Core Values 亦都非常重要。

「……Again,你睇人都係小心啲啦,阿文。」

 

【塔羅牌個案分享】

 

 

作者:神婆

神婆
非典型占卜師,唔神秘,無形象,除了鐘意聽客人講故事,夜間興趣係打機睇動漫同撚貓。https://www.facebook.com/FortunaMessage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197850
Date: 2019-08-06 22:27:00
Generated at: 2019-08-18 19:20:4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9/08/06/197850/【塔羅個案】港女形容男性友人勇武行徑為「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