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社區爆發在即,應如何自處?(除了不打邊爐)

 

 

隨住愈來愈多武漢肺炎本地感染個案出現,啱啱青衣長發邨已經出現糞渠傳染,出現其他社區爆發只是時間問題。

武漢肺炎比沙士,甚至比伊波拉更加恐怖之處,是因為武漢肺炎病人可以病徵輕微,完全無生命危險,然後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染病的情況下,將病毒周圍散播。這種隱形傳播者不應被苛責,因為他可能由始至終都不知道自己散播病毒,可能他只是與人維持正常社交,正常按電梯,正常緊握扶手,等等。

既然患者出現在自己身邊是防不勝防,那麼我們應該如何避免受感染?

 

不要約朋友,不要和同事同檯用膳,而不只是不打邊爐

這兩天最多人討論就是打邊爐的問題,又霧化又氣溶膠體,不亦樂乎。

但這種討論,得罪講句,完全不著邊際。

武漢肺炎傳播途徑還未確切掌握,但一般相信是飛沫,和患者分泌物直接或間接接觸到眼口鼻黏膜。

打邊爐有蒸氣增加氣體流動,令飛沫飛得更遠,是合理的解釋。

但不打邊爐同檯食飯,難道又會安全?

如果同檯食飯有一個人有武漢肺炎,食飯的時候大家都脫下口罩,觥籌交錯之間,高談闊論口沫橫飛,所有人一定中的,無懸念。

故此,並非生死之交的人請勿相約食飯,約出來食飯的都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病死。

 

洗手前不觸摸口鼻眼,而不是所有東西都不觸摸

究竟香港人防疫意識是高是低?真的不好說。

為了按升降機,又火機又原子筆,不用手開門改為用腳,那麼大厦出入要按開門呢?次次等他人做「死士」的人小心有報應,這是心腸歹毒的問題。

武漢肺炎傳播途徑之一是間接將感染者的分泌物接觸到自己的眼口鼻黏膜,人人自危就可以避免?問題在於,應該觸摸的都避開了,不自覺的觸摸,例如有病人行過沒有戴口罩然後他在講電話,口水噴到路人的手?

手的皮膚本身會抵禦病毒入侵,無傷口的手觸摸到哪怕是患者的分泌物,都不會感染。

故此,最關鍵的不觸摸,是洗手之前不觸摸自己的眼口鼻。只要謹記這一點,而不是所有東西都不觸摸,完全影響生活。

 

沒有人是絕對安全

見到實在太多太多太多以下情況:

上下班本來有帶口罩,但買了三文治和珍珠奶茶,就將口罩拉落下巴,然後一邊走路一邊吃。

乘交通工具全程戴口罩,然後回到公司,好像回到家一樣,脫下口罩。

阿伯咳就好驚,靚女拉低口罩講電話就覺得好小事。

以上都是錯誤。

絕對不可以以為,你身邊的同事絕對不會感染。要工作的人要將辦公室視為可以傳播疾病的場所,猶如在地鐵在巴士一樣。

病人沒有任何記認,連病人自己都可能沒有病徵,怎可能憑街上的人的種族年齡身份去判斷有無肺炎?社區爆發就是要假設身邊所有人都有機會是感染者。

 

應該做的預防措施都做了,然後就不應該太憂慮,否則疾病未殺人,憂心都令自己痴線。

 

作者:白木乩

白木乩
聽聞係總編分身,專用來出D 與總編身份不符既膠文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3768
Date: 2020-02-11 05:40:02
Generated at: 2020-02-22 17:41:31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2/11/203768/武漢肺炎社區爆發在即,應如何自處?(除了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