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法拉呢種女人,蘭桂坊無一萬都幾千

 

陳法拉就是那種中國出生、家裡略有關係二代,去外國走一轉再回流到香港,口裡的普通話和英文都是有難聽的捲舌音,住在美國卻罵美國總統的甚麼不是。你說這樣很國際化嗎?確實是的,因為她自詡自己喝過幾口鹹水,以為說話一定很有份量。她未必一定愛中國,但一定是左膠,或者是一個愛國的左膠。

當然,那是美國民主自由賦予的,她不敢說習近平的不是,因為特朗普不會封殺她,但共產黨會。

 

 

那敢情說,香港的中環,像陳法拉出身的人,沒有一萬都有幾千,口裡一邊含著洋腸,一邊卻說著愛國主義的小粉紅,這些人比漢奸更可恨,因為食了兩家茶禮。

蘭桂芳我很幾年沒去了,因為洋人少了,說普通話的人多了。偶爾認識到外國的Trader,會跟你淺談國際金融危機和特朗普的政治手段有何關係,比特幣應該怎樣看作世界金融的佈局;現在那裏的人,只是懂得開十多瓶昂貴的紅酒當啤酒,牛嚼牡丹,可惜。

 

 

作者:庵念慈

庵念慈
娛樂圈的後生老海鮮,日日被容總追稿的追夢人。現為文化研究碩士學生。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4992
Date: 2020-03-21 18:30:36
Generated at: 2020-03-31 12:10:04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3/21/204992/陳法拉呢種女人,蘭桂坊無一萬都幾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