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人需要突破「乞衣 business model」

 

早兩日香港 YouTube 大台(點擊率全港最高)的 大J 寫文鬧 林鄭 條新宣傳片唔值 $100萬,引左 伍公子 同一大班黄屍創作人衝入黎屌,「唔知價唔好亂講」「我d片冇大J咁多人睇,但我覺得我d片好睇過大J囉。今天我…」而家仲鬧梗。

英國心理學界,成日引用廿年前一個唔知美國定加拿大既「環保廣告創作比賽」。咁當年個冠軍係好大卡士既,有個印第安人撐獨木舟,喺條垃圾河上面流眼淚,仲有好悲壯嘅原創背景音樂。業內讚不絕口,點知其實冇人睇;有人睇嘅,反而係一條成本五千蚊,有個 好假的肥仔 見鄰居成屋垃圾,哭𠹌左成晚 既濕鳩短片。

 

人工低既人最怕討論人工

究竟創作係應該值幾錢?筆者唔怕講:我就寫開兩蚊一隻字。唔係話好高,識人收高過我,但確係高過市價兩至四倍($0.5-1),所以唔怕同大家講,紅藍黃屍要請打手記得搵我地 thanks。

咁究竟係乜野人怕比人知價呢?係米已經收開好貴,王家衞 杜可風 果啲大師傅?一定係啦,除非唔係。反觀,保險業聯會 每年都網上公佈啲客入私家醫院生仔切賓周既「業界平均」開支係幾錢,去比病人做參考。你班創作人點解又唔公佈?平均值太低怕比人睇到進一步壓價?定「收低過五位數一隻job 果啲唔係香港人,係新移民」?

但歸根究底個問題其實係,呢個行業好難用 performance 去判斷合理售價:神級大作《三五成群》當年上畫,票房得 $191,415。同年響香港上既《賭俠大戰拉斯維加斯》票房 1,776 萬,又係唔係代表《賭》好睇過《三五成群》一百倍?又唔係既,「冇得咁比較」。

 

用時薪去計「值幾錢」係乞丐 business model

如是這,好多時啲客係無數據(最多有個別成功例子,但十個有九個都講唔出「平均值」)去衡量一個有「質素」既 project 能帶來幾多收益,所以「合理價格」其實係 $0。肯計個 production 用幾多人幾多日,乘返最低工資($32.5),其實只是出於人道立場。你話冇兩舊水一個鐘唔做,咁市場競爭,已經多job到手軟,自然唔撚接啦,點會上網打一千幾百字咁多嗲?而家好明顯係開工不足,減價個心又虛怯(因為「合理價格」其實係 $0)。

咁但又,如果個客(特區政府)自己識整就唔洗幫襯你啦,所以個交易其實係有資訊不平衡既。所以行內各大老闆既收入,其實就係「最低工資」以上,拋浪頭拋到個客幾多 $$ 就幾多 $$。所以傾 deal 時成日有「估個客有幾多筆直,然後跟住報大20%等佢還價」既做法。

但如果以「付出」來計價,「冇功都有勞丫,就算個製成品冇撚用,都求下你做好心,比飯我食…」其實即係乞丐 business model。唔係話做乞丐唔好,好多慈善機構其實都係咁,靠老闆七情上面攞到大孖沙捐款。好多直情乞到出糧係同一職位(以工作量計)高過商業市場添。唔信你問下打梗私人公司工啲朋友,係唔係時不時都有人想轉做 NGO?

咁你做乞丐,front office 拋客浪頭開天殺價其實亦都唔緊要。但放左工後圍爐取暖時,好心就唔好呃自己係好高尚,收好貴,至得架。咁係對自己不老實,遲早比人鎮壓。

 

如果堅持衡功量值 伍公子係廢過大J

你話如果要用「功效」 performance 去計收費(好似筆者咁), 就引用《頭文字D》第三季,高橋啟介撞車後嘅一句說話「原來我嬲,係嬲自己蠢!」 正所謂存在即合理,雖則唔係完全合理,但最客觀既(點撃率)數據顯示,如果大J 拍啲片多人睇過你,就即係大J勁過你。

然後人地仲要只用手機拍片(但衝出來講政治),就已經多 click 過其他行家揸機打燈化妝扭屎忽花。係米即係其實你地幾十年以來,本身點錯左科技樹呢?即係,你射箭好叻,世界級,點解軍部唔重用?收皮啦阿叔,而家 WW3 其實連狙擊步槍都唔再需要了,要贏原來係要識揸無人機炸死伊朗大將軍。而「自己比左好多心機學既野冇撚用」亦係常見現象,唔需要太傷心,唔信問下讀商學院 BBQ 「管理學」「媽劇停」出嚟果班人。

但咁又太精英主義,而且「無人睇唔代表唔好」的確係唔精準:廿八座大王同好多高質作品,都係無人睇的。所以,又真係無辦法。講到尾唯有訴諸文青問題:「我覺得好多野係冇得比較,但又覺得我整啲野比較好」,「大J兩億點擊唔代表佢拍得好過我,但我又覺得自己拍得好過其他人」「deserve more lor」總之就你唔啱,我啱哂,懷才不遇,今天我。

 

 

作者:技術官僚主義者

技術官僚主義者
讀政治經濟學出身,其實對時事冇興趣,入行純粹因為比較好搵

閱讀後覺得好,請多多讚好及分享~:)

其他熱門文章

歡迎讚好我們的facebook page,免費資訊源源送上。

文章資訊

ID: 205295
Date: 2020-04-05 15:56:09
Generated at: 2020-06-06 18:50:07
Permalink: https://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20/04/05/205295/創作人需要突破「乞衣-business-mod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