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bbey Penna
Abbey Penna
Abbey Penna

如果,把心事告訴女人,等於高危的賭博,那麼找個異性朋友大概可以解決煩惱。可是,當你真心想尋求一段純友誼,又是何其的困難。如果對方單身的話,不論如何都要嘗試清晰地畫出一條界線,以免讓人產生曖昧的錯覺

世界上有種人明明爛得很卻又過得到自己的心理關囗,相反地,當缺乏了這項特殊技能,作為一個恪守信念才能心安的普通人,還憑什麼認為自己有變壞的選擇,這種堅持,不出於清高,而是心理上無法打破所謂道德的桎梧。

唔生仔,女人仲有咩用

在這個世代,荷里活女星JanelleMonae洞察到過往策略的盲點,她提出女人不應該和男人做愛,直至男人學懂怎樣尊重女人為止。雖有人口諸筆伐她的激進,但事實上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否認,這個倡議如果能得到全體女性支持,成效可以無比巨大。因為不做愛背後,其實牽涉到男人無法補足到的範疇,就是女人的生育能力。

供與求的遊戲,為什麼能把人們玩得泥足深陷?大概真是出於,商家深諳只要能拿捏人類的心理要害、因時制宜,經濟利益便能倍放愈大的道理。顯淺如情人節那束一如既往的玫瑰,不就是因為牽扯到一年一度表達愛的意義,鑑於女友面子尤關,所以一大票人明知搵笨都甘願掏出荷包,花價才得以年年在當日上漲離地。相反地,當我們市場需求無法變大,而人才供應卻暴增時,就只好等着被宰割了。

我以往也見過這位朋友的父母,兩老對我一番寒喧問暖,滿臉祥和,我也沒能發現他們有什麼不妥。直至有天這位朋友想自殺,他才跟我剖白,自幼被爺爺侵犯,但父母卻因為貪圖家中的經濟利益,所以不但沒有替他報警,還施以暴打,以防他供出事實會撕破手中的飯票。這件事埋在他心內不僅無法釋懷,社會還無時無刻逼迫他在別人面前交上孝子的戲份,這種殘忍,試問誰可抵受得了?

關於漂不漂亮這回事,其實大部分女生都有點自知之明的,但她們同樣知道,性格縱使有多好,與真正的愛慕其實沾不上關係,正如你窩在房間日J夜J的,從來都是索爆的AV女優和明星,而非德高望重的德蘭修女。

成功的綠茶婊不一定是天姿國色(因為如果天生麗質也用不著那麼多心計),她們只需要找幾個容易上鈎的單純宅男/飢不擇食的渣男派發軍糧,然後實行飢餓式銷售的策略,在Facebook、Instagram 和朋友間有意無意地將自己有多受歡迎的戰績示眾,再矯情作狀地拒絕別人的好意,而當步兵慘被擺上枱變炮灰之際,也正是她們收割所謂「筍盤」的時機。

澳洲的平行時空

由於受害人不是自己,我姑且能用吃花生的抽離角度,拆解澳洲青年的火爆,有多大程度出於朋友其俗氣破錶的衣著,被誤認為諸如踎在名店門前吃杯麵的土豪大叔,招致狂徒的怒氣轉嫁。再抽絲剝繭一點說明問題徵結所在,幾位青年最大的錯,就錯在以為自己有觀相知人的能力,憑藉一個刻板的中國印象,就高估我朋友一定不可能是沒有fxxk過的青頭,其實答案連我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