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阿享
阿享
一個戒緊牛肉,但打邊爐仍然會忍唔住既耶青。

呢位哥仔,叫阿pat,其實係我大學同學。係熟,但又未係最熟個啲,雖然畢左業之後都會一大班人約出黎食飯同玩。仲讀緊書個陣,佢已經好多諗頭,想拍下呢樣,又想拍下嗰樣。最後,我地真係付諸實行嘅,就係拍左一個圍繞四個大學生合租一間屋,而之後有多個女仔想租房所發生嘅爭女趣事。簡單黎講,套劇基本上就係寫返自己,做返自己。但同普天之下嘅學生作品一樣—粗疏、求其,唔謹慎(咪即係跑得慢、唔夠快,冇速度)。因為我地借左一間教會黎拍嘅原故,咁多集其實一張似樣嘅床都冇。而四個大學生每人有一間房,成間屋差唔多成千呎更加係不合常理到一個唔知咩點。

我從來冇諗過有朝一日,我會為呢個人寫一篇文。五年前,又或者係更加早,我已經覺得係女子網球壇佢唔會留得好耐。「都三十歲喇,體能都差」、「依家跑唔郁,一俾人底線調度就死」,「車佢都係靠打力咋嘛」,諸如此類嘅評價,呢幾年不絕於耳。但,佢就以一個又一個大滿貫冠軍去證明我係錯,用一周接一周嘅世界第一證明佢唔會就咁消失係女子網球壇。

MAMA,新時代,黎明之後?

2016年嘅mama,一字記之曰——「新」。首先香港嘅轉播電視台係新嘅,表現黎講,當然都係冇驚又冇喜喇。mama必須遷就韓國電視台嘅播放模式,即係香港電視台只要去break,就一定會錯過頒獎禮嘅部份,所以,咁只係睇viu嘅製作團隊有冇智慧地選擇邊啲播邊啲唔播,cut表演cut得獎感受呢啲就少不免,總括而言,都係可接受範圍嘅。其次,啲人好新。以五隊被提名最佳女子組合嘅女團為例,Gfriend同Twice啱啱先出道滿一年,上年先一齊係mama爭最佳女新人,而Mamamoo同Red velvet都只係出道滿兩年。而今日黎嘅歌手,2010年前出道嘅真係十隻手指數得哂。縱觀今次入圍同得獎名單,都似係為未來韓國樂壇形勢定下風向。kpop,已經進入左新時代。

10月8日,香港將會舉辦第三季電動方程式大賽(下稱FE)的第一站。你不知道?或者你知道要封路,但又不知道FE是甚麼玩意,而你又有興趣知道的話,我建議你在Facebook_search「丹尼爾vs陳恩能」,這是香港首屈一指的賽車評述員陳恩能所開的page,他應該有足夠的內容解答你所有問題。

梗係用你梁特首最擅長嘅政治手段。首先,香港球市呢幾年有返啲起息,最主要因素都係香港代表隊嘅成績帶動。而球迷之所以咁熱情,因為大家都有個目標——2019亞洲杯決賽周。從實力黎講,香港隊肯定有高過五成隊會出線,倘若出線,香港球市嘅熱鬧同關注程度將會到達頂峰,到時要收地就難到冇朋友。咁,即係要阻止香港出線喇。點阻止?踢唔到咪一定冇得出線囉!

香港人過了不能再壞的一個星期,即便再看十次「膠原BB」和多捉十隻啟暴龍也不快樂的一星期。我們發現一個選舉主任的權力居然如此大,大到他/她認為的就是真相,然後所謂真普選只是講出黎大家開心下的虛幻、我們發現香港人最引以為傲的執法機構,淪落至政治鬥爭的戰場,等待滅亡、我們又發現原來找一個地下共產黨員或者一個每年都計錯盈餘但每年都要慳的財政司做特首,我們已經覺得是恩典。用同一個制度選出來的人,一個比一個不堪,仍有人還相信這制度能出一個好的人,這要多低能才做到。「若早知最壞 尚能更壞」我們真以為世情已經夠差,但還可以更差,可以更仆街。要不是,港獨哪會這麼有市場。

當你認為識入波嘅前鋒,最好係俾佢多啲靠近禁區,多啲起腳,可以發揮更大作用。英格蘭話你知,唔好俾眼前嘅知識蒙蔽你,射手一樣可以拉邊,一樣可以以翼鋒姿態出現。但係,唔係喎,史度列治係利物浦未試過打右邊翼鋒架喎。

將歐國杯擴展到24隊加第3名可以出線嘅傷害可以幾大呢?我簡單講一個例子,前晚葡萄牙對匈牙利補時一分鐘,匈牙利隊長迪蘇斯沙克回後場拎波,然後開始同後衛祖夏斯不停互傳,而且係原地互傳,及後送後俾返龍門基拿利,睡褲門神不負眾望以一記花式回敬隊長(洗哂版架喇,自己搵)。你冇想像過,一個只會出現係FIFA上網同人打season贏緊先會出嘅絕招,居然會出現係號稱排係世界杯之後最高水平嘅賽場之中。而最抵死係,葡萄牙真係無人埋去搶。點解?因為大家都明白3:3呢個比數對大家都最好,匈牙利點都係第一;而葡萄牙呢?冰島贏,就係依家呢個結果,第三名出線;冰島和波咩,仲上一格次名出線;好喇,就算奧地利贏波,葡萄牙都可以以三分力壓冰島出線。又點解葡萄牙咁坐定笠六,咪因為佢哋知道只要拎夠三分,而得失球差好過-2就一定出線。

歐國杯唔夠好睇?

歐國杯好睇嗎?要我講,我會話「唔夠好睇」,或者可以刪走埋個「夠」字。只可以講實力較弱嘅球隊比所謂熱門球隊黎得有驚喜。防守紀律、捕捉比賽嘅形勢,同埋不惜氣力嘅表現。但話雖回頭,部份熱門球隊嘅球員,係球會級賽事一整季已經踢左50-60,甚至70場比賽,然後再要去踢一個月強度非常高嘅比賽(而且大部份都係球隊嘅必然正選),老實講都係幾唔人道。從近幾多個大賽睇,球會級比賽太多令國家級賽事質素下降係明顯。減少球會級比賽(尤其係季前飛十萬公里踢嘅搵食表現賽)同增加季中休息時間已經係討論左超過10年嘅話題,但足球已經係商業活動多過競技運動,球員都似生財工具多過運動員,正如你講起歐聯,第一樣嘢都係諗起可以賺幾多錢,多過咩技術戰術個啲嘢喇係咪。所以,國家榮譽,食得架?炒唔炒得起先?

鑑於歐洲國家杯臨近,不少朋友於公司,學校少不免要做下「忽然球迷」,女朋友同老婆又想搭下咀,避免出現馬騮遮眼式尷尬場面,為各位打造快樂而輕鬆嘅社交生活,特出此安全指引,俾大家參考參考。

干地揀嘅最終名單爭議之大,換黎「廿一世紀最弱意大利」之稱-無大牌、無星味、無攻力,老人問題(平均年紀28歲又10個月,史上第二老)。而佢自己係接受BBC訪問都講,今屆嘅意大利係以「outsider」定位,即係爭冠行列之外,亦指出意大利唔係冇有能力嘅年青球員,只係都太嫩口,冇咩國際賽經驗。公平啲講,意大利係有啲唔好彩。第一,干地口中「意大利最好年青球員」嘅華拉堤同「馬神」馬治斯奧一齊踢唔到,兩年黎為左接班派路而做嘅準備完全無用,中場要重新配置。第二,只係兩年時間,又有邊個諗到巴神由天之驕子,變成地底泥,自由落體速度快得令人傷感,變相前鋒又少左個選擇。

我相信,我話德國要捧杯嘅最大疑問,係教練路維,德國球迷都會認同。路維係曾經有過妙筆。08年歐洲國家杯,分組賽第二場輸俾克羅地亞,第三場苦戰奧地利只係靠波歷克一腳罰球險勝,以次名出線。淘汰賽階段,路維放棄高美斯,高路斯雙箭頭陣式,改打4-2-3-1,轉用舒韋恩史迪加打右翼,成功釋放波歷克嘅侵略性,一路戰至決賽不敵西班牙。14年世界杯,路維受哥迪奧拿嘅拜仁影響,模仿西班牙無鋒陣(首先佢放棄左當年德甲神射手傑斯寧),又跟足哥迪奧拿將拿姆擺係防中位。結果,一直都踢唔出最高水準,甚至16強就俾阿爾及利亞迫到打足120分鐘。結果,8強就即刻拎返4-2-3-1出黎,拿姆擺返係右閘,高路斯變返正選,就一路殺入決賽,仲創出1:7神話同第4次成為世界冠軍。

都去到射十二碼仲有咩好怨

喂阿哥,你估互射係好似比賽緊個啲十二碼,有哂儈子手架,好多都係自己認投請纓架咋。去到個個時間仲係講技術咩?仲係講射術咩?(如果係auba就炒左十年喇so9sad)個個時間只係講膽量同身體狀況配唔配合到。好衰都要拎返94年巴治奧黎講,夠大牌喇;近啲,08年都有C朗,一季入40球喇,又如何?

嗰刻,我個腦浮現左好多畫面,好多香港運動員比賽嘅畫面,好多好熱血;但最終都係失敗、輸,或者出局,所謂「雖敗猶榮」嘅畫面。究竟,點解我要支持你哋?你吔究竟俾過啲咩我?然後,又諗起,點解要入場支持港產片,有幾多套睇完出返黎係真係會讚?又諗起,點解要俾錢個app聽廣東歌,有幾多首你會覺得值?又點解,仲要留係香港,點解要「同熱愛這片土地」?呢幾年你俾過啲咩我呀?

既然香港電影同香港波一樣講一晚之後都唔會有人理,都要把握一晚時間講飽佢。其實我覺得《十年》一路個勢都好有當年《狂舞派》嘅feel,直至《十年》入圍埋金像獎,就覺得更加似。要講藝術素養或者技術含量,《狂舞派》同《十年》一定未係最理想,畢竟資源太有限,而且好多位可以更好。但係今年《十年》能夠拎最佳電影而當年《狂舞派》失敗,除左因為香港政治環境嘅急速變化,仲有就係當年遇上左《一代宗師》呢部超班作,而今年,又好似真係冇(但其實我好鍾意《踏血尋梅》)。套電影評論學會當年個句「《狂舞派》係現象級電影」,即係呢部電影已經超越左電影嘅本身,成就左比起拍一部電影出黎更多嘅嘢。倘若冇《狂舞派》,《十年》呢個project就未必行得通。第一個問題—觀眾同投資者點解要俾機會新導演?而又因為黃修平,拍出左一啲真係大牌導演冇辦法再拍得出嘅嘢,大家好新鮮,而投資者又發現新導演原來都係一個selling point,之後先出現恆河沙數嘅新晉導演。

儘管四方議員再奮力拍檯,再用力向咭片蘇大聲疾呼「vote_you_out」,或者再憤怒的說出「今日係香港__最黑暗的一天」;何姨姨和毛姨姨再哭得誇張,再流多少眼淚。但我看見的是,這檯戲愈做下去,就愈尷尬。傳統泛民到現在還不明白,他們這檯戲,真的愈來愈少人看。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