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抽孽緣
抽孽緣
日日打PS4,日文N1 既偽毒撚:D

我見有唔少人以日文文法解釋,話「自動詞」同「他動詞」意思唔同,所以其實唔算係性暗示乜乜乜。我唔認同,自動詞/他動詞只係perspective既問題,即係,你點樣睇你自己「插入」呢個行為呢?

熱血公民去在港日本總領事館遊行,反對任天堂將《寵物小精靈》更名《精靈寶可夢》。新聞在翌日傳至日本網絡討論版,引來不少網民討論。我今天看了很多,我很氣餒,也不想發表自己意見了。你們自己看看,日本網民說甚麼。

真係當堂嚇親細佬。喂,就算你唔識日文都睇到有D野唔妥啦。「包莖」係咩呢?即係JJ包皮個開口太細,令到個龜頭出唔到黎。

涼拌橙皮

一本書可以變成電視劇或電影,我還要花時間讀嗎?我們這一代大概都有資訊量過剩依賴症,影像、音樂、語言、思想,全部都一次過塞進一條影片裡去,才能解我們對資訊的饑渴。要我好好看完一本書,甚至只是一章節,都難過登天。

Everything is on the Table

親友之間交談,A對B說「嘩眾取寵只不過是自我滿足」,隔天B目睹了嘩眾取寵的行為,忽然想起A的話,觀察之下發現不無道理,便同A講「學你話齋,真係……」如此這般,一個概念便可以迅速地擴散。這些事理就像自助餐的菜餚一樣,我們把菜式都放在餐檯上,everything is on the table,你漫不經心地望望菜色,想帶走的便帶走,吃了,吞了,便忘了。但或者往後,你會突然想起這道菜,那我們也算是煮得有一點點價值。

懷石料理唔撚係咁食der

其實個上座係邊面並唔係重點——我想講的是,個老闆娘係冇可能出聲叫客人起身der。

一個音樂人,努力地練習,擴闊自己的音樂視野,鍥而不捨地學習與嘗試,嘔心瀝血地寫下屬於自己的音樂……或者到哪一天,他起碼能用自己的心血結晶,換取一份大土匪雞翼嗎?

東國原自己可能是無意,但旁人看起來這就是風涼話、馬後炮。宮崎與熊本是鄰縣,怎麼可以像置身事外一樣?退任的知事也是政治人物,說話要顧身份呀。但是,東國原其實在任期間廣受支持,為甚麼呢?

くまモン是部長,是政府公務員,他的圖像使用權本來有著嚴格規管,每次使用都需要提交縣政府,使用目的、製成品都經過重重審核方可使用,而且必須使用縣政府方提供的圖像,不可修改——這個過程可以花上整整一個月。成功批核後,還要在使用圖像的附近加上申請編號,所以每製一張圖都要申請一次。

Conditional_love唔係罪惡,我地都只係普通人,我地睇到嘅世界有限,我地嘅愛亦係有限。但係好多人誤會自己係聖人,誤會自己可以無條件地愛人,呢樣野叫unconditional_love。咩叫無條件既愛?德蘭修女窮一生精力去傳道同傳播愛,耶穌被人迫害都冇放棄世人。

教大家一句日文--「やおい」。「やおい」(yaoi)泛指BL漫畫/小說等作品嘅二次創作。語源係「やま(山)なし」、「おち(落ち)なし」、「いみ(意味)なし」,將呢三組詞嘅頭一個字串埋一齊,就係やお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