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秋雪
秋雪
秋雪
九十後宅女一名,不懂咬文嚼字,只是個喜歡把想法用文字表達的超業餘寫作人,有靈感、有感而發就寫!

南山高壽是一個平凡的二十歲學生。有一天乘火車上學時,他留意到車門旁有一名外貌清純的女學生,她就是同樣二十歲的福壽愛美。那一刻他告訴著自己「就是她了」,竟壯著膽子下車就問她拿聯絡方法

節日抑鬱症

每年九月至翌年二月,由中秋節到情人節,香港都會受到一連串的佳節氣氛籠罩。佳節總是被包裝成一個相聚的日子,於是單身的、沒有伴的,在這時候都特別容易患上一種季節性的病,叫做「節日抑鬱症」。

愛自己

在愛情中的愛理應是雙向的,你愛你的伴侶,你的伴侶也愛你。愛的來源總是來自別人身上,他可以很寵愛你,對你百般遷就,你可以什麼都不用操心,因為有他為你打點一切

設定在六十年代,當時就有一間「浪矢雜貨店」,除了賣生活用品外還提供了一項免費服務,就是解憂信箱。街坊可把信件投入雜貨店,回信有的會貼在門口佈告板,涉及私隱的就會放到店舖旁邊的牛奶箱中,到了八十年代,雜貨店已結束營業,但解憂信箱竟然繼續服務。

誰又會榮幸到逃離荒島?

為什麼大家都不計代價的要離開這個小島呢?為什麼有的人要自己辛辛苦苦的紮木筏,有的卻舒舒服服就有郵輪接載呢?環顧這個小島,其實也有基本的生活所需,看著這個大海也挺舒服嘛。但,長居下去就是乏味了點,加上島上的居民、兒時的玩伴一個個離開,偶爾也總會感到寂寞⋯

在情場上,根據非正式統計,在選擇伴侶時,男性的確比女性更著重對方的外表。如是者,「女為悅己者容」,不少女性到了某個年紀,自然就會開始打扮起來,希望能更吸引異性,多無可奈何也開始加入了這場膚淺的遊戲。

嫁.值?

在舊時遺留的重男輕女觀念再加上女多男少的現狀下,女性想嫁,就少不免要進入弱肉強食的愛情市場,年齡、外貌、身材、修養等,統統成為競賽的籌碼可惜青春是有限的,外在條件隨著年日會貶值,於是到了一定年紀仍是單身的女性,就會被社會冠上各種負面的稱號:從以前的「賣剩蔗」、「攝灶罅」、「老姑婆」,到現在的「剩女」、「中女」等,都散播著嫁不出就是沒有價值的信息,而單身也逐漸成為熟女們的夢魘。

做搞手的學問

有了即時通訊軟件之後,約re-u似乎方便多了。以前可能要花時間逐個打電話去問,現在在群組裡打一句訊息就可以同時約很多人了。但是方便約又是否等於容易約呢?少年你太年輕了…

我們每一個人都是逃兵

  (劇透慎入)   第一眼看到《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下稱《逃恥》)的劇情,相信很多人都會 […]

你是一個好人,可是…

或者每個人身邊都總有一個這樣的好人:他既細心又體貼,很會關心和照顧人;每當有人需要幫忙,他都會第一時間盡自己能力去幫,不一定次次都在眾人面前做,有時反而是默默地在背後付出;他從不拒絕別人的要求,即使本來應是對方自己做的事,即使身邊有人看不過眼,提醒他別被佔便宜,他也會笑著說「不要緊」;被問到自己的意向時,他最常說的就是「無所謂」,很會遷就人,也幾乎沒有人見過他跟別人起爭執和衝突。這樣的一個大好人應該值得遇到很多好人好事和好報吧,但事實往往是

重色輕友

當身邊的好友一個又一個出pool,人就開始愈來愈難約。佳節、旅行、好友生日、甚至你生日,好友定必把伴侶放在第一位。就算能約得到她,她還是攜眷出席的,搞到自己像個電燈膽一樣,自討沒趣。慢慢,在佳節的時候,你也開始識趣地不再主動約她們了,甚至一早做好獨自過節的準備了。但更痛的是,當好友竟主動約你過節時,原來只是因為情人沒空,或者跟情人吵了架,甚至回復了單身,然後她們才想起你

BlackMagic基本上是一個猜遊戲規則的遊戲。知道遊戲規則的人會一直在互相問答,讓不知道規則的人觀察當中的規律。當中懂得玩的人就最是樂此不彼,看著其他玩家完全摸不著頭腦,苦惱地思索遊戲規則的樣子,真的很逗趣,尤其是真正的規則原來是那麼簡單。而不懂得玩的人,有的真是玩了半天都不懂,就算給了提示都不明白,總是想得很複雜。不過也總會有些聰明人,玩到中途腦海突然「叮」一聲,然後恍然大悟的說聲「哦!」,笑得奸奸的,你就知道他已經加入了懂玩的陣營了

沒有按這種方式過活的小眾就會被標籤、被白眼,社會會嘗試把這些人改造,「撥亂反正」,說服他們做一個「正常人」有多少好處。但改造失敗的人並不能為社會所容納,相反只能接受殘酷的處決。

在科技年代,寄明信片反而顯得有誠意,有心意;一張有當地風景的卡片,一張當地郵票及郵戳,加上寄信者的親筆字跡及旅程的分享,還有寄信者和收信者獨一無二的關係,構成最獨一無二的手信

現今在追求異性時,whatsapp也成為彼此熟絡的第一關。同時也出現不少過往不會出現的煩惱,如hea覆,話題終結者,已讀不回。

贏在乜乜前?

小時候父母已經喜歡拿子女跟鄰家孩子比較,身高體重學校成績名次課外活動什麼都可以比,現在還有一個害苦不少孩子的口號,叫「別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