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清君
清君
清君
清君,又名若蘭,網上雜誌《3.3》創辦人,刊內【蘭香筆下】作者。寫作風格每多變化,多鋪墊內容以典故,對古詩詞文學略懂皮毛、熱愛古詩創作、愛道家哲思,故沉醉李白、蘇軾作品;同時奉日本無賴派大師太宰治為師,以現代詩人和「香港太宰治」為目標進發。個人fb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k.chingkwan

今吾聞七警罪成,即時入獄,事已至此,全城雖欣喜如狂,但尊駕想必心甚痛之,貴局上下,亦必然悲不自勝,竭斯底里,如喪考妣。值此危急存亡之秋,實非行婦人之舉之時!正義雖得伸張,但市民怨氣未消,哀 貴處昔日尊榮,今因七警張狂無道,暗角操戈,殘害百姓,而全付東流。昔日英明既喪,若要保 貴處僅餘之尊嚴,必先痛定思痛,整頓歪風,換日月出新天,挽回公信,否則 貴處往後執法之路途難矣。

一方面話所謂意見領袖越來越多拖垮晒質素,另一方面呢,本身真係上咗岸嗰啲又唔爭氣,今日所見已經有兩個人係咁。

打家劫舍都唔夠買樓

打家劫舍係搵快錢嘅途徑之一,係咪最有效呢?睇怕未必,而且亦唔係本小利大之事,成日講投資要計回報率,打家劫舍要準備武器,要逃避法眼,要搵著草路線,不成功便成仁啊!

紅白相沖

冇人知推搪者個理由(老婆阿哥走咗)係真定假,只不過請人飲嗰個呢就非常冇禮貌,人哋有親人離世,第一句唔係節哀,而係人唔到、禮要到,重要加埋嬲嬲嘅emoji喎,即係嗰一千幾百重要過人條命,我都認同架,人唔係咁低賤架咩?你日日打份牛工賺嗰幾百蚊日,都係咁上下cheap架啫。

「努力啲啦你都得架」

這世界有各式各樣的人,而早前因為某個契機,讓我想到有種職業叫人生教練,嘛,這是不是一種職業也很難講。不過那個契機同樣都是「教練」,而這兩者的共通點,大概係教人正向思考、解決疑難之類吧。但其實他們的板斧來來去去都是那三幾道,你做不到是因為不敢做,突破到就發現到自己的極限不止那麼小;遇到難題,想、想、想、想、想,總有辦法解決的;一個人做不到就多找幾個人吧,多找幾個人都不能的話就再多找幾個人吧!

抬起眼望望,尚未該絕望

好多人都說,這個年紀理應好好風花雪月,為甚麼一眾年輕人要拋頭顱、灑熱 血?其實毋關年紀事,任何年紀的人都想沉醉於萬千風情之中,但是誰掌握了現在,就掌握過去,誰掌握過去,就掌握未來。簡單將社會分成老中青幼,正值壯年的 不是中、青嗎?那麼青年參與政治,就算不是出來當候選人其實也是正常的,沒有誰能夠代你決定自己的命運,命運自主不是隨便說說的。

政治就是利益吧,你看「泛民主派」的捐款箱、籌旗情況就可明白,再看他們的嘴臉,就更感心寒。香港,大抵從來就無政治罷,一切的政治問題,都只係利益衝突的問題罷。所謂同仇敵愾,哪裡係理念、信念行先?從來,都只係幫你有何著數,大家拍住上可收什麼效用……民主、普選,真係可以當飯食咩?

模糊焦點搞死香港

每年得個行字的七一大遊行,早就被視為軟性維穩,給香港人一個出氣處,遊行完了,好像做了事、打了卡,事情就這樣完了,遊行人數的數字,只是給舉辦團體自瀆之用。但對香港局勢的幫助呢?沒有,甚至引起的思辯都不及一本書或一個人所帶來的影響。

你係咪有特權,你係咪大晒

在講求效率的城市裡,為便於管理,必定理所當然的褒獎遵從紀律,在規矩下生活的人,要大家仿效。然而,那些年只不過是大家暗地裡有共識,現在竟然有學校明目張膽推出「特權卡」這玩意,不得不正視。

人人都是林榮基這回事倒是真的,今朝能「跨境執法」,難保他日你不會君體也相同。但我們又不是林榮基,至少,有多少人會在人身安全受威脅時仍振臂疾呼?甚至,有多少人會在雖仍未陷入危機之中,在知悉後果的情況下,仍勇敢地指出「國王的新衣」的真相?

競爭?打從娘胎出世,唔係,尚未出世已經競爭緊。父母同朋友相較量,幾時結婚、幾時生仔、搵幾多錢個月、住邊度⋯⋯小朋友一出世就係父母生命嘅延伸,要代表父母活落去,而並非作為一個獨立個體,冇自由意志,煮到埋嚟就食,也正好,如此模式正係延續「奴隸統治」,富者愈富,貧者愈貧,權貴同基層之間嘅壁壘愈趨分明,你試圖跨過?「抱歉,門都沒有」。

文唔文學的迷思

流唔流行,根本係睇當時嘅情況,而家金庸小說重好流行咩?我又唔係好覺,但舊時佢確係流行讀物嚟,流行到《酒徒》裡面重複單打,「透露出一陣酸味」。所以,流行文學或者流行讀物,係咪可以完全撇除文筆,只睇創意,只講內容呢?如果內容流於空洞,缺乏令人反省思考嘅空間,又或者越睇越愚昧,甚至「語文中毒」,重稱唔稱得上係好嘅讀物?

棱角變得圓滑,並不意味見人講人話,見鬼講鬼話;固有原則、道德、立場等更應堅守,不是一時左一時右,貫徹始終,其實是很難的事,或許需要極好記性、而且時刻警剔自己的人才能做到;我們不時會回帶,像六八九說自己不是搞政治的材料,現在卻當上了特首;黃之鋒說自己會專注學業,未畢業不會組政黨,現在卻加入並成立香港眾志。

盲目樂觀好快死

任何事情作好最壞打算,其實跟「你想著做一百分最後做到八十分」這種理想與現實差距係同出一轍,只要做好最壞的打算,預測到最差的結果,就能更順心應手的應變,並且因期望與落差相差不大,那也算是能安撫心靈,並已經避免很多錯誤,是以合格確實有餘。

中國製唔係唔好,不過……

長沙灣一宗交通事故,一輛BB車遭衝燈的士猛撞,BB車的製造地和品牌,傳媒都可以大肆渲染一番:那是英國皇室都用的牌子,係英國製的;有說如果係中國製的話,BB早就拋出車外,性命堪虞了。由於我並非行家,故相信新聞資料所引述,嬰兒車係有三套安全標準:包括歐洲標準、美國標準、澳洲及新西蘭標準。但檢驗和測試,製造地是哪裡,跟安全標準並沒有直接關係的,君不見中國製巴士就算不合安全標準,都有「放寬」嗎?

出版路漫漫,難題都萬萬

版稅,即書本定價的某個百分比,用以肯定作者的努力。現時新作者的版稅百分比,大多在於8至10%,有低於8%的,那是極無良心;而版稅,又可以定無論你賣一千本還是一萬本,都是10%;又或者,有遞進式版稅,即某千至某千,10%,超過這個量,12%,再超過,15%,這樣。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