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清君
清君
清君
過氣酸臭作者,咩都寫下,希望娛樂到人,又啟發到人,簡稱渡己渡人。據稱係塔巴文章生成器2.0。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hingkwan.page/

為人師表,係咪冷血㗎,原來做老師就係教學生見死不救、教學生攞自己條命嚟玩。

養我嘅主人,唔知喺邊度識咗個食素嘅朋友,嗱!食素唔同食齋㗎下!

當頭棒喝

人上咗大學,唔會突然間成熟咗,聯群結黨嘅情況分分鐘更加嚴重。喺佢面前,我的確抬唔起頭做人,惡霸呢個時候走埋嚟想訕笑我一番:「咦?係你啊?估唔到你都考到入嚟,同我同宿喎。」

「一生冇做錯事,為何這樣?」係張國榮的遺言,極度無奈。沒錯,為何這樣?為何偏偏選中你和我、為何會有無盡的痛苦、苦難?有人會因信仰,歸於是神的試煉,我不信這套,故此,對於人生很多事,我想都是無解的,即無厘頭的。

你試諗下邊個可以將《無聲彷有聲》演繹得如斯完美?一個冇插線嘅結他,竟然可以發出繞樑三日嘅美好音色;一個以結他為左右手嘅歌手,可以喺台上面當眾掟爛自己部結他。呢種咪就係型,呢種咪就係態度。

超級英雄都只不過是凡人

整部電影節奏緩慢,處處彌漫著矛盾、衝突與及濃厚的抑鬱氣氛。盧根像X教授的兒子、蘿拉則是盧根的女兒……他們三人都是不被國家、社會、組織所認可的,逃亡過程中紛擾不斷,但每一次三人的關係都有所昇華──然而盧根則越趨虛弱,越見無能為力,一次次的半隻腳踏入鬼門關,不再復見強大的自癒能力,再也不是一騎當千可以無雙的殺戮。盧根受毒素折磨,於保護世人和自暴自棄間不停來回掙扎。

我先唔鍾意東瀛啊!

「其實隔離校個東瀛都唔錯啊?」著住一身迷彩綠嘅少女好似喺度試探緊個好朋友對個男仔有冇意思。「有幾唔錯啊?憎到佢死。」「吓?點解?」「我爺爺喺我五歲嗰陣就畀佢捅死咗啦⋯⋯嗚⋯⋯」

你唔坐住個位,又點得嚟讓座啊?每逢返工趕巴士——係啦我知道廿幾歲人重要依賴公共交通工具好可憐啦——趕巴士嗰陣,啲人總係鍾意塞晒喺門口唔行入啲,好啦有人行入啲又點?近落車個位一定好鬆動,甚至,有時啲所謂關愛座、優先座係吉㗎!

一方面話所謂意見領袖越來越多拖垮晒質素,另一方面呢,本身真係上咗岸嗰啲又唔爭氣,今日所見已經有兩個人係咁。

打家劫舍都唔夠買樓

打家劫舍係搵快錢嘅途徑之一,係咪最有效呢?睇怕未必,而且亦唔係本小利大之事,成日講投資要計回報率,打家劫舍要準備武器,要逃避法眼,要搵著草路線,不成功便成仁啊!

紅白相沖

冇人知推搪者個理由(老婆阿哥走咗)係真定假,只不過請人飲嗰個呢就非常冇禮貌,人哋有親人離世,第一句唔係節哀,而係人唔到、禮要到,重要加埋嬲嬲嘅emoji喎,即係嗰一千幾百重要過人條命,我都認同架,人唔係咁低賤架咩?你日日打份牛工賺嗰幾百蚊日,都係咁上下cheap架啫。

「努力啲啦你都得架」

這世界有各式各樣的人,而早前因為某個契機,讓我想到有種職業叫人生教練,嘛,這是不是一種職業也很難講。不過那個契機同樣都是「教練」,而這兩者的共通點,大概係教人正向思考、解決疑難之類吧。但其實他們的板斧來來去去都是那三幾道,你做不到是因為不敢做,突破到就發現到自己的極限不止那麼小;遇到難題,想、想、想、想、想,總有辦法解決的;一個人做不到就多找幾個人吧,多找幾個人都不能的話就再多找幾個人吧!

抬起眼望望,尚未該絕望

好多人都說,這個年紀理應好好風花雪月,為甚麼一眾年輕人要拋頭顱、灑熱 血?其實毋關年紀事,任何年紀的人都想沉醉於萬千風情之中,但是誰掌握了現在,就掌握過去,誰掌握過去,就掌握未來。簡單將社會分成老中青幼,正值壯年的 不是中、青嗎?那麼青年參與政治,就算不是出來當候選人其實也是正常的,沒有誰能夠代你決定自己的命運,命運自主不是隨便說說的。

政治就是利益吧,你看「泛民主派」的捐款箱、籌旗情況就可明白,再看他們的嘴臉,就更感心寒。香港,大抵從來就無政治罷,一切的政治問題,都只係利益衝突的問題罷。所謂同仇敵愾,哪裡係理念、信念行先?從來,都只係幫你有何著數,大家拍住上可收什麼效用……民主、普選,真係可以當飯食咩?

模糊焦點搞死香港

每年得個行字的七一大遊行,早就被視為軟性維穩,給香港人一個出氣處,遊行完了,好像做了事、打了卡,事情就這樣完了,遊行人數的數字,只是給舉辦團體自瀆之用。但對香港局勢的幫助呢?沒有,甚至引起的思辯都不及一本書或一個人所帶來的影響。

你係咪有特權,你係咪大晒

在講求效率的城市裡,為便於管理,必定理所當然的褒獎遵從紀律,在規矩下生活的人,要大家仿效。然而,那些年只不過是大家暗地裡有共識,現在竟然有學校明目張膽推出「特權卡」這玩意,不得不正視。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