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葉希林
葉希林
葉希林
FB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ashleyip.writer2 // 有些人覺得我是S Ho(Super Ho - 很好),亦有人認為我是Asshole。但我還是逃過一劫,至少我爸爸不是姓何,否則一輩子被人叫Ash Ho,應該不好受吧!我有點瘋、有點喪、有點Mean,可以很「港女」,也可以很「狗公」。我的世界是個龐大遊樂場,我喜歡玩好玩的、看好看的、吃好吃的。// 專業推介:《冇料扮四條》、《如何防止另一半偷食》、《請縮開你那隻沾滿K-Y的手》及《女孩,妳真的要在公園親熱嗎?》

你不是方媛

城城情史厚過本字典,近代史是熊黛林和苟芸慧。今天,51歲的Aaron娶老婆了,新娘是29歲的方媛。以後,他們一輩子駕車、吃飯,做什麼都恐怕要慢一點了。

有一次,我們去飲宴,散席後檯上剩下至少半打壽包。我凝望住他,期待他給我一個回覆。此時,酒店阿姐說:「喂,食得唔好嘥,打包啦!」YKW不假思索,應一聲「係」,就左手拿起一個壽包啃下去,右手還夾著一件西瓜,還不忙示意阿姐給他拿膠袋(還指明不要飯盒)。我記得那時我有多心心眼他,忍不著拍了一張照片。不過,結果,翌日我倆幾乎早午晚都吃壽包,我吃了兩個(已挖走蓮蓉餡)扯白旗,結果他下午茶和晚餐都依然在努力。

男人永遠不明白女人就是狗屎垃圾都與姊妹講的習慣。女人就是愛分享,除了跟別個女人分享自己的男人。究竟我們這10幾年在分享什麼?10年前,我們討論中文補蕭源還是Arthur_Kho,然後我會冷言一句:「乜中文要補架咩?」我們更會雀躍討論隔離男校,或補習班的男生有多吸引。

我就是怕讀文科會乞食,否則就報讀中大中文系,而非世人趨之若騖的BBA。17歲的葉希林想,BBA畢業好歹也能隨手拈來Big4的offer,即使我討厭audit,且數學差,但26、7歲能升上AM,給我4、5萬月薪也值得我忍氣吞聲。

直至現在,每次,我聽到《綠袖子(Greensleeves)》都覺得快要被奪命四式題殺到一頸血。一心、允行、ChrisWong,你們別靠近!或者是我沒經歷過什麼大風浪,我真心認為高考(會考還好)是過去廿多年來最恐怖的一段光陰。在職場打滾6年,我沒有一刻覺得壓力比當時大。那時候,我將5科的精讀與筆記一壘壘的分門別類放在客廳,相加起來應該比一個成年男人還要高。明明我已經將筆記讀過過百遍,卻生怕在試場忽然失憶,導致表現失準。我知道,考試「炒」了,我務必要承擔所有責任(solely_responsible),書是自己溫,試是自己考,怨天尤人也沒用。而且,讀band1中學沒拿來一個三大學位,顏面何存?更何況我沒有特別技能。反而,在職場,我認為一個任務的失敗是由集體負責,因為我們是teamwork。所以,之前林鄭的「集體失職」論有丁點道理。

你想看X-men,我想看湯唯。一星期只有7天,當中有兩晚閒日跟你拍拖,但通常大家都無法早放工至可以看7半,再晚的場次太累人。週末有時候,我們兩天都在一起,但又不想連續兩日都看戲。一星期餘下2至3日我要做gym、返屋企食飯及可能約朋友吹水。但誰都知道戲會落畫,咁點好?那不如我先趁你有空檔,一個人看。我是那種要將時間把握得很精準的人。

3天前,我跟范先生到便利店,他指著雜誌封面說:「喂,方力申同Stephy結婚喇喎!」我咬著雪條說:「我一直覺得佢哋可以咁多年好amazing。」中學時代的葉希林,是Cookies的粉絲,我戴口罩時會有人說我雙眼好像Stephy的。我從《心急人上》、《Forever_Friends》聽到《最後一塊》,到Mini_Cookies的《青蛙王子》,然後再見證Theresa變姣、吳家穎變吳雨霏再變洪太,多年唯一不變的是Stephy仍與方力申在一起。然而,這個世界什麼都會過期。

「喂,我有一點需要澄清,我從來冇當過你係雞肋。」我知,你的意思是我們從來都是好朋友,我以免他繼續說客套說話,就轉移視線問他要帶我吃什麼。我照舊讓他發板,他帶我來到一間懷舊裝修的冰室。其實,食物很一般,他點的火腿蛋飯飯不夠熱,我點的焗牛脷飯只是一般茶餐廳貨色,唯獨那杯B仔鴛鴦(也只是阿華田)比一般茶記沖的夠味,應該要的,因為它的價錢足足是人家的一倍。

一段再沒有心跳的愛情

這是他第二次在我面前提及「女朋友」,第一次是讓我知道他跟女朋友拍拖已達4年,第二次就是這晚。女朋友早在一年前就開始向他迫婚,她愈想結婚,他就愈想逃避。他曾懷疑自己不是不想跟這個人結婚,而是恐懼婚姻,跟對象無關,但思前想後就發現,他對他們的下輩子生活沒有任何憧憬,他幻想不到與子偕老會有多幸福快樂。

儘管我寫了超過10萬字的殘酷愛情現實,我仍相信倘若我們找到一個對的人,根本不會覺得3,000天是長,不是那種兩星期才見一次,一直拖到3,000天的情況。就好像從上環地鐵站走到茶家,網友說要步行80級樓梯,我們攀了80級樓梯但半點喘氣也沒有,就到達太平山街,一起驚嘆:「吓,咁就行咗80級。」遇上對的人,我們不會為維持一段感情而感吃力。

為何我不能跟你跑渣馬?

他從後拉著我的手,苦苦追問為何不可。我跟他說,我們是兩個圓圈,中間重疊的部分就是我們的共同興趣,例如到新餐廳試菜、講人是非八卦、去旅遊找些新體驗(沒他的話,我遊不遊也可),還有我其他我們愛做的事情。然而,其餘沒重疊的部分就是我們的個體生活,例如我不會陪他玩跳樓機、跑馬拉松,但非常樂意聽他的分享。不過,本身對逛動物園沒大興趣的我,現在覺得陪他看獅子斑馬幾得意。但絕對,兩個圓圈不能完全重疊。

忽然,我收到Mark的一條短信:「今晚得唔得閒出嚟食餐飯?」Mark就是我之前的健身教練,30歲,高174厘米,中三畢業。上次,我跟他在旺角吃完油炸鬼,我以為我們之間有過的丁點兒火花都一併炸光了,還有待續?中秋節那晚,我說不要因為寂寞而搞著別人,為何現在想破戒?而且,真的破戒了。

不交換禮物,可以嗎?

「呢個人用好興奮嘅語氣同我講,Ashley,我買咗份禮物比你,MerryChristmas!」當時,我見到一個TommyHilfiger的紙袋已心心眼,急不及待伸手接禮物。這男人應該在拍拖前就知道我很喜歡這品牌,因為我經常讚他穿Hilfiger恤衫穿得好看。我喜歡Hilfiger的程度是,我家裡有它的男人香水自用。「你估吓之後發生乜嘢事?」

要重新適應一個人很累?

不論是做朋友、做情人、做拖友,我最喜歡就是彼此「摸底」的階段。兩個人在茫茫人海相遇,有著不同的背景,實在有太多事情可以分享。人,總需要衝擊和刺激,這不是搭過山車及海盜船能給予的快樂。老闆跟我談公事時,常將這句「Please_touch_base_with_XXX」掛在口唇邊,我不知道自己可否成功,但一定不會抗拒這種任務。

「我諗起啲女仔食我啲子。」他淫笑著說。我知他的喜好,他愛「口爆」,然後叫人吞。我嘆一下氣,反白眼,說:「我想嘔返晒頭先食嘅嘢出嚟囉!」「I’m_sorry._I_didn’t_mean_it.」「唔係,其實好好笑。反正,又唔係我食。」然後,二人捧腹大笑。他碌卡埋單,我給他現金。他說:「算啦,唔使。」

Follow,還是Unfollow?

我記得,自己跟Timothy分手的時候已廿多歲,但依然做了一件幼稚極了的事情,就是在臉書Unfriend了他。那時候,臉書已經有Block的功能,但當時的我相信「分手要狠,比相戀勇敢」,所以索性一Unfriend沒回頭。說分手的人是我,但不代表我對分手這回事完全沒有負面的感覺。而且,我這種壞人,不會想在臉書見到他風花雪月的情景。之後,我們因公事重遇,我跟他坦誠這一切,說:「喂,不如你Accept返我個Friend_Request啦!」但幾年來,他都沒有。沒緊要,我沒有深愛過他,他Add不Add我,隨他吧,反正我不是那麼在意他的生活。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