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林非
林非
離經,不欲縛於經書舊說,欲自成一家自成一經。八十後,以追求人生自由之道為己任。

咁講真,對女人嚟講,天性想搵一個比較「生活條件好」嘅男人,的確係幾普遍嘅事,而好公平地,男人想搵一個生得靚嘅女人,又係幾天性嘅東西。但如果有啲情況,個女人好想搵個靚仔,咁佢不惜工本都要約到個靚仔(加埋大波啦,好啦),咁個女人去約會借頭借路畀錢都唔出奇㗎喎。而又當然,如果個女人好有錢嘅,佢又會擔心:吖如果我畀晒錢會唔會好似「嫖」佢咁,佢會唔開心?男人自尊乜乜物物㗎嘛,咁。咁你又要睇返個男人咩情況年紀性格㗎喎。所以一切都是流動的,無定例㗎。

成萬蚊一個 post 喎

圖同片比起文字,更容易可以遮掩到內容同概念嘅空白與謬錯。你可以拍到一條好多特效,好多特別場景嘅片,令人印象好深刻,但你傳達嘅概念可以係錯啲基本嘢,一樣可以令條片爆紅,圖就更加,咁多filter咁容易有高水平嘅相機(手機),加個靚靚模特兒,要人留意真係比以往用文字「深耕細作」難好多。

美容

語言係有力量嘅。一般嚟講,我哋會覺得「整容」暫時都仲係一個好「強烈色彩」嘅字,會畀人聯想係好大工程,好大改變,或者好高風險咁,總之係啲大件頭嘅嘢。所以近年開始好多好特別嘅講法,例如叫「醫學美容」,或者直接描述個做法,好似打Botox咁。

其實理論上(由睇幾份文件仔嘅膚淺角度睇)政府對HA4.0嘅「執法」可以透過批出豁免書來得出一個皆大歡喜嘅結果。因此,到最後,其實HA4.0嘅問題似乎係一個「執法尺度」甚至係「管理問題」多於真正嘅「安全或法律問題」。先唔講一條闊到無譜嘅條例應唔應該毫無保留地守或者應該點改,單單由幾個角度去睇,如安全、人潮、防火、噪音等去睇,HA4.0都唔係乜嘢咁罪大惡極嘅事物,而佢不幸觸犯嘅條例亦或多或少其實係灰色地帶(公共娛樂場所牌照、地契)。最有趣嘅係,喺政府一路吹風話「起動九龍東」、「活化工廈」、「支持文化產業」等口號底下,對呢啲相對「無人無物」嘅表演場地就喊打喊殺。

淡定大方

有人陰謀論話「其實擺明係玩啦」咁。我就咁睇就覺得似真係出錯,影片資料,或者現場樂隊嘅配樂都可以預備定咁多套嘅啫。咁都陰謀論我覺得實在睿智過范舉人。

琴晚睇崑曲,門票係派嘅,但要有啲特定身份先攞得。完場後聽到有人問「呢啲同粵劇係咪一樣」?我真係不免心諗又一張飛浪費咗。樂觀嘅人會話「介紹多一個人去聽都係功德」,我同意,但同時,你見到啲受眾來來去去都用一種好淺薄嘅方式去理解,就覺得好似啲觀眾太唔長進,少少深入啲藝術感受都唔去嘗試理解。

莊僧係仆街

跟我先講十次:曾俊華係仆街,係撚屌,係賤人,係陷家鏟,係佔中。

癖、疵

曾俊華出咗條片,係佢嘅師弟森美作主打,講曾俊華。成條片中唔係推銷曾俊華幾咁有能力,幾咁厲害,幾咁呼風喚雨,幾咁「有為」,而係講出兩樣好重要嘅嘢。第一,強調曾俊華「劍客」嘅身份,教劍同時教做人,打劍係佢嘅嗜好,一個人有嗜好,有寄託,有鑽研,人格性情就健全。第二,男校師兄弟之間嘅「教導」,往往只係點條路你知,你行唔行,點行,點去,唔干涉你,你知道個方法,個精神喺邊就夠嘞。有人話呢種係「role model」嘅示範法,同一般捉實你雙手叫你要咁咁咁做,係好唔同。我認為呢個係香港傳統男校嘅寶貴特質,而正因為呢一點同香港整體教育政策係如此背道而馳,所以傳統男校多有反斗但成功之輩。

聽咗王菲最近飽受批評嘅果場音樂會,的確係有多少失望,但未至於啲人講到咁差嘅。我覺得最大問題係,好多處理細節都處理得比以前粗疏,例如《人間》一開頭唱得感覺好吃力,好重,拖泥帶水,以前唱就帶得出果種輕盈但又咬字清晰嘅感覺。《流星》全曲都好似差啲上唔到去咁,副歌「化作一顆流星」簡直叫人抹一把冷汗。普遍嚟講,王菲成把聲「粗」咗,粗咗唔一定係唔好,演繹某些歌曲時反而會有優勢,但係得其一端,就必然難首尾相顧,另一啲位嘅處理相對就弱咗。佢演繹近年作品《匆匆那年》時反而正常好多。

每逢佳節倍思春

而家既小朋友性觀念係比以前似乎開放咗好多,聽某些細幾年(只係細幾年)既女性朋友講,而家好興咩「FuckBuddy」,大家得閒就扑下嘢咁,但又同時係FriendZone嫁喎。又聽過話好多著名女校既女仔會比較邊個商場既殘廁最舒服最好扑云云。至於種種「先扑野後拍拖」、「一齊唔等如拍拖」、「分咗手得閒上男友屋企含撚」等等,真係全部都聽到我呢個老人家眼都突埋。

如果大家有留意,喺深夜時份會有個政府廣告,講愛滋病的,係一位人士現身說法,話感染咗二十年,定期食藥,其實生活同健康都可以話係無乜問題。Facebook上有個page亦有人匿名地分享作為帶HIV者嘅情況。

當今笛子音樂之中,一般普遍認為北方笛子音樂以「二人台」為一大宗,而伴奏北方「梆子戲」也衍生出「梆笛」之名,普遍認為北方笛藝傳統上以梆笛為主,馮子存、劉管樂可謂北派笛子的開山祖師,苗祥、已故的簡廣易等均是北派的名家。在第一二代的交接中,北派笛子音樂已經暗暗有些演化和轉變,但風格上的硬朗、明亮、爽健,是一脈相承的。

話麥明詩醜樣,其實唔係咩出奇嘅事,只係三個字:講事實。話佢醜樣好刻薄?喂人生唔係淨係得樣貌作為人生價值㗎,話佢醜係無否定佢人生其餘部份㗎,話人「話麥明詩醜真係好刻薄」嘅人,心底裡面先係將「靚」同「(女人)人生價值」掛勾呀,父權成咁嘅?性別壓迫成咁嘅?性別定型成咁嘅?

其實我好少話人中文差,中文嘅嘢,有時別出心裁出格一下,我覺得偶然會有驚喜,但刻意要寫到煞有介事咁,變成寫到一舊舊,矯糅造作,係顯示思維混亂而已。

以我經過呢兩檔嚟講,係垃撚圾、噪音、污染市容、敗壞香港嘅級數。你諗一樣最垃撚圾嘅嘢,然後呢兩檔係比你諗得到嘅更.垃.撚.圾。

一半音,一寸金

喺物理角度,呢類吹管樂器本身係好難造到好低音,而古人亦其實根本唔介意呢一點,因為古人嘅音樂、「民族音樂」根本唔係講求音域上嘅高低闊窄,而係講緊音色嘅變化,樂曲嘅「修養」,旋律線條嘅交合。因此喺東方樂器嘅傳統入面,係唔會話希望造成個系列然後砌一個合奏四聲部出嚟嘅,反而更強調演繹上用氣嘅方法、音色或者指法上嘅變化。

頁 1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