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馮志豪
馮志豪
馮志豪
一名工作了二十年的註冊社工,近幾年在大學及大專任教,經常在想如何成為總幹事(就是總有幹點事)在中學生時代開始以筆名「詠憫」投稿予正義報章之學生園地,大學畢業後,筆跡及聲音出現於南都、癲狗、蘋果日報和香港電台。

不懂反省枉為人

作為龍頭大黨之頭頭,多年以來究竟有沒有好好學習,還是以為過了海就是神仙。那些問題之處,絕非深諳難明之道,相信只有高小初中之犢已能應付。

若說張貼標語乃違法行為,在去年選舉期間高調表示要「香港獨立」的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老早就已經被拉人封艇了,就算未被拘捕都已經由律政司在說明陳確實犯了什麼罪行。時任保安局局長黎楝國在被問到「港獨」觸犯了什麼刑事條例時,他僅稱市民可以向自己的法律顧問請教。

習得的涼薄

年輕人往往是在走上一代的步伐, 冷血涼薄的說話不正正是社會所造成的。正如一名年輕人的輕生,全港的自殺數字和精神病的數字在過去十年不斷增加,特別是年輕人輕生的情況特別嚴重。可是上任教育局局長只將之歸咎為生涯規劃的問題。就算在教改高峰期時,教育統籌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否認排山倒海的教育改革與自殺事件有關,甚至說「 如果係,點解淨係兩位老師(自殺)呢?」

教大怎大教

張仁良校長對此事進退失據,雖然口口聲聲說沒有流出閉路電視畫面,為何網上會出現那些截圖? 雖然口口聲聲說沒有前設進行學生紀律聆訊,為何要將學生放在白色恐怖中,透過與學生會面中表示會有學校說永不錄用的訊息? 雖然口口聲聲說不會未審先判,但對於被問及有否學生被停實習而支支吾吾? 雖然口口聲聲說這有違校規,但是在大學校規內又如何規管道德事件?

擊殺金正恩

自2002年北韓政府宣佈重啟根據《美朝框架協議》凍結的核計劃, 已經引發新一輪的核危機爆發。就算經驗了六方會談、有幾多制裁,北韓始終都對國際社會的聲音置若罔聞。自從2006年開始第一次核試, 至2017年9月已進行了共六次的核試,以6.3的震級來說,是第五次核試威力的十倍。

靠樣不靠譜

同一天的晚上,去了一間中式酒樓晚飯,當日酒樓的服務簡直是一團糟,追殺良久未上菜的聲音此起彼落,反而吸引我留意的是鄰桌六名青年。這六名青年,我相信他們的造型,只要行走彌敦道來回,準會招得幾回警察查身分證的可能。但是在爭罵聲的同時,他們只是在傾計,在追問伙計時,都也是輕聲的「唔該前、唔該後」,與酒樓的聲浪相映成趣。

唔可以怪哂單車L嘅

過往在外地,應該不是媚外,但總覺得單車手是很可愛的。可能人、車和單車的配合很好,彼此融合得很美麗。就像最近在澳洲雪梨,正想過在綠公仔下橫過馬路之際,遠處正見單車駛至,心裡本來吃一驚,因為香港的車手有很多都不理會燈號,奇妙的是他停了下來等候燈號,而這並不是一個偶然事件,而是一項常規,甚至有單車專用的交通燈號, 以及與汽車平排的專用道路。

過往,我都是靠「平安通報站」得知親朋好友在事件中是否安全,往往社交網站比起新聞媒體更快傳通消息,而且亦甚為個人化和地區化。在港澳風災期間,好一些海外朋友不知我離港渡假,紛紛傳來訊息問候,因為外國電視台都有報導香港的災情,我在電視新聞也見轉載了很多群組互傳的片段,外國人可能覺得香港正在水深火熱之中,當然,澳門的情況相對非常險峻。面書史無前例地為受颱風天鴿所影響的地區提供了報平安服務。

天鴿一舖清崔袋

以往常在想,澳人治澳真幸福,既有廿三條、國家領導每次都讚賞澳門,連老大哥香港也比下去,最重要的是每人每年有九千蚊派。在夢幻的角度下,卻比一隻天鴿打破了。

苦讀應考在中國歷史悠久,瘋狂補習、狂熱考試和出盡方法入名校已經由內地傳染至東南亞。劇中的超蓮,就運用了她的聰明和商業天份,將出貓演變成一盤生意,和富家子Pat合謀,由中學出貓至國際考試。導演在處理幾個出貓片段,營造出一段又一段緊張的氣氛,雖然出貓不對,但觀眾卻替他們緊張起來,希望他們能成功達陣。

經驗何價

在通宵航程中,偶爾派野收野期間,空服都會話「馮生想要咩?」、「馮生想飲咩?」,到派早餐時佢仲係咁問, 我忍不住問佢“Why_you_have_such_good_memories?”

回歸以降,無論中央領導、中聯辦或港澳辦大官,抑或是歷任特首,無不經常地說香港人民心未回歸,要加強青少年的國民教育云云。在梁振英上任之初已經大力地推動國教,以致造成了一連串的群眾運動,令國教不得不暫時擱置。不過,自從國家主席在訪港期間重提愛國主義教育,表明要「著力加強對青少年的愛國主義教育」的聖旨下,無論是北風或本地風也作出配合,均逼迫林鄭要做出一些成績來。

扮新思維,其實得啖笑

過去六年,樓價翻了一翻,市民上樓夢碎。作為特區第二把交椅的她,一直沒有良方為市民解困。過去六年都做不出成績,你叫市民又點相信當選後又會做到?而且在助選團中,不少發展商都表態支持,難道將來不需作為回報?對樓價變得合理和令年青人有置業希望,似乎無可能實現。

Carrie,俾關公抖下啦

佢由唔嫁又嫁開面書,叫做「林鄭辦公室」,個名膠到一個極點,扮官方又唔係,抄親民又唔得,仲要好笑到搵幾條友企係後面教佢用面書,話「呢個就係叫打卡啦?」長者中心一個導師教十幾人,個個耆英兩下都上到手,呢個未來行政長官竟然要用四個教你一個,究竟係唔係佢領悟力咁低?仲有,段片學人寫什麼「年青人xCarriexFacebook」,咁樣叫法,鬍鬚曾行快過你幾步啦,抄人都抄到咁差!

我係林鄭你唔係

當香港人習慣食雪雞之際,為漁農界個60張票,無厘頭又話自己喜歡新鮮雞。真係為選票乜都肯制,但係個陣時講到公共衛生有幾咁多考慮,依家轉個頭又開張期票,咁唔係置公共衛生而不顧?

人係人那媽,妖係妖那媽

唐三藏話人同妖都有阿媽生,不過人係人那媽,妖係妖那媽。我無意話林鄭月娥個仔林節思係妖,只不過一提起妖那媽,唔知點解就想起林鄭。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