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健康空氣行動
健康空氣行動
健康空氣行動
「健康空氣行動」是一個獨立的非牟利組織,於2009 年7 月成立,旨在教育公眾空氣污染對健康的影響。CAN 廣泛收集市民意見,藉此推動香港特區政府努力改善空氣質素。http://www.hongkongcan.org/chi/about-clean-air-network/

我之前失業都一段時間,嗰時每月要幫間劏房交租,積蓄就有如滔滔江水向東流。加上我學歷唔多,工種選擇有限,唔係做苦力,就係做厭惡性行業。後黎有個朋友介紹我做「企街」Sell寬頻

阿里巴巴旗下的「天貓」今晨開賣52秒後,全球成交額即超過10億人民幣,6分58秒後便超過100億人民幣,39分45秒後更達300多億人民幣。今年天貓更宣佈設立香港專區(即以港元計價),香港街上舖天蓋地的宣傳廣告,歌頌這個商品半折、免運費和手續費的購物節。

我們應該再進一步問,香港要的城市願景,究竟是馬路與汽車都市,還是做到「以人為本」。溫哥華發表的”A_Health_City_For_All” 的四年行動計劃中,便提到一個「健康城市」應該有什麼確實的計劃和綱領,來提升人的福祉與健康。簡單而言,一個健康的城市,應該由健康的人、健康的環境與健康的社區所組成,要達至這樣的願景,我們不得不確立「以人為本」的綠色交通綱領。

倫敦新任市長薩迪汗(Sadiq_Khan)應對市內空氣污染問題不遺餘力,其決心與措施均值得香港借鑑,其中一項便是2017年起,較舊及高排放的柴油汽車在駛入市心時將落實劃一10元英鎊「污染費」。

超強颱風尼伯特對台來勢洶洶之際,預計周末因而帶來驟雨及雷暴的香港,除了天氣持續高溫燜熱,空氣污染情況亦同樣令人關注!

上星期九龍灣迷你倉大火,以致毒氣籠罩東九龍。健康空氣行動連續3日量度火場附近PM2.5的數值,都錄到介乎40至最高2000微克/立方米的數字。本會更派員進入火場附近的得寶花園單位及平台,發現空氣質素非常惡劣,關窗後的PM2.5數值雖降至40多微克/立方米的水平,但單位瀰漫酸性及刺鼻的氣味,明顯地有大量揮發性的有機氣體在屋內積聚,嚴重影響居民的健康。

香港汽車擁有率之高,即約十個市民就有一人擁有汽車,然而吊詭之處卻是香港駕駛成本高昂,汽油價格更是全球之冠。據監察國際油價變動網站(GlobalPetrolPrices.com)2015年調查發現,本港汽油每公升高達1.96美元,即約15.3港元,較全球各國平均價格的1.1美元高出近80%。以大埔駛往中環長約30公里的路程為例,平均油價達200多港元,當中尚未包括泊車費及隧道與過海費。

在過渡往彼岸的烏托邦之前,我們在過程中無可避免地會燃燒極大量的化石燃料,重新建立龐大的輸電網絡與重組我們的大眾運輸系統。例如香港的能源政策,就似乎看不到改革的希望──到了2030年,天然氣的發電比重佔50%,而煤及可再生能源的合共比重,是20%。合共比重的寫法反映,我們的政府根本沒有缺心,推動可再生能源的政策。

城市大學綠化天台倒塌後,各大院校相繼拆除其綠化天台。多個綠化天台被發現無入則,背後正是政府並無就樓宇結構安全定出清晰的標準指引。早在2007年建築署委託規劃設計公司進行《香港綠化屋頂應用研究》時,內容已建議應及時制訂可靠的標準,惟多年來一直聞樓梯響。

「你覺得香港是一個可持續的環保城市嗎?」如果在香港街頭隨意採訪市民,答案會有多種,蓋因為這種問法本身就隱含有一種否定的傾向,因此不能一概而論。一個城市環保、可持續與否,其實從規劃開始的一刻起就定下了基調——之後的發展也難免不落最初構想、規劃、設計的窠臼。

為什麼單車不可以是既安全、環保和健康的通勤選擇?城市的交通規劃和設計,是否規限了我們對生活的想像?要麼乖乖周末新界單車遊、或是選擇「冒死」在市區騎車,是否只能二元對立?

香港的馬路設計以車為主,政府多數​加​​​建天橋來​​取代紅綠燈​,​​​馬路就可以任汽車通行。​以天水圍的天瑞路為例,居民需要在大街上走400多米,在附近無任何的商舖在旁的情況下,才可以走上行人天橋,走過對面的馬路。​這就是「這麼近,那麼遠」​的行人悲歌。

沉寂多時的啟德郵輪碼頭最近又走進公眾的視野。繼月初瑪麗皇后二號抵港,作為全球最大郵輪公司「皇后郵輪」亦首次將香港列入年度環遊世界航線,該公司的3艘郵輪一共可接載17,000名旅客訪港。政府隆重其事,商經局局長蘇錦樑更發出新聞稿,題為『三「后」訪港締歷史』,配合近日接駁觀塘及碼頭街渡服務,一時之間,似乎郵輪旅遊業在香港的確大有可為。

BBC記者日前在香港做實驗,採用三種交通方式:步行、的士、巴士,並分別量度沿途的空氣污染。結果或許出人意表。坐的士曝露於最多的空氣污染、巴士次之、步行反而最少。分析所得,行人更靈活也有更多空間避開高污染地方,但的士(以至私家車)卻往往受困於馬路上的車龍,乘客避無可避。

雖然政府首次推動五年一檢,但大家要睇實細節,如果唔係五年後又會原地踏步:政府文件話會成立一個由環保局副局長率領既工作小組,並接觸唔同團體,但究竟有關工作小組係如何運作?會唔會包括民間團體,定係只包括對政府友好既商會及專業人士?

所有車輛劃一收費無疑帶來某種行政上的方便,但卻不切合「用者自付」的政策理念。其實政府在其諮詢文件亦有提及,收費可按車輛載客量來釐訂收費水平,理由是私家車載客量少,但其佔用的路面空間並不比巴士少很多,並不是有效率的交通工具。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