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Capa
Capa
要求自己要像相機一樣,要記住每個美麗的瞬間,可惜記憶體已被某人的美麗用光的人。

徒勞無功

其實最傷人的並不是徒勞的無奈,而是當初一切的興奮、期待過後的失落。因為你發現你所認為必然發生的畫面不會出現,就似你的「將來」忽然消失掉,這時候,靈魂就好似迷了路,遺憾的感覺讓你的堅強好似失去意義,更甚讓你想放棄自己。

安全距離

我有一位認識了不久的朋友,她是位婷婷玉立的好姑娘。在最近認識她的過程中,才發現在這纖細的身驅內,收藏了一度剛剛縫合的疤痕,令本來她在我眼中的那份苗條,更顯得弱不禁風。

女人,請珍惜愛球場的男人

「踢波係一班人,好難得會齊,女我幾時陪都得啦」到底「一班人」呢幾個字,我幾耐無聽過?

思念,是一種不會痊癒的病

五年前,那個病得失去理性的我,忘記了自己的軟弱、忘記了一直的擔憂、忘記了一切,只求一個結果。那天晚上,我並沒有牽著你的手離開,但也沒有帶著眼淚向前,只是會心一笑,就完了。沒有錯,就是這般平淡的,就似流水一般,走過了,就沒有了。或許那一刻,在那個瞬間,我的病真的痊癒了,再也沒有病,只帶著叫做回憶的包袱,繼續踏上自己的旅途。

不要成為夢想的奴隸

年輕,的確係人生之中最大的本錢,不過同時,亦是人生中一個缺憾。今日年輕的我們,有的是時間、沒有的是經驗、缺乏的是知識,兩年前,我為自己決定要成為教師,那為何今日的我不能為自己的將來決定要成為工程師?沒錯,這句聽上去就似失敗者的口吻、很沒有志氣的感覺。但事實是今日我們必須要承認:我們還很年輕。

鐵籠的飛鳥

踏入三月,是一段的離歌,是一段我們確確實實知道的離歌。已經害怕失去的我們,將一個一個的,送別我們的朋友…這些人一走,便是半年,甚至一年、四年,你並不知道他們將會面對新的甚麼,你並不知道通訊科技是否能夠跨越地域、跨越時差,你更不知道未來還給你的,會是一個怎樣的人。

每個人,特別是在孤單的路上漂泊過的人,都渴望可以遇到一位月牙、一位無心,遇到一位同樣地在孤單之間漂泊、闖累了的人。在原著中,無心不老不死,也沒有甚麼百年一次的沉睡,只是流浪於人世之間,歷盡風塵,走過不少離離合合,直到已經無力再去主動要求生存再可以給他甚麼,就這樣,在孤獨的大海的中央累了…此際,便遇上同樣地,離家出走,因無力感而對生命沒有甚麼寄望的女子——月牙。

最長既電影——致各位畢業生

當日順口得像用潛意識般無意說出的一句「早晨」,今日都已找不到它的聽眾。每當打開IG、FACEBOOK,發現當日夕朝相對的大家,今日已經四散到各個角落,那時候,我才第一次感覺到原來香港是這麼大的。漸漸發現,已經沒有人再提醒你要交甚麼功課,已經沒有人再提醒你下一堂是甚麼。然後當你發現,你耳朵跟耳機的關係緊密了許多,你會開始煩厭它會之間的密語,令你好有衝動想停止它們每日如是的行為,可是,你還是會戴著耳機……

日本——呼吸中沒有痛的地方

「熱情」是大家對日本的理解,但我更想深一層的理解,日本的「熱情」到底從何而來?十一日短暫的體會中,我發現在日本人的呼吸中,帶著跟香港好相似的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