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賽德克
賽德克
八十後,以讀書睇戲為樂。

正方三角形

人類演進至今,好多嘢係咁變,甚至係字面上最硬淨嘅詞彙,「法律」、「規則」、「公義」、「正直」、「客觀」、「理性」、「標準」、「絕對」,唔同時代就有唔同解讀,正所謂凡事無絕對。

九十年代頭出世嘅人,比八十後慘啲,八十後好彩嘅都食到香港繁榮尾水,但九十後畢業出嚟,香港已經可以用「百業蕭條」去形容。係就係經濟唔錯,海嘯後金融業復甦,失業率得三點幾,但睇真啲個產業結構,一係圍住金融轉,一係就圍住旅遊零售轉。失業率係低,搵工好容易,萬一萬二蚊,餓你唔死食你唔飽,得閒咪去幾日旅行囉,返嚟唔該做埋放假啲嘢喎。

如果蘇軾考DSE

佢細細個考試嗰陣,作左篇《刑賞忠厚之至論》,入面有個咁嘅例子︰話說以前有個大法官叫皋陶,佢判左個罪犯死刑,之後堯帝話大和解特赦個罪犯。咁皋陶又唔gur喎,咪剩剩雞捉佢返嚟判多次死刑囉,但又咁唔好彩畀堯帝知道,佢又行使特權赦免佢。如是者,皋陶定左三次罪,堯帝赦足三次罪。蘇軾就用呢個例子,論證刑賞重寬,寧縱勿枉。

如果你以為︰「那我好好努力,成為少數的精英,不就可以了嗎?」——那你又錯了。「大學畢業生人工偏低」這個接近真埋的說法,相信不用再去論證。事實就是如此,除非入了神科,一畢業人工跑贏大市,或是入了心儀學系,感受到追求知識的樂趣,否則幾年大學教育,又是一場空虛。到畢業時,除了手上的沙紙,再也帶不走甚麼。

當更警大戰休班警

「喂當更警都唔輸蝕架。畀假證供、砌生豬肉呢啲你休班警做唔做到先?梗係做唔到啦!你唔當更點砌人生豬肉呀?哈哈。我只係講一單,唔晒咁多口水,當值警長爆差館格,偷保釋金過大海,呢單都估佢唔到啦。所以話,學隻米老鼠話齋,大家犯事犯得咁開心,咁畀心機,就打個和囉。話晒當班警休班警咪又係警隊,分咁多傷感情呀。陣間同事有壓力啦喎,又要發洩下,搵市民出氣,一個唔該攞多幾分,咁你唔好怨呀」

警界車神

阿強喺條無人嘅「賽道」,用佢最熟悉嘅S型走法,一路片一路片。四周圍村屋嘅狼狗見到架車飄黎飄去,就住架車係咁吠——但呢刻喺阿強嘅耳中,只係聽到好多歡呼聲。喺倒後鏡,見到好多黑影追住自己,但佢相信今晚贏嘅一定係佢。佢專心揸車,再望一望出去,已經分唔到呢道係秋名山定係元朗,亦唔記得自己鬥緊格蘭披治定一級方程式……

同你阿頭有路

「劉偉強,我同你分手喇!咁想知邊個呀嘛?我而家講你知!Raymond_Sir呀,坐三樓嗰個raymond 呀!人地膊頭兩粒花,上年入黎已經高你幾級呀!佢唔似得你,唔係散仔,唔使日做夜做,有時間陪我呀……」

報警?我地咪係囉!

「我屌你呀!而家你地非禮我朋友,仲惡撚過我地。再唔放手我報警呀!」我忍唔住屌返佢。頭先我地三個女仔喺吧枱吹緊水,個矮仔走去阿珊後面挨身挨勢,仲出手摸佢大脾。阿珊都醒目,即刻問佢咩事,佢就笑笑口咁走左。但佢地就成日望過嚟,阿珊唔自在咪話轉場囉。點知一出到門口,個矮仔就同佢兩個朋友追出黎,圍撚住我地,話咩細路女咁臭串。屌,咁你班友樣衰呀嘛。

時光飛逝,主角已是十六七歲的高中生,本就承受着家庭、學業、朋友、情愛與夢想的種種壓力,霎時間被告知要變身做超人,背起整個地球的重量,或多或少都會猶豫。其中,阿丈是最大壓力的一個︰他比其他人大一歲,最大的敵人不是數碼怪獸,而是即將來臨的大學聯招。他早投放了全副心神去準備考試,至於甚麼怪獸襲地球的,是愛莫能助。

重讀失敗之後,為左令自己繼續有書讀,揀左一科稍為感興趣嘅去讀副學士。第一個學期,GPA過三,第二個學期,初戀女朋友同我分手,頹左兩個月,結果爛GPA。當時另一個朋友都考得唔好,佢好有決心咁重讀副學士,而啲學費,佢要一力承擔,問屋企人借。我好欣賞佢嘅決心,但因為自己攞綜援,學費有全數資助,唔畢業嘅話就要還返幾皮學費,所以明知升大學無望,都繼續讀落去。嗰時至明白,原來太多照顧太多眷顧,未必係好事。呢個朋友,會考十五分,三年副學士,最後港大畢業。

六四的本土血脈

我們都知道,一九八九年,全球鏡頭對準天安門之際,遠在千里之外的香港,也掀起了一場「愛國運動」。五月伊始,北京局勢愈演愈烈,香港遊行亦愈行愈多人,愈行愈激動。五月廿八日,八號風球吹襲,吹不熄洪洪怒憤,反吹動了一百五十萬人,冒雨遊行,開創了以後六四晚會上「風雨不改」的神話與傳奇。及後廿多年裏,維園每年都有悼念,少至兩萬多至廿萬,參加的都說「不敢回憶,不敢忘記,風裏雨裏,平反六四」。

高比、聖卡西、和田光司

筆者不是籃球迷,沒有迷戀過Kobe,但這事卻勾起了我多年的神傷,那是魯爾離開皇馬的二零一零年,與卡斯拿斯轉會的二零一五年。兩位絕對稱得上是一代傳奇,他們由初出茅蘆到如日中天,再後來英雄遲暮,夕陽散落。

記得講議論文時,我常說不可盲撐,要先立後破,破而再立,來個正反通吃,然後扯上中庸之道,說人生的可貴在於因時制宜,隨機應變——可是,理論歸理論,人生是人生,現實生活裏,又怎會有許許多多的兩全其美?No Pain No Gain,要擁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要追尋目標與理想,就要學會放棄。未來的日子裏,成功固然可喜,但就算失敗,又何嘗可悲呢?生於憂患,死於安樂,跌得愈痛,先至爬得愈高。其實落雨又有咩好怕喎?曲徑幽通,柳暗花明的人生,比康莊大道來得艱辛,但風光,也比康莊大道來得動人。

「我斷手斷腳都未死,幾時輪到你?」原來一個人的生存價值,也要建立在別人之上,因為別人比自己慘,所以自己就「很有價值」。那筆者反問一句,如果有人四肢皆失,是否就可以自殺?如此思維,倒不如找誠哥出鏡,說句「我賺大錢你都得」,直接鼓勵學生為錢努力好了。

我真係唔敢坐地鐵睇書

如果一個睇住書嘅人唔讓座,其他人就會話你係斯文敗類,地鐵睇書懶高鬥,但連少少禮讓關愛之心都無,學乜嘢人接受文化呀你?試過有一兩次,我驚覺前面有個孕婦嘅時候,已經見到周圍四五六對眼射撚住我

直至二二八全日拉票,我見到屬於年青人嘅群體,屬於年青人嘅活力。而呢份「年青人嘅活力」,包括嘅唔剩止係後生仔,而係支持新興時代嘅中年人老年人。當中有一對滿頭皆白嘅公公婆婆,睇落都六七十歲,住喺九西,但朝早八點已經出到去新東幫手拉票,一直企一直企,企到夜晚十點半先走,呢啲唔叫「年青」仲可以叫咩?而平日只會喺大學reg day出現嘅撼莊盛放,罕有咁喺大大小小各個街站出現。藍衫人喺站外面嘅拉票聲,嗌到入月台都仲聽到,點解呀?因為我地後生囉,有氣有力呀。係,的而且確,我知咁樣好嘈,甚至會嚇親好多街坊,好嘈好兀耳。至所以嗌得咁大聲,係想話畀香港人聽,呢啲係年青人嘅聲音,代表住年青人嘅活力,代表住我地要正正式式堂堂皇皇咁走入一向被「大人」操縱住嘅世界,攞返屬於我地嘅世界。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