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擇言
擇言
擇言
廣東話教師,同時係所有衫都喺uniqlo買嘅毒男,亦都係號稱學新語言失敗次數最多嘅記錄保持者(?)。⋯⋯ 個人FB: Zaakjin Lam ⋯⋯ words.hk計劃: http://words.hk ⋯⋯ Facebook專頁

出聲明了事,係PR 大忌

設計比賽入面有參賽作品,入面有貶低其他人(組織、團體、國籍、種族、宗教等等)令部份人覺得冒犯,可以點做呢?解決問題嘅方法好多,處理得體嘅,可以係好好嘅PR嚟。

點解奧巴馬係我老師?

「吖,總統上任之後,一定要發展新科技嘅。」呢個係奧巴馬今日悟到嘅道理。不過寫實在係太慢,於是佢拎起聽筒,召喚咗Steve入去佢嘅圓桌辦公室。

留意返好多評語刻薄嘅人,要求唔係真係咁高。如果好過九成人嘅先至叫靚,噉即係有九成人唔到合格線,一出相就會俾人恥笑。但係實情大部份人放相上網,靚唔靚都好,大家都會開心俾like。每個人都心知肚明,世上真正靚嘅事物唔多,淨係得靚人靚景可以影相分享,實在太扭曲、太壓抑。所以一般嘅生活照,根本冇人會恥笑,冇人會鄙視。

每年有咁多仆街香港人預約餐廳、住宿跟住唔出現,有冇見過邊次有店家開全名指責?預約唔到應該公開譴責,但係稍為無禮,我諗正常人,日本人又好香港人都好,應該都唔會用開全名嘅形式公開講。即使呢個「博客」嘅行為唔合禮節,店家嘅做法其實更加唔合理。如果冇咗「漏低垃圾」呢一part,你覺得店家可唔可以因為你幫襯少,將你全名公開放喺網上批鬥吖?

坐喺位嘅阿伯,企喺走廊中間嘅阿叔,喺間口僅僅上到車嘅中年人,心入面都喺度諗:「抵死啦你哋班死廢青,咁唔努力梗係上唔到車啦。」

無論大小選舉,每當有啲唔啱心水嘅人當選,總會有朋友喺度喊苦喊忽,話咩香港人唔配有民主,又港豬又盛,認為香港係因為民智未開所以先至有今日嘅政治局面。其實呢套「民主只屬於民智已開民族」理論,正正就係唔認識民主嘅表現。

香港一向都多新移民,主權移交之後可能再多咗。但係以往嘅人喺學校、喺社區都會用粵語溝通,至少喺兩個人講唔同家鄉話嗰陣,粵語會係最正常嘅交際語。家吓呢,係成日見到兩個粵語人,用普通話溝通。就算次次你都話佢哋係新移民,一樣令人憂慮。何況而家已經去到土生土長香港人都噉樣做。

雞,全部都係雞(增修版)

我哋望一望粵語嘅聲調系統先。粵語總共有四個音高,由高至低,張群顯叫做「高亢下沉」,黃志華會叫做「三四二零」。最高音嘅係第①聲(好似「雞」呀「仆街」呢啲),由頭至尾都好高音,同埋上升嘅第②聲(好似「好」呀「醜樣」呀呢啲)。粵語填詞嘅音高主要係睇個字「最尾去到幾高」,所以①②聲係同一類嘅。跟住低音啲嘅係第③聲(好似「廢」呀「瞓覺」呢啲),由頭到尾都係喺中間唔上唔落嘅,仲有第⑤聲(好似「我」「你」「佢」呢啲),最尾都係喺中間嘅。跟住就係稍為再低音啲嘅第⑥聲(好似「係」呀「夢幻」呀「木獨」呀呢啲)。最後就係最低音嘅第④聲(好似「全」呀「人」呀呢啲)。

讀大學之前,生個細路出嚟,先至叫做體驗人生呀!你會多咗好多責任,面對各方壓力,要控制情緒,要練習分配時間,要管理一堆家頭細務。就算係仔仔,都可以趁後生,創吓業,搵啲唔同工種試吓,世界咁大,大把機會嘅。

近藤麻理惠執屋大法

執嘢係一樣專門嘢嚟:一個空間可以有嘅物件實在太多,一間屋入面可能就有過萬甚至六位數嘅物件。屋企、寫字樓、公司、貨倉、舖頭、廁所,每個地方嘅執法都有分別。執衫褲、書本、文件、濕星嘢、記念品嘅方法,有好多細節位可以探討。正因為噉佢先可以不斷出書,出完又出。不過原則,流程呢啲,可以抽象噉講一講。

以前大家好鍾意打三國志。三國志只係得一個目標:你要消滅一切敵人,跟住去統一中原。無論過程係點,死幾多人,主公民望幾低,冇咗幾多個武將,拖咗幾多年,通通冇所謂。因為統一就係唯一嘅目標,亦係唯一嘅價值。明明管理一個城市,百姓安居樂業,商業繁盛,學術有成就呢啲先至係我哋要嘅嘢。三國志入面唔使理,版圖永遠都係公元二百幾年嘅中國,要完成就一定係打晒所有版面上嘅地方,冇得偏安,冇得鼎立,唔係你死就我亡。

IU嘅發音可以學到大致冇口音,聲調、聲母、韻母基本準確,可以完整唱到一首囍帖街。譚仔阿姐?「橫道種過嗲hwa… 」第一句已經炒粉。但係譚仔阿姐除咗墨丸米線三小辣之外,一般都可以傾到閒偈,問吓你細路幾多歲,講吓邊度買餸平,啲嘢新唔新鮮,佢哋可以表達嘅範圍,可以理解嘅範圍,都肯定超過苦練口音嘅 IU 。即係話我哋要量度嘅絕對唔係 *一次性* 嘅能力,亦唔係 *單一方面* 嘅能力。

點解我堅持去廁所唔洗手?

洗手,係一種原則嘅掙扎。廁所塊鏡上面黐咗紙叫大家「節約用水」,但係昇盤側跟又有「洗手五部曲」。逐隻手指捽,手指公到手指尾,掌心捽兩下,洗埋手腕,仲要用番梘。「五步曲」同「節約」,唔可以兼得。洗得手耐就嘥水,慳水就唔衛生。

點解要粵語入文?

我諗起呢本叫《We’re_going_on_a_bear_hunt》嘅書。本書喺英文世界好出名,係講一家人去森林打獵捉熊人嘅故事。世界各國嘅小朋友,睇住英文版或者自己語言嘅譯本,父母可以唱或者讀出嚟,而小朋友會聽得明。

令我覺得最詫異嘅地方,係佢將寫作視為行為藝術。佢每次寫,都一定係寫九十分鐘,每次寫都係八百字。而且每篇入面男女主角、故事情節、段落鋪排、甚至係結尾,都幾乎一樣嘅。做法好似日本嘅傳統壽司舖,食客食嘅唔單只係壽司,而係嗰種對形式嘅堅持。

本土多元,不假外求

喺香港呢,如果用到潮州話、客家話、上海話,噉就已經係換咗第二隻語言,相信大家唔會接受。但係粵語嘅內部口音差異,仲有好大嘅發揮空間。八十年代嘅電影《我愛扭紋柴》就用咗大量圍頭話,馮粹帆、曾志偉嘅電影亦經常會加入潮州口音嘅廣東話;喺《百變小櫻》入面,基路仔嘅角色喺日文版係講關西話,而香港就變咗咬字唔正嘅粵語;喺近期電視劇《梟雄》入面,黃秋生就用上海佬講粵語嘅方式去突顯時代背景。呢啲其實都係一流嘅嘗試。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