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作孽前請先照鏡

有曰「蚤多不癢」,看到鄰國這些人模樣卻欠缺人性的冷血行徑,世上未必有民族DNA,但一定有某種業力令數以億計的人變得不是人,貴國也會地震,43死以上的人連數字也不如,這些賤人一旦被國家埋葬後,他媽的爹的都拿不到他的死亡證,這種嘴巴厲害的人明明心虛到癲,假如明天日本大使館免費派日本公民資格,今日這批仇日先鋒馬上去搶他們認為該死的身份。

懷念荷蘭叻

食慣屎的人吃淡味一點的菜乾都會覺得不妥,四年一度世界杯是次由ViuTV+NOW直播,新人事新作風當然不會有荷蘭叻這種蠢人插科打諢,丫,竟然會有可愛的香港人說「懷念有叻哥的世界杯」。

厲害了,世界第一球迷大國

「国际足联统计,中国球迷购买的本届世界杯门票数超过了4万张,在所有的国家当中排行第九。比西班牙、英格兰等参赛国家球迷购买的门票数都多。要知道,一共32个参赛国,咱们没出线参赛,票房就排到了第九。要是参赛,票房不可估量。」

現在是1+4=14,誰還想寫5?

2018年6月11日將會是香港歷史永誌不忘的一天,傀儡港共政權重判三位政治犯入獄,盧建民、梁天琦、黃家駒分別被判七年、六年及三年半。

誰人用抖音,絕交

《抖音》由介面歌曲到表達方式都是非一般的柒,柒不可耐,柒不思議。

北京大屠殺廿九年,廿九年這些嘴炮似乎一事無成,假如有個人應承了閣下一件事廿九幾年都交白卷,在下相信你早已把他的鳩噏當祕笈,但支聯會這座不可質疑、不能反對、不會成功的祭壇,廿九年來始終如一地販賣道德贖罪劵,當然,永續反對海市蜃樓也能賺大錢的。

岳飛是民族英雄嗎?

所謂「中華民族」,就是以漢人在這片被咀咒之地上為家天下打生打死的幫會血淚史,另附近代中國人劣根性的輸打贏要,漢人霸佔兩河流域時,現代中國人就稱之為「朝代」,然而元清兩朝乃關外民族打敗漢人之後實施的殖民統治,中國人卻厚面皮地把滿人蒙古人的歷史挪為己用,自己祖先被姦淫擄掠,卻把這堆醜聞轉化為「中國人的歷史」,原來誰在北京發施號令奴役漢人,他原本是什麼人都變成「中國人」。

當初政府設立旺角行人專用區的初衷是什麼?看這措施的名字都清楚了吧——讓行人在專用區有路可過,畢竟旺角區如其名,乃旺丁旺財之角落,西洋菜南街-奶路臣街-豉油街一帶人流如鯽,這幾條街的地舖裨益於全九龍半島最暢旺人流之地而生意興隆,遊人愈來愈多但囿於路窄,才有2000年起的行人專用區計劃。

中國或成最大輸家

老實說,我最討厭政治,但看到贏國這種事事鳩噏係唔係都贏的「新聞」,我們不談政治,單單講待人接物態度,贏國早就輸了。

請別把梁天琦君用作造神

坐監當然不是好事,坐政治冤獄更是等而慘之,中共港共對消滅香港人保障自身尊嚴和權益的打擊不遺餘力,匪類思維當然還停留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射人先射馬,牠們以為把一堆意識形態上的「港獨領袖」送進監倉,香港獨立這理想便能被掐死,哀我香港國,一代人才梁天琦君及一眾被港共刻意治重典的旺角騷亂人民皆被送進政治獄。

把「愛國」「民主」這些本質排斥的材料混成一窩翻煲翻煲再翻煲廿九年,猶如一邊服毒一路吃維他命C,這煲政治豬腳薑早已煲乾水了吧?中共用了六十八年去告訴世人:敝黨即「中國」,國就是黨,管你親黨寄生了國還是相反,中國共產黨就是沒有年號的一堆朕,中國即中共,什麼民主就是跟朕分權,這就是不愛國,愛國不需民主,民主了就亡黨,亡黨就是亡「國」,你英美洋奴化外之民不歸順共朝,沒資格說三道四云云。

物先朽然後腐,公民黨這幫尸位素餐的尊貴藍血人就是這種貨色——永續不沾鍋,藍血人永遠參加安全社運,他們參政,只求自我感覺良好,單憑他們的專業資格,早就中產以上生活無憂,參加社運只是為他們的人生履歷表錦上添花,他們消費別人的歷史、尊嚴、人權,靠輿論把持五嶽劍派道德大旗,一把二把三把君子劍無限繁殖

大家開始掛住吳克儉未?

賣港賊林鄭傀儡政府的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每次登場,都會令香港人愈來愈想念吳克儉。

毀掉粵語的幫凶

他特意聘用了一位英語口音不菲律賓的菲傭,充當三兒子的保姆和「英文教師」,小孩是一張白紙,你蘸什麼顏料,他就染上什麼顏色,明明這小子的父母兄長都是發開口夢都講緊廣東話嘅人,偏偏某君為了「栽培」孩子,小孩腦囟未生埋已經被洗腦

令狐沖的劍

如果要用四字概括令狐少俠生平,想必是「不拘一格」,此四字跟「隨心所欲」不同,前者海納百川,後者一旦心術不正,則是隨心所災,害人害物,令狐氏看事情很簡單:真心對他好的就是朋友,就算那人是別人口中的不良份子,他都無所顧忌

民主黨這班扮工政棍現在才消費梁匪,說穿了就是刷存在感——我做緊嘢㗎,天下為公呀,你唔撐我就係鬼係民主罪人,各位別忘記沒完沒了的僭建基本法而來的立法會補選還未完的,民主黨這台窮得只剩下選舉機器的政黨日暮途窮,不攪些佯攻而不得罪現任權貴的花招,又怎能一邊扮為民請命羽擢取選票,一路給現政權鬆章留一手,好讓黨派中的政治老海鮮們搲撈一官半職補補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