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毀掉粵語的幫凶

他特意聘用了一位英語口音不菲律賓的菲傭,充當三兒子的保姆和「英文教師」,小孩是一張白紙,你蘸什麼顏料,他就染上什麼顏色,明明這小子的父母兄長都是發開口夢都講緊廣東話嘅人,偏偏某君為了「栽培」孩子,小孩腦囟未生埋已經被洗腦

令狐沖的劍

如果要用四字概括令狐少俠生平,想必是「不拘一格」,此四字跟「隨心所欲」不同,前者海納百川,後者一旦心術不正,則是隨心所災,害人害物,令狐氏看事情很簡單:真心對他好的就是朋友,就算那人是別人口中的不良份子,他都無所顧忌

民主黨這班扮工政棍現在才消費梁匪,說穿了就是刷存在感——我做緊嘢㗎,天下為公呀,你唔撐我就係鬼係民主罪人,各位別忘記沒完沒了的僭建基本法而來的立法會補選還未完的,民主黨這台窮得只剩下選舉機器的政黨日暮途窮,不攪些佯攻而不得罪現任權貴的花招,又怎能一邊扮為民請命羽擢取選票,一路給現政權鬆章留一手,好讓黨派中的政治老海鮮們搲撈一官半職補補身呢?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是日新聞報導在海濱花園一帶訪問當地居民,原本只是例行公事,偏偏有位女人的被訪內容卻令人髮指——她歡天喜地在鏡頭前說「當日我先生和肇事夫婦同一電梯,他沒事,感謝主」,言談間她一直笑口噬噬,四萬咁嘅口,我明白她是慶幸自己家人平安,但她的宗教不是指導她要信望愛,凡事慈悲惻隱嗎?她還清楚知道有一對夫婦現在仍醫院留醫,感恩還感恩,這信徒能否尊重一下她唸的經?

他朝君體終相同

當戴耀廷也是港獨,而幼稚園管理人竟然以鼓吹小孩「告發同學講廣東話」是正確,天真幼稚兼政治白癡的大部分香港人仍然如在夢中矣。

佛系做人

有些人辛辛苦苦三十年,一朝回到改革前,佛系教徒卻是緣份天註定,你必須花盡心力才令自己看來不費氣力,那些人卻是瞌埋眼戙起對腳,他們卻是真正不費吹灰之力一蹴而就。

《龍珠超》:信賴的宇宙

《龍珠超》終於煞科,本季總共131集,歷時接近三年,這套毀譽參半的舊瓶新酒作品的最後一集的確精彩,我欲罷不能地前後看了四次,本集能夠升上神檯的原因在於兩個字:信賴。

賴民主派

昨天選舉,今日凌晨才點好票,泛民姚君都印報紙時都未敗,是日報紙就有含沙射影「民協累死姚選戰」嘅報導,壹傳媒黎胖子果然有未卜先知之才,預先織定替泛民遮醜的布,人老珠黃瀕臨沒黨嘅泛民棄卒民協就要出來揹黑鑊。每個老闆總是(自以為)英明神武永不會錯,有錯當然也是契弟嘅錯,這種用未落敗已經搜羅黑材料把盟友用來擋子彈的功夫,泛民主派真是香港最強,各位打工仔當真要學返幾招旁身。

九巴照妖鏡

九巴昨日高調招呼日前發起工潮兩位員工,門高狗大的厚顏巨店當然是以生計滅之解雇之,所謂殺雞其實儆不了猴,資方馬上解雇勞方代表,如此赤裸裸的癡撚線行徑,也算是第一世界文明社會奇葩。

古語有云: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世上每一種技藝都沒有捷徑,說有捷徑的人九成幾是搵你老襯,有曰「一萬小時法則」——只要你能鍛鍊任何技藝達一萬小時,你就能變成該項目的專業,這種量化也不打誑。

犯法乃香港公安之日常

呃病假呢,有哪個打工仔未試過呢,其實香港人真的很容易欺騙的,呃人也要專業一點嘛,隨便一位公安三兩萬人工唔少得,去政府診所睇醫生還有優惠,丫這位賊兵哥竟然懶過賊,人家揸支假槍去尖沙咀「行劫」,好歹也有課金買道具和搭車出市區行事,賊兵哥懶到足不出戶用 Windows 小畫家自家製假病假紙欺騙貴公司,還要騙了15個月才有人不慎發現有公安行騙,北區公安局真是天才集中營。

中共國回復帝制,可喜可賀

沒有帝號歷,皇宮沒有皇帝了,太監也失業了,但中國人對「皇帝」依依不捨之情,一直是呢班人的心靈陰霾,當世人在研究飯還是麵比較好吃,中國人仍然一邊吃屎一路罵吃飯的人才是怪胎,他們卻前仆後繼地申請去當吃飯的人,然後滿口飯菜地讚美屎。

他們的政治邏輯就是冇邏輯:港共到立法會申請高鐵/港豬橋/乜乜柒柒爛尾基建撥款,泛民就似包拯上身大叫大吠「大白象基建浪費公帑」,明明是同一個官渣政府同一班人,每次財務預算案時民間有人倡議政府把盈餘還現金於民,泛民這班智力門檻五十的包公又會大義凜然地說「政府派錢非審慎理財」。

買贖罪劵不一定贖到罪

最可怕的是那麼仆街的事隨時只是冰山一角,當慈善也是一座大台,有大台自然有皇上和奴才,封建的架構,封閉的人性,造就皇帝肆無忌憚,奴才還要為醜事隱瞞的歪風,造就舉世聞名的樂施會也有這麼宏偉的枯枝,我不是說世上冇人正在真·行善,可惜人性的契弟就是太容易為絕對優勢的權力而腐敗。

二次創作名創優品

有人賣老翻賣垃圾產品,也要有不分青紅皂白把垃圾當寶貝追捧的劣客,名創優品這家流着終囯人無恥抄襲基因扮日本仔的假貨在香港生意興隆,沒有審美和辨是非能力的香港人當然也要負部分責任。

人生就是如廁

有時候原本你在家時內急,只想去廁所小個便,入到廁所卻發現一片災場——滿地積水,到處髮絲,當中還夾雜不少彎彎曲曲的毛,地布是濕澀的,面盆是骯髒的,馬桶板黏稠,桶底沈澱不少藏污納垢,一片狼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