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撐警大聯盟,害撚死差人

龍和道暗角打鑊示威者的七警終於被裁決有罪,七人需入獄兩年,不準保釋,已被還柙,知法犯法的敗類終於被定罪,老實說,在下沒有特別欣喜,假如如此人證物證表證罪證確鑿的濫暴罪行都不是犯法,那才是黑天鵝,我對郵差派啱信或者法官判對案並不驚訝。

鬚鬚曾當了十年財政司,貪曾梁狗左右手,如果香港人逢官皆恨之,為何他現在會是最受歡迎前高官?難道樣子似卡通人物就會有卡通人物的人緣嗎?還有那個老鼠頭曾鈺成,英殖到中殖依然老神在在的政界老妖,他一直是近年十大最受歡迎議員,他還是忠心耿耿的老黨員,按照教徒邏輯,香港人罵梁匪不罵二曾,甚至奉二曾為新偶像,實在講唔通。

或許正能量能夠感染正能樣吧,他不知那裏來的蘊藏廿年的勇氣,他向眼前這位美女說:「不如妳做我兩分鐘女朋友,陪我行完呢條百萬大道丫」,她莞爾,至於她的答案是什麼?對不起,路人如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女孩最後賣出了一枝花。

真·愛情馬拉松

老實說,這對準新人的均速一點都不慢,假如他倆穿回正規裝備,我隨時看不到二人的燈尾,但他倆堅持以禮服婚紗互相砥礪地享受這段漫漫長路,為的當然是一起走過如此沒齒難忘的真·愛情馬拉松,生活裏已經太多柴米油鹽的計算,他倆這種借馬拉松賦予愛情的瘋狂,煞是漂亮,我在他倆的臉上看到青春的光輝,還有熱誠的火焰。

大徹大悟

每個人做一件瘋狂的事總有動機,跑馬拉松的意義對我來說亦是隨年月在變,想當初只求圓「一世人起碼跑一次全馬」,人生目標全馬三小時完成,到後來追逐PB,整個過程都只是見自己,我想如何、我要如何、我應該如何,「我」是所有跑步故事的核心,我跑故我在,我不跑則渾身不自在。

哭,也要像個男人

「哭,也要像個男人,我也會哭,也歡迎你哭,你哭,因為你心有顧忌,未盡全力,所以打不斷那塊板,你的心理質素要比拳頭來得更強壯。人生比打斷這塊板還要嚴格得多,你哭過後,要勇敢面對問題,靠自己的努力去克服困難,我知道你行的,來,給我再來一次。」

請在打卡前離開火場,OK?

從社交媒體和新聞網站的片段所見:那個燒焦的車廂,猶如被煙薰黑的戰地,一地杯盆狼藉,好幾位不幸被縱火狂徒波及的人在地上負傷,現場竟然還有許多人不是找工具撲火,也不是救人,而是手機鏡頭當滅火筒,他們向災場無意識地拍呀拍呀拍,既無視現場已經無可估量的危機—火燒車廂,天曉得幾時燒着什麼火勢加劇,整個險境早已超越99.99%香港人食玩瞓屌加CCTVB膠劇所累積的認知範圍,那些買嘢唔知碇的人還在一堆猛火前打卡拍片,義務的戰地記者沒有英勇勳章,只是以身犯險的人禍繼承者們。

「廿三條」又如何?

有些人還以為「廿三條」為洪水猛獸,但我認為現在香港立不立廿三條都已經分野不大:區區選舉主任都可褫奪合格參選人資格,小小的立法會主任亦可阻撓民選議員就職,就算只是食環署的芝麻官都可把任何合法競投年宵檔位的團體未開業先封艇,公安配「不誠實使用電腦」這條萬能Key基本上已可莫需有地拉盡任何香港境內的人,還有中共隨時跨境犯法拉人上洗頭艇的特權,此一時彼一時,由一班從不尊重憲法的人講憲制責任,廿不廿三條,香港早已是專制政權合情合理合法地以理殺人的不文明國家。

曾俊華——水泡主義

中共「831決定」親手令「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雙普選」統統流產,順帶清哂泛民主派「大中華民主回歸」嘅袋,但失去理念和目標的政治就是一座無主寶藏,尤其是香港這個列強必爭之金山,獻世派是一大票勝利球迷而自不待言,而這兩年曾經虛火表現的所謂本土派、獨派、城邦派亦在去年陸續被打壓被逼害或自我毀滅,結果2017這場原地踏步的假選舉,民氣民望民意盡歸曾俊華這個避免香港繼續沈淪的最佳水泡。

跑鞋在,人在

一雙健康的跑鞋壽命並不長,惜鞋之人步步皆珍惜,練習和比賽之外絕不會以現役跑鞋代步,慳得一步得一步,此誠愛跑之人的基本心態。

就是不對勁

有甚麼比拜年更費時失事?就是往終囯拜年。終囯是個神奇地方:每當閣下跨過羅湖那道橋,原本的數碼通網絡馬上失靈,換上什麼移動什麼聯通之類,當然,你會被改變的不單是網絡,還有接踵而來的不舒適感覺。

破舊立新

破舊立新,什麼是舊?何謂新?為什麼「舊」就不好,請問「新」有幾新又有幾好,好到要人放棄「舊」?況且這句說話令人聯想起毛澤東以殺人為尚的文化大革——_全國人民盲撐瞎信毛語錄「破四舊立四新」,一班沒有判斷是非能力的愚民竭盡全力把所謂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一一推翻之後,剩下一個任由野心家魔人肆虐妄為的瘋狂世界,人性競相食,親朋互出賣,烙下人類文明的黥印。

一年容易又過年,今年年宵有檔年輕人把某精神說過的「世上只有我們是香港人」印T-Shirt出品,好丫,愈來愈多年輕人認同香港人身份,他們賣衫的利潤還會用作資助被港共老屈「以胸襲警」少女和示威者上訴之用,怎樣看都是好事,但這句普通到不行的說話當然也可得罪城邦高人,精神領袖首先又替呢班同青年新政無關的後生仔扣帽——又政壇道義呀,又道義版權呀,又要落地獄啦,差在未開動他們最擅長的特異功能「皇天擊殺」,替在荃灣露天年宵市場擺檔那幾位年輕人頭頂劈幾道閃電,趁機推銷城邦牌避雷針,刺激銷路。

做特首,易過用八達通

已宣佈參選特首的前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近日頻頻落區做親民騷,不過平日以私家車代步的林太明顯不太熟悉如何乘搭港鐵,她甚至連八達通都不懂用,她入閘時用八達通拍卡後,竟站在閘機前呆望着閘機,顯得不知所措,要由身旁助手提示「得喇,行得喇」,並輕拍林鄭手臂,她才懂推閘入內。

益友

益友是一股氣場,物以類聚,有鬥志有衝勁有目標有執行力的人自會惺惺相惜,你出雞佢出豉油,交流各自本領,同時了解並學習對方的本事,如此教學相長,一見如故皆因識英雄重英雄。

歌手的唯一責任就是唱好他的歌,他體重外貌不要太欣宜,他常識見識也請別太離譜,他不懂的,就別像吸毒吸到被台灣政府拘捕那個蘇什麼康般亂說,他智力理解不到的,又別似一邊討厭政治一路當基本法推廣大使那個王什麼之般虛偽,就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