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泛民黔驢技窮乃咎由自取

香港人不怕做政治義工,但最討厭被騙徒當傻仔,這三四年以來很多熱衷關心社會的年輕人,但大家的熱情只換來所謂自稱反對派的忠誠反對派:泛民主派屢次出賣。

教壞細路?這頂帽子幾咁大,細路如果看到一張相,聽到一句話,人品就壞了,那真的是別人問題?把問小孩的問題外判別人,自己就沒問題了。這個問題,才是大問題。

毋忘「毋忘初衷」

自問認真跑步的跑齡已逾八年,我對最近這幾場不夠滿意的賽事只有兩句評語:力有餘而心不足,有些比賽只需我全程保持鬥志,交出平均的表現便可,我卻半程不上力,結果要靠後段超速去追時間,至於大阪馬拉松則是最近兩星期狀態下滑,浪費了之前四五個月的循序漸進練習和功力。

你的道德不道德

女孩作出面書的伸訴,並不代表她必須當CCTVB劇集那種罐頭式公義女神,報警、立案、假髮大狀打官司、「壞人」終於繩之以法,什麼邪不能勝正BBQ大團圓結局,這種情節很「正常」很「美好」,但以上只是花生友以為的正常,真實世界的人性並沒那麼樣辦戲,肥皂劇爛片的角色只是打份工,搵食啫,犯法都是劇情需要,憑啻任何一位正常人如你我他,做每件事前都會衡量成本回報和後果。

錢志健式民主

因曾在從未發生的「佔領中環」宣傳時聲稱自己會是「佔中十死士」之一的資深對沖基金經理錢志健(簡稱「因健」),他日前以「2047香港監察」組織名義參加中西區區議會山頂區補選,不出所料大敗給自由黨對手,但令人黑人問號的是,事後因健竟然聲稱自己在一個只有5327位選民選區輸差不多一千票也是「沒有輸」。

日本人的月台

近日在下往大阪參加第七屆大阪馬拉松,日前在JR月台看到幾張擺放方向奇怪的座椅:一般來說月台座椅都是靠牆一字打橫排開,乘家直接坐下就是,但大阪JR月台這幾張椅卻不是兩或三座位排開為一組,而是逐張椅鎖在地上,它面向你正望它的右方,簡單來說它們就似小巴單邊座位般排位,每個乘客孤零零地望着「前面」坐。

低端人口

民為重,社禝次之,君為輕,沒有活得像個人的「國家」,「國家」根本什麼都不是,至於君為極重,民輕到似螻蟻的地方,那根本不是國,只是一片人命不足惜的活地獄,中共政府稱人均收入比國家中位數低的人民為「低端人口」,它視人民及人權如草芥,唯黨和權力至上,可見一斑。

做得condom,焉能為人?

何某既是榮休名醫,也是前高官,大半世享盡榮華富貴,功名利祿,要乜有乜,他一世順風順水,就是未試過折墮,此人明明條件豐足有餘,退出收山樂得清閒,遠離共匪就可保平安,偏偏他卻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以為做個乖乖「愛國」的中共契弟便可繼續世界通行然而無視世上文明底線代價,就是要被世界制裁。

比達,請你別太難過

莊子(台譯布爾瑪)是龍珠不可或缺的主角之一,鶴川的聲線陪着多少從小孩到中年仍在每周日追龍珠的同好成長,她就是莊子,莊子就是她,已是不必質疑的擁躉公論,她的逝世教爾等鐵杆擁躉何其惋惜——那份心痛跟有位老朋友逝世的感覺,分別不大。

請槍唱國歌,荒謬實太多

北看台有班「紅衫軍」,全部人一式一樣——紅衫帶五星,一人一枝中共國旗,假如閣下認為牠們不是被組織而來,我會懷疑你的智商,牠們早就孤零零地坐到睇波角度最差的北看台一角,對不設劃位的波飛來說,牠們的選擇也是匪夷所思,很明顯呢班紅衫烏合之眾進場並非為了睇波,爛然也跟香港黎巴嫩任何一方無關,牠們來開工而已。

狂派才是王道

從前的我跟狂派接觸多了,慢慢才發現它們的機械人變形結構比博派精密得多,許多狂派戰士由飛禽走獸轉化而成,當它們被製成玩具後,那種流線型的超合金,簡直是(當年)可變玩具的顛峰技術,我最喜歡的變形金剛——SixShot六變獸,正是廠商技藝結晶。

孩子遠比大人成熟

小孩子參加跑步興趣班的小型陸運會,他一見同班同學即忘我嬉戲,你奔我跑你追我逐,未到比賽時間,小孩已見疲憊,其父母不禁為阿囝不懂留力未識分配體力而少許無奈,畢竟小孩參賽,大人當然希望他贏。

WhatsApp what’s up?

早兩日WhatsApp意外停機一小時,對許多人來說,慘過李香琴冇電視睇。

多好玩的東西,早晚會放低

有心人光速遊戲全攻略固然其志可嘉,但享受遊戲前被完美劇透卻是暴殄天物。

懷念梁振英

可怕的是當有人質疑林鄭為何迫所有中學師生要犧牲學習時間去看法盲論法,牠竟然厚顏無恥到拋下一句「冇嘢可以強迫,你瞇埋眼咪睇唔到囉」,明明是牠借公器屎用,把十幾萬中學師生縛上一片被和諧的港式「學習基本法」樣板戲,現在有人出聲質疑她的荒謬,牠還要佔嘴角上的便宜,此東西好辯而才疏,嗜鬥卻學淺,絕對不是稱職領袖之才,卻是量小思歪獨裁者之物。

泛民除了販民,還喜歡屌民

那位掛蠢橫額的工黨某區議員,竟然用自己的社交帳戶大肆攻擊健吾先生,一邊吹噓自己係打敗保皇黨嘅正義朋友,一路自詡自己在西灣河有幾努力乜乜乜,那種自負和自以為是,一味視所有沒有替他做啦啦隊就是敵人——如此敵我矛盾意識去睇一位市民對貴黨失敗設計橫額的少少意見,唉,看來當泛民卵翼的人,不單閱讀能力欠佳,也不需要理會他們只是當招牌裝飾用的那粒「民」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