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落入凡塵的陳帆

年輕點只係原罪,直情係死罪,就來陳帆局長閣下月經失調都關香港後生仔事,現在年輕人在職貧窮,職位朝不保夕,許多後生仔連住都住不穩,好似已經係外媒皆知嘅常識,嗚呼一香港地土生土長高薪瀆職卸責局長,居然連香港交通太擠塞通勤地獄為患,竟然都係後生仔嘅錯。

香港女首富

「既然妳哋覺得甘比條命咁富貴咁正,咁如果妳個女日後走女首富呢條路,唔知妳哋接唔接受到呢?」

林鄭做嘅陰騭嘢並不比梁匪振英遜色:DQ民選議員、放肆人大釋法、濫告年輕政治犯,以上全是嚴重侵犯人權罪行,昨天還加多一椿拒絕身家清白英國民運人士入境,此人卻深黯潛龍勿用之道:不出面不邀功,不口舌之快,不留任何破綻,坊間那班所謂泛民反對派,既沒政策研究,也吃慣「等獻世派出銃才衝出去成功爭取」的政治殘廢餐,現在他們遇上林鄭這種猶如詠春高手以守為攻的官僚,自從她吮舉成功以來,泛民已經失去所有設定議題能力——對手一條蕉皮都不給你執,你就殘廢了。

那隻貓就是香港的命運

近日終囯殖民婦鳩噏其子被藥房貓所傷,港共殖民地芝麻官旋即光速「執法」,一葉知秋,一單鬧劇見主旋律 —- 現在但凡揹個「中」字出來打橫行的人渣,殖民地苟官定必自動波哈腰打揖,刁婦稱兒子被貓爪傷耳背,用膝蓋思考的人都覺匪夷所思:貓,或者任何動物(除了香港人)被閒人打擾,講手反抗是動物本能,貓被刁孩搔擾,牠出手何其快,必定先抓刁孩雙手,貓又怎會三思而後搲才跳到刁孩後尾枕才搲其「耳背」?

好為人師頗無恥

肇事拳手裁判拳例都是專業的,你睇唔明賽果,唔該學下收嗲,唔係求其一句「黑哨」「黑拳」「勝之不武」萬能Key鳩噏了事,講呢啲冇腦說話嘅人,你既不懂體育,也沒有一滴體育精神,偏偏多少人一唔識拳,二唔曉自量,卻好為人師,笑話就是這樣鍊成的。

網品

有曰「牌品好,人品自然好」,其實呢句話也落伍了,計我話這個網絡時代觀人根本不必碰面,看看他在各社交網站上究竟在做什麼就夠了。

命運自主不是請客食飯

為什麼好端端一場加獨公投只能「勉強」完成呢?因為西班牙政府這個曾經尚算是西歐文明國家一員的政權最近對加泰人做盡最嘔心齷齪無撚恥嘅反人類反文明劣行:西府為了制止呢場冇半粒子彈嘅超和平公投,牠竟然出動大量防暴警察鎮壓加泰人,西班牙境內早已禁用的塑膠子彈,原來西府也藏起了不少供其所謂非常時期打活人靶之用,西府爪牙暴力搶公投票箱、不分男女老幼公然暴打選民、違法鎖票站行報禁,西班牙政府這幾天各種中共北韓式鎮壓異己醜態,如此西的府已經成功爭取淪為共匪暴政之同流。

煙花應該不和誰看

撇除勞民傷財堅持要放煙火的人背後陽謀,把幾千幾百萬的煙花射上天空,光和空氣污染自不待言,把炮彈爆炸一刻的火花當作顏料在天空畫花已經是一件奢侈的事,偏偏世人卻喜歡以這種華而不實的方式去比喻奢華,大家把剎那光輝拍成一幀照片便是「永恆」,猶如把螢火蟲製成標本,之後拿着「它」去印證螢光也能不朽。

別提仍在抱殘守缺自欺欺人的販民卵翼,由司徒華三十年前樹立的唯一道德圖騰——民主回歸中共論,已隨831決定徹底破產,但他們還是繼續吹噓這個哀求中共恩賜民主的癡線瘋夢,這批佔盡三十年政界便宜的政治綜援戶,混不下去的就當自宮代言人,繼續胡混吃子害子的就含血噴人,不是販民契弟的抗爭者就扣鬼帽子,當販民契弟的就只能當一粒左膠,販賣偽道學麻痺同代青年,整條販民生態鏈根本就是舔共獻世派的一體兩面,沒有中共安排的紅白臉崗位,他們什麼都不是。

理性不和平,和平不理性,對呀,你自由地向我語言暴力,我也自由地行駛扑撚柒你的社交暴力,面書,儘管也有些正正常常的謙謙網友,但充斥着更多一味狂妄地鄙視其他人的張狂乖張者,你跟這些除了針對還是針對的人認真討論,你就真的輸到脫褲了。

人比鬼更鬼

三更半夜山人,不怕鬼不畏神,本來無一物,何足道哉?然而深夜山中最可怕的絕非鬼魅異物,而是人,路上就算野生貓狗猴牛,你步你的路,佢渡佢的道,河水不犯井水,然而黑暗中驚鴻一瞥的不明人士,你心中冇鬼,也不知對方心機有否胎,山石花草樹木走獸尚且有跡可尋,一片漆黑中的路人卻比鬼更可怕。

風雨中抱緊自己

解決問題,就是消滅提出問題的人,這已是港共政權之日常,最可怕的是製造問題的人從不承認自己就是問題之源——當外媒都高調認為這個多月來多名年輕抗爭者入獄是政治檢控,並隨之質疑香港所謂一國兩制是否尚存,林鄭之流除了蒼白無力一味否認、抵賴、語言偽術之外,正所謂若要人不知,唔好太低B,堂堂一殖民地之首長卻似一潑皮四,真是港府之羞,港人之恥。

公墓員

何謂「官僚」?這就是一大班漠視現實,永續按本子辦事,這種因循原教旨主義者甚至寧願任由他們寄生的組織死在自己手上,都要偏執於自己那套「少做少錯,唔做唔錯」文化,條文主義者在這個社會很受推崇,他們把判斷是非的能力外判給「規則」——多快好省的處事方式,把自己的腦袋變成要吃飯的電腦,在1和0之間並沒任何0.5,反正就算世界末日都關人隱事,老子有飯吃準時放工就行。

討論自由的自由

法律是人民守的,憲法是政權守的,香港法律現在冇一條白紙黑字寫明「任何跟港獨有關的人和事都是犯法」,舔共走狗們如何鳩噏都不能無中生有,況且就算討論港獨真的是「犯法」又如何?問題不是犯不犯法,自由的定義當然也包括「我明知那件事是犯法,但我選擇『犯法』的自由」。

恭喜共匪自絕於香港人心

香港被中共殖民廿年,渡河蠍子亦不必再藏起牠的尾後針,圖窮匕現,香港之於中共的價值僅存「人滾地留」,閣下不用驚訝也別以為是我危言聳聽,你去中大學生會FB專頁或者蘋果日報跟民主牆之亂有關的新聞留言版看看,那種帝國專制的傲慢,煽惑人心的民族主義蠱毒,早已滲透每個自稱「終囯人」的靈魂,牠們對侵略別人的自豪,泯滅人性的自滿,早已病入膏肓。

咁都算報應?

所謂賤人該有賤報,報應與否,只是兩件完全無關的事,賣港賊做壞事所以仔女自殺是報應?那假如她從此不賣港做返良心教師,她兒子就會復生嗎?各位別腦補太多,母子溝通欠佳、親情不睦、生活壓力之類才是合理一點的臆測,做個事業有成的仆街冚家鏟會死親人?梁振英冚家尚未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