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哪有老奉的敬老?

自從有心人提倡這種政治正確的形式主義,沒品的老人自詡佔後生便宜天經地義,不忿的青年自然怒火中燒——尊敬源自可敬,許多有權利冇哂義務的老賊卻躲在「敬老」呢塊擋箭牌後洋洋得意,竊居上位那些大嘴巴老嘢廢青前廢青後詆毀年輕人,他們回到巴士和鐵困獸鬥競技場中卻借道德壓力逼迫他們口中的廢人屈服。公你贏,字又係你贏,早已飽受社會層壓式委屈的年輕人如何心服?

恩平浸溫泉?好呀,陳謬波你冚家會唔會去?幾時去?去幾耐?最好你班冚家富貴喺恩平浸到冚家富貴,香港人就歡喜。

梁耀忠的判斷力

看到梁耀忠這種百無一用的政工作者,怪不得大家都當不上尊貴的議員——做了半世議員的人,卻連是非曲直都模糊,該堅持到底嘅時候就當逃兵,該收嗲嘅時候卻替匪類貼金,儘管《樹大招風》的任賢齊係幾有型,但那是葉國歡,不是葉繼歡,OK?

貧窮這種病

他尚未淒慘到住劏房,但也只是比下有餘的蝸居,買樓?哪有錢佢老母,在職貧窮的生活一直纏繞他,只要他不丟飯碗,那份薪水夠他生存下去,但生活卻談不上——他曾經是個搖滾青年,但假如他現在繼續搖滾,他就要棄蝸尋劏了。

教識徒弟有師傅

教育是一件有趣的事,傳道人就似農夫,把原本荒蕪的土地和無關的材料,耕作出萬畝良田,看着受教的好友茅塞頓開,天天向上,猶如RPG遊戲升呢——而且這遊不是一堆數字,是真人版,別人進步,也是自己對知識和技藝的昇華,溫故知新亦見今,每趟學習、回故、再學習的過程,了然於胸,刀愈磨愈利,刀法則愈見精進,把一期一會一技一藝都化為獨家的獨孤九劍,充實心中那個小宇宙。

看到「華裔」二字我就上火

那位被丟落機的乘客持美國護照,原籍越南,他的身世跟「華裔」沾不上邊,他根本不是華裔,這個插贓的所謂身世亦對整件事沒半點幫助,現在都廿一世紀了,看到黃皮膚黑眼睛的人就老屈他是「華裔」,是「終囯人」,是「炎黃子孫」,所以美帝鬼佬門高狗大欺侮咱們同胞所以不該,這是多麼愚昧但普遍的沙文民族主義癌細胞。

天生天養

今日香港所謂育兒的壓力,九成九都是自找的——兩字記之曰「鬥爭」,卵子剛成孕,那些準家長已經鬥鬥鬥,胎教要點,坐月要點,奶粉還是母乳,胚胎尚在小器,大人就去報學前班,那嬰兒都尚未生足腦細胞,他父母已經講「學前」,學條蔥麼?這些人害怕執輸行頭慘過敗家,視育兒為走難,如此瘋氣當真癡撚哂線。

苟且偷生也講緣份

如果上帝創造人類,天生我材必有用,那卓子強、葉國歡、季正雄這賊界仨梟雄必定是註定做名匪的潛質:心狠手辣、心思慎密、城府深沈、膽識過人、反社會人格,綜合以上各種特質,這種人不做賊寶是浪費,老實說假如有人做賊做到遺臭萬年,也算是一種成就。

台北市長冇講錯

香港而家就係咁鳩屎,俾閒人夭中要害,大家咪玻璃心,做人嘅嘢,錯要認,柒要企定。柯市長這次扮演國王的新衣那個細路,儘管他超哂齡,老兒不還是值得俾個叻,不過他抽水還抽水,有些基本概念還是含糊不得

鐵血之孤兒不再孤單

睇住呢班被全世界出賣,五十集故事由始至終都只係想「活下去」都咁困難嘅年輕人,#唔好死呢個hashtag實在非常適合他們,這一班被地球統治者視為低等生物的火星戰爭孤兒,年輕人在本故事裏也是天生的廢青,他們因奧加的領導才能和胸襟而羈絆,因三日月和其他駕駛員不顧生死的戰鬥而掙到反抗的力量,從而跟各懷鬼胎的成年人兌換到一點尊嚴,力量、尊嚴、生存,是弱肉強食世界的唯一華爾茲。

只有女人的世界

假如世上男人滅亡,並不會有真正的所謂女權——剩下來的女人只會繼續弱肉強食階級鬥爭,槍桿子出政權,筆桿子掌思想,曾經由男人主導的各種鬥爭,將會由女人中的強者主導,同樣會有被歧視被欺壓被消滅的弱勢女人,儘管世上人類性別只剩下「女」,但箇中角色和玩法不會因大家都是女人而不必分得那麼細,有人,就有利益衝突,就算人類只剩單性,但人性從未變。

執番梘

在下的婚後生活就是執番梘

鞋之魂

再堅固嘅鞋都有穿窿嘅一日,他終於走到生命的盡頭,丟掉一雙陪着我走六年的鞋,堪媲親手葬送一位老朋友,以跑鞋來說他絕對是笑喪,然而笑着喪始終也是喪,對重情的人來說終究是悲哀。

777恐怖時代

中共就是不耐煩了,廿年來殺雞取卵都差不多冇卵用了,夠鐘劏雞,林鄭就是屠戶,陳謬波或者下任財長就是那把劏雞刀,中共國內那個人類史上最大金融泡沫已經亡國亡黨在即,十個煲一個蓋,安插一兩個VIP傀儡幫手穿香港櫃桶,盡快以各種大白象失血工程吸乾公帑,掠得就掠,香港特區一旦終於耗盡庫房儲備甚至日漸累積天額負債,恐怕這個璀璨都市的確光輝到此。

林鄭的松永久秀

學民思潮這攤檔是誰掀翻的?香港眾志又是誰的傑作?在下深信被2012反國教運動所感動而加入學民的年輕人們,他們的初衷的確是一腔熱誠想拯救香港的少年,然而一將功成萬骨枯,學民這牌子紅了黃之鋒,搭單多一位無厘頭女神lized的周庭,其他那些連成員名單都被匿名人出賣的小朋友們,他們的身家底細都被不負責任的組織賣了,這班後生仔隨時去澳門都要被原船遣返,他們不投共,後路生計又在那?

鬚曾這次假戲真做的選舉工程無疑非常成功,單單拿在下的私人面書戶口來說吧:許多從來只有仔女相片和吃喝玩樂的離地朋友,他們竟然會捐款給鬚曾眾籌,還要截圖打卡;有些從未聽過見過他們任何一個更新論政講時事的隱世朋友,他們竟然一家大細追逐鬚曾出巡,還要不斷面書更新打哂卡,一臉引以為榮樣子;還有大量從不分享香港政局新聞的朋友,這兩個月來成了鬚曾宣傳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