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爽健
爽健
爽健
不求聞達於諸侯,只願笑傲賞江湖。

777恐怖時代

中共就是不耐煩了,廿年來殺雞取卵都差不多冇卵用了,夠鐘劏雞,林鄭就是屠戶,陳謬波或者下任財長就是那把劏雞刀,中共國內那個人類史上最大金融泡沫已經亡國亡黨在即,十個煲一個蓋,安插一兩個VIP傀儡幫手穿香港櫃桶,盡快以各種大白象失血工程吸乾公帑,掠得就掠,香港特區一旦終於耗盡庫房儲備甚至日漸累積天額負債,恐怕這個璀璨都市的確光輝到此。

林鄭的松永久秀

學民思潮這攤檔是誰掀翻的?香港眾志又是誰的傑作?在下深信被2012反國教運動所感動而加入學民的年輕人們,他們的初衷的確是一腔熱誠想拯救香港的少年,然而一將功成萬骨枯,學民這牌子紅了黃之鋒,搭單多一位無厘頭女神lized的周庭,其他那些連成員名單都被匿名人出賣的小朋友們,他們的身家底細都被不負責任的組織賣了,這班後生仔隨時去澳門都要被原船遣返,他們不投共,後路生計又在那?

鬚曾這次假戲真做的選舉工程無疑非常成功,單單拿在下的私人面書戶口來說吧:許多從來只有仔女相片和吃喝玩樂的離地朋友,他們竟然會捐款給鬚曾眾籌,還要截圖打卡;有些從未聽過見過他們任何一個更新論政講時事的隱世朋友,他們竟然一家大細追逐鬚曾出巡,還要不斷面書更新打哂卡,一臉引以為榮樣子;還有大量從不分享香港政局新聞的朋友,這兩個月來成了鬚曾宣傳易。

假如我是的鬚曾,難得凝聚了一時無兩的民意支持,他除了做好心理準備等待3.26票箱開啟後的偽選落敗講辭之外,如果就此任由這股集合左中右主流民意之力於3.27_need_work 中消散,實在可惜,假如鬚曾真是想做香港的摩西,在下認為他應該籌備「影子內閣」,趁林鄭傀儡還在往中聯辦叩頭謝票時,剃兒皇帝政權的眼眉。

這個所謂「特首選舉」非選舉,我冇得參選,冇得提名,更沒有選票,所謂論壇只是一場猴戲,三個根本不必賣1194名選委+一隻習總帳的阿伯阿嬋,在鏡頭前佯裝「尊重民意」,稱之為演技都嫌太差,一天只有廿四小時,卻拿十二份之一去看金草莓級演出,睇爛片倒不如睇A片,最少後者是真爽,前者比打飛機更糟。

十個救火的西西佛斯

當然救政治這場火也有扮工人士,一邊點火一路(扮)救火、拿火水救火、用錯滅火筒、靠吹水救火⋯⋯ 冗員無日無之,搵食啫駛死呀?然而正是所謂政壇滿是演員,他們什麼都不缺,肚滿腸肥,只缺理順和解決問題之力, 穿着制服不救火的人唯有玩殘所有後來者,才能力保那套他們早已穿不起的消防衣,後生仔愈是一腔熱誠,愈是荊棘滿途,畢竟除了原本早已惡化的火勢,還多了許多永續救火員阻頭阻勢,年輕永遠是原罪,因為斷人衣食也是問題之一。

再見了板燒雞腿包

一間餐廳狠心裁掉頗受歡迎及好評的食物,畢竟是很不尋常之舉,傻嘅人都知建立一個膾炙人口的招牌菜是多困難的事,就拿我的圈子做例子吧:內子戒吃牛肉,豬柳之類她也不感興趣(她是吃熱香餅餐都會放棄豬柳——我當然是清道夫),唯一能令她陪我吃老麥的理由,便是板燒雞腿包,燒雞肉質比較嫩,它的芡汁亦頗醒胃,在下風聞友儕之間,板雞算是人氣唔差嘅麥當勞食品,快餐來說,吃板雞不會冒險。

法律這種武器

作為那個年初一晚上徹夜無眠的無助觀眾之一,區域法院這個疑竇紛紜的判決,我是震驚但不意外,當然我這種想法的人其實只是這個荒謬都市的少數,更多吃花生連殼食的人是親痛仇快,他們的法治今次終於彰顯,抵撚死啦死廢青云云。

既然打柒韓國勝就是愛國,在下認為愛就是選擇,既然終囯人揀得「有個韓字都要打」,唔好俾佢停 —- 戰國時代有個韓國,快篡改歷史,否則優秀的終囯歷史有個「韓」字,成何體統?先秦法家有位韓非子,終囯歷史兩千年儒法雜種文化源頭竟然有個韓仔,當真不愛國,韓非快改姓,否則拆你墳填你墓。

太監𥄫人做愛?

太監,公公看着別人做愛乾着急,但他更肉緊也不會有子嗣,對不對?

某人披婚紗了,她的前度卻是個女的,她不能向新郎說穿。某人飛黃騰達了,他的錢卻是來自不能說的勾當,更加不可說穿。某人當人妻了,她的心卻還繫在另一男人身上,就算你一清二楚都不能說穿。某些祕密,講出一句救萬民,但碎一人飯碗,那人必定用盡任何手段令你不能說穿

揹着水背水一戰

帶着經驗和能力參加略為勉強戰友的比賽,對我來說也是另一種體會——何謂「隊伍」?跑步是很個人很自私的事,但組隊跑則是很團體很無私的玩法,我聽說過許多一班人興致勃勃組隊參賽,最後不歡而散,畢竟人性就是自私自大自負和自我中心,你看不順眼他力有不逮,他看不過眼你自以為是,相見好同住難一起交心真團結更不易,組隊跑步除了講實力,還要看緣份。

黑白不分的人說白色恐怖

林鄭被坊間戲謔為「689.2」,她被視之為梁匪振英接班人,依在下之見,梁匪才該被稱為「林鄭前傳」——林鄭指鹿為馬功力比梁匪尤甚,閣下別說在下對政治人物特別要求高(其實要求一言興邦一言喪邦的人擁有基本智力,余以為是很膚淺的要求而已),隨便一個人衝出來柒以後,被網民挖苦刁難,無論那是有理之見或無理謾罵,鍵盤之事好歹只算是口頭勇武,受批者心裏或許不痛快,但尚且有免於恐懼的自由,如此小事怎能無限上綱為「白色恐怖」?

為理想,還是為錢幣?

假如今天你是香港公安一份子,學堂教官教的什麼警例警規、服務承諾、紀律操守,原來統統講一套做九套,所謂同僚或者「兄弟手足」,姦淫擄掠、高買詐騙、攪人妻女、屈人夾棍、傷人假證⋯⋯除了好事,其他事差不多都做盡,加上警隊本身已是一個封閉兼權傾統治者的專制官僚體制,置身其中區區一成員,日復日面對有悖個人價值觀的荒人謬事,為黃金去盲從,過不了良心,良心儘管不值錢,但冇良心則人比禽獸更糟,掛冠求去,差不多是唯一活路。

在下不是來事後孔明吹水,上述百零字文稿係人都寫得出,我想談的是許多在網絡上狠批「打假波」「球證優待巴塞」「擺明造馬」之類的寶貴主見。

學富五車的蠢材

許多人以為讀多幾個學位,卡片名銜較長,便是體面,人皆畀面,令他們遺憾的是智慧跟知識往往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