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Echo
Echo

「小姐,我懷疑你哋有預謀策動佔領荃灣」跟住我望住啲警棍又伸又縮,我作為一個貌美如花、弱質纖纖既女人,當然就要數到三,就暈低啦……眾所鳩知,理所膠然地,我再醒返,就已經係差館。我幾時都唔明嫁,點解又係我家姐走嚟接我。究竟係我老豆老母掛住華倫泰日un返粒仔出嚟啊,定係我家姐日嘈夜嘈,但係其實佢先係冇男朋友嗰個。但點都好啦,我家姐都仲係keep住啲死港女tone講咩「呀妹,依家啲警察有冇點點點啊」「呀妹,你見點啊?」「呀妹,嗰件當勞侵真係你溝返嚟嫁?你揀還揀唔好咁劣食喎!」

我今年三十,女人仔一個噉,香港生香港大,勁愛香港。頭髮染既唔係MK啡MK黃,而係暗綠底少少紫色highlight。返工老細唔鬧咩?做咩鬧姐!老細係我啊嘛,實係點都得嫁!

係套戲一開始既時候,阿旦就話「呢13年嚟,我都一直發一個惡夢,仲搞到每晚都失眠」而呢一個夢就係由佢老婆阿Ann(許鞍華飾)帶住個女許喜喜(鄧月平飾)離家出走開始。之後佢老友每次出外旅行都會帶「樽鹽」返嚟畀佢,而梁寬亦將自己屋企啲鏡拆曬,一塊不留。

幾套我一生最重要既卡通片

我其實極愛卡通片,今日把我一生最重要既卡通片寫番出嚟,大家有興趣搵下嚟睇,包保大人都會鍾意~

我對琴晚個uber 司機起咗痰

上咗車,過咗幾個燈位,佢一直冇出聲,一句都冇。佢架車都係一聲都冇,我望到佢隻左手戴一條透明白色水晶鏈、同埋一個黑帶白既運動手帶。佢隻手幾靚,於是我放低我怕悶而帶既科普同文學書,由得啲書跟住架車chok嚟chok去。我只顧諗講咩好。新年流流,就講新年吧!「你新年仲uber?」「新年過咗啦~」

你地所謂收兵優勢,其實有定冇,用唔用都好。伴隨既,甩唔到既就係我出街會好小心,一定會防呢防路(我某ex送畀我既禮物就係啲防狼警報器,即係一拉就會bibibibibibi聲響到仆街噉)。而且我好多時候寧願行冇人既地方多過有人既地方,有人就有機會畀人跟有危險,冇人真係有時比較好(當然你要熟先好行啦)。

為何我會離家出走?

唔單只俾媽媽打,細個既時候都俾家姐打,扯頭髮、連環摑都有發生過,拖鞋打面或是用鐵造既晾衫棍打都有。所以我小二睇書睇到人權,我就番屋企講人權,但最終解釋完都係俾人打啦so9sad。但係無論幾痛幾痛,我都唔會喊,因為喊就係示弱,喊就係輸!

依家有一啲人話唔好標籤窮人,我會話,其實標籤咪標籤囉。只要有人話佢地知唔係得佢地係咁,慢慢佢地就唔會咁難受。然後佢地總會有自己生活既方式,堅毅既程度係你估唔到既。

放蕩女生的自白

在旁邊說三道四講講是非的人是我的誰,如果以為說你看我fb以為我全部的人建議你多跑來看看我fb。我自然不是甚麼人,但我為人總算乾淨,不屑當在私下說齷齪話的小人。

你要識做。女人可以乜都叻,運動叻,讀書好,識金融財經,鍊車勁過曬啲仔。冇問題,但係你要留些少咁多既野俾佢威番次。例如條仔玩開音樂既,佢同你講乜乜鳩鳩協奏曲個陣,又唔知乜鳩乜鳩時期既,你照聽無誤,blingbling既眼神

搭巴士屌人。係一個中國女人同應該等俾人呃錢既香港老坑。佢地又要傾計,又唔坐隔籬,老人家講野大聲條女講野又大聲。條女坐我隔籬,老人坐後面。

要捍衞本土首先要保住香港作為國際城巿,就要保住南亞裔。呢啲關口繼續邊緣化佢地我地只會慢慢冇左多種族既優勢,佢地係一條重要防線。

請工人姐姐照顧小朋友真心我覺得冇咩問題。但一定冇話請工人就特別差啲,差唔差,好睇家長本身點對個工人姐姐。個家長對工人姐姐或者差既,個小朋友有樣學樣,家教好極有個譜。

由於佢想俾我感受到資本主義令人幾咁扭曲,想點番條路我行。佢刻意令我呢啲性工作者連最低工資既收唔到。20蚊餐,同埋32.5港紙原來係差成12個半咁多,我個下真係睇唔透先會鬧佢。依家撳番計數機,我就知道我錯了。

「先生,打尖喎!」

琴日我去7仔入八達通,已經係到我,我張八達通係枱,同左店員講定「唔該」嫁啦(呢個係個人習慣黎)。咁我拎緊錢出黎。係我拎緊錢既個五秒鐘,有個阿叔遞錢同八達通出黎,話「入50」。店員好順手咁幫佢,然後我講左句「先生,打尖喎!」由於我已經一開始打哂招呼咁,店員都有回我,佢好似突然諗起,佢係serve緊我咁,然後就放低左阿生張八達通。

其實嶺大附近既社區一直有其他貓社群,後山、富泰、兆康都有。而後山貓既數量更加係我地無法估算,所以當關注組每次都繪形繪聲地講邊隻貓係被遺棄,甚至係邊度走過黎定居時,我比較重視既係究竟個隻貓有冇舊主人打落既晶片又或者頸圈同紙箱跟住。如果唔係既話,其實好大機會只係由其他貓群走黎既貓。而對於柑仔係唔係家貓,我有以下既回應。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