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蛋捲蝦子麵
蛋捲蝦子麵
隨遇而安,甘於平淡的大學生一名。常常會因想到將來平凡得不再平凡的生活而滿足的人。

通常上莊嘅人都係有幾種,第一種就係博盡嘅,係每一件莊務上面都用盡全力,係每一個活動都會見到呢種人嘅身影,好似唔使理大學另外四件事咁。第二種就係一啲超級潛嘅莊員,無咩事你都唔會見到佢地嘅身影,十次係Soc房都只係見到佢一次。而我想講嘅就係第三種莊員,呢一種先係稱霸上莊界,最識玩嘅莊員。

朋友C就話,我其實從來都無講大學當係一個搵到朋友嘅地方,因為我從來都唔相信友情可以係大學呢一個地方存在,尤其係當你清楚瞭解身邊每一個人嘅野之後,你就會覺得身邊從來無一個人值得你去信任。雖然佢嘅諗法係有啲悲觀,但係我覺得佢講嘅野係完全無錯。當身邊嘅人慢慢開始認識社會嘅時候,唔同嘅價值觀就會開始充斥住其他人嘅心中。同時,你都會意識到呢樣野嘅存在,而去不斷猜度每一個人心裡面嘅惡魔係咩嘅樣,當猜度到攰嘅時候,自然就會對呢個環境失望,失去對身邊嘅人嘅一切安全感。其實,當身邊一個人都無嘅時候,咁樣都未嘗唔係一件好事嚟

以往的我還是那一個幼稚的我,沒有一切的複雜思緒,只是簡簡單單的。當我投入了一切的時候,你卻說要離我而去。在那時,我的世界觀並沒有因為你而崩潰殆盡,但是,留下的是無法觸碰,永久不能磨滅的傷痕。你令我很怕去愛一個人,你令我似乎沒辦法全心投入去愛一個人,生怕受傷的是自己。

對自己的絕望

看著在照片中的自己,彷彿就像一個陌生人般,了無感覺。嬉皮笑臉的我是我給一般人的印象,每一句說話也不知道孰真孰假,就連我自己也被矇騙了。我不斷的在反問自己,到底這樣的我開心嗎,心裡面有得到滿足感嗎?回到家中,看著家徒四壁,就是一個新的輪迴的開始,過著一樣的生活,靈魂和情感一樣空蕩蕩。我不想自己再影響到身邊的人,我不想身邊的人因為我而不快,我不想他們覺得這才是我。

話就話每一個人都有自己嘅私隱,但係有好多時候,自己唔小心將自己嘅人野漏咗口風開花嘅話,就會一傳十,十傳百咁散播出去,但係呢樣野就偏偏唔會散播到去關事嘅人手上,就好似有免疫抗體咁。最慘嘅就係全世界都知道你嘅一件事,但係你就唔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有時我都會覺得奇怪點解會咁。

成日話兩個人相處需要互相忍耐,無一個完美嘅人可以配合到天衣無縫,無兩個人相處嘅時候可以無摩擦。但係究竟宜家嘅呢一個人係咪值得自己去忍耐,去等待,定係抑或應該搵過另一個人呢?呢啲問題嘅答案肯定係無解嘅,因為愛情本身就無標準答案,只係睇吓兩個人有邊個人開始放手,唔再忍耐落去。

一個善忘男孩的自白

男孩曾經在想,自己是不是與其他人不一樣,很快就把一段段的時光忘掉了。小學的時光,中學的荏苒青春,很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男孩覺得自己對情感的處理很不在行,那些中學中友情深厚的同學,在進了大學之後越來越少聯絡。那些曾說過的種種時光,一切一切也深沉在腦海深處。

「你真的很幼稚,你有想過我們的未來嗎?我進了大學拼命向夢想進發的時候,你只是一個沒有夢想的中學生,我們的鴻溝不斷在擴闊。」一字一句也撼動我的心。我只是想說:我其實有想過,你要考試的時候我才不會騷擾你。我也要進你的學科。那時候我只會哭,不懂回應。

係眾多嘅大學OCamp之中,HKO(香港定向)可謂必不可少嘅項目,通常都係用黎為迎新營打響頭炮嘅節目,而呢一個項目就會令一組裡面不同性格嘅FM都盡顯真性情,例如有最熱血嘅博盡組仔(而本人就係其一),有唔想郁嘅組爸媽,有怕熱怕曬嘅組女,都有冷酷自閉嘅深潛組員。雖然係第一個活動,但係從呢一個活動開始,就會知道你所處嘅小組係否會會成為一個友誼永固,開Sem之後依然會Re-U嘅小組。所謂「三歲定八十」,HKO頭三個鐘嘅表現已經能夠定到黎緊8個Sem嘅生活如何,係孤單過定係開心過。

O1——最純粹的數字

O1便成為了純粹戀愛的代名詞,在第一段感情中,誰也不願意成為受傷的一個,便會努力的去維持關係,但是,一段有問題關係總會迎來完結的一天。到你開始對身邊的那一個人感到煩厭,或者是開始會對她所做的事情感到不滿,這便是一段關係完結的導火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