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QT 作者: 薰華 | 輔仁文誌
作者: 薰華
薰華
薰華
塵世中一件無名廢青,除咗偏見同口水就冇嘢多。

德意志城邦論

26個德意志帝國成員國,都保留自己嘅原有制度,除咗3個自由市本身冇君主之外,其他嘅君主都依然在位。名義上佢係一個帝國,結構上佢係一個聯邦。就好似今日嘅馬來西亞咁,各邦(州屬)有自己嘅君主或元首,共奉一個最高元首,而各邦喺一定事務上可以各行其事。不過唔同嘅係,馬來西亞最高元首係輪任,而德意志帝國皇帝係由普魯士國王世襲;而且馬來西亞以聯邦自命,而德意志帝國以帝國自命。

所謂「正史」,其實唔係指「正確嘅歷史」。同時間,「野史」都唔代表係有問題或者係假嘅,只係佢並冇受朝廷認可當「正史」。

根據屯門區議會2016年11月1日會議有關紀錄(屯門區議會文件2016年第32號)顯示,房委會曾向屯門區議會匯報屯門公屋發展最新情況,三/四(東)西由2015年開始平整工程同道路工程,最初係打算起4,000個單位,容納12,000人;2017年5月,房委會又再入紙,打算放寬個西嘅地積比,令該位置可以起到5,200個單位,容納達13,000人。成個屯門第54區嘅公屋計劃初步已經預計容納28,600人,仲未計4A(南)地盤會有1,000個單位,將會喺2020年代中期落成,另外仲加有700個可能係居屋嘅單位會起。咁搞法,雖然唔敢話旺過旺角,但呢個地方仲適唔適合靜養呢?

一個「中國」,兩頂皇冕?

要回答呢第一個問題,首先我哋可以睇返1636年前後發生過咩事。一查之下,原來之前一年,金國出兵攻打蒙古察哈爾部,察部自知不敵而降。而呢個察哈爾部嘅首領,就係自忽必烈稱大元皇帝之後,正統傳承嘅大元大蒙古國皇帝額哲。額哲投降之後,皇太極就成為新嘅蒙古大汗,第二年就正式稱帝。

成日有人話普通話冇入聲,所以讀唐詩就唔押韻。雖然我明白呢啲人士係愛粵心切,但愛都唔可以亂咁傳啲錯嘢嘅。既然我咁講得,你都估到,我係想講呢句嘢係有問題嘅。要講點解有問題,首先我哋要認識下咩叫「唐詩」先。為增趣味,我唔直接答你,我畀你睇下詩先。

韓式史學家

1909年,由於勇武派安重根將反對日本即時吞併韓國嘅伊藤博文殺咗,第二年日本就正式吞併韓國,大韓帝國滅亡。就喺韓國亡國之後嘅一兩年,韓國出現咗一部奇書,名曰《桓檀古記》。內容講述桓因之子桓雄下凡建立倍達國,桓雄又助一熊化成人,然後娶熊女而生子王儉。王儉於開天之後1565年,建立咗檀君朝鮮,係朝鮮嘅開國君主,仲話佢哋派過人去幫帝堯治水添,連韓文都係嗰時就有。呢個開天之後1565年,後嚟又話係公元前2333年喎,即係開天嗰時差唔多公元前4000年,韓國文明原來有成6000年歷史呀!其後一段時間,「檀君」就成為韓國史界嘅新寵,不斷有檀君歷史書出現。

請答自己一個問題,「SoHo」中文係咩?係囉,咪蘇豪囉,冇問題呀?但係當你去google一下SoHo,第二個搜尋結果,佢係寫住:……

歷史傳聞就係咁煉成

牛頭角姦劫案,警方極速鎖人、好似破到案咁,然後疑犯又喺警署入面自殺身亡。相信事態發展至今,大眾都唔會再聽香港警察之後點去解釋呢一件事。因為大家都已經定性咗,認為警察係捉人交數再殺人滅口

睇下留返落嚟嘅包,除咗魚柳包之外,材料都同其他包有一定共通點。魚柳包唔死嘅原因,可能係早餐佢都有份;豬柳強亦係同理,早餐有同佢共用料嘅餐,所以可以唔死住。脆雞塊辣雞,應該係同新嘅懶豪華辣雞包同一塊嚟(冇食過唔知),不過由於自此以後我唔會喺老麥叫雞,所以我以後都未必有機會確認囉~至於板雞嘅消失,睇返個新嘅懶豪華燒雞包個樣,估計係因為同個新包定位相近(甚至連塊雞都可能係板雞塊雞嚟),為免平包同貴包爭客,自然取消埋。

道家者流與同性戀

同性戀人士一直係唔少基督教團體針對嘅對象,尤其是當佢哋提及到同性戀婚姻呢個議題,佢哋會努力咁由佢哋嘅經典入面索求反同性戀嘅觀點。但佢哋似乎唔記得咗,以佢哋經書嘅觀點去睇婚姻,其實得兩種:一夫多妻或者終身不娶,而且對近親結婚同收繼婚亦都唔排拒。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結合,以及同性戀呢啲希臘羅馬風俗,其實都唔係《聖經》支持嘅。所以,佢哋亦只不過係斷章取義,拎有用嘅《聖經》章節嚟支持自己嘅觀點;不過佢哋係醒目嘅,因為至少冇去苛求希伯來先祖,指摘佢哋一夫多妻同亂倫,因為呢啲章節喺佢哋斷章取義嘅時候已經略過晒唔提(唓)。

有一張呢,就係嚮黑沙海灘嘅相嚟嘅,有個媽媽跪嚮個仔面前,露出乳房畀個仔企嚮度啜。先唔話佢點解個仔應該已經會行會走,冇五歲都有三歲仲要食人奶(佢哋話食到幾歲得架喎),嚮黑沙當眾餵奶係咩事先?嗱你話廁所喂奶唔好,咁依家澳門係唔係窮到哺乳巾都冇條先?冇哺乳巾搵條大毛巾都得啦?

「共產黨冇好人」,呢句我信。因為即使真係立心為國為民嘅共產黨人,心底入面都只會係普魯士式集體主義嘅餘緒,企圖將斯巴達咁嘅劃一整齊帶去世界上每一個角落,為反文明嘅共產黨掌權者作倀。但你問共產黨有冇值得佩服嘅人,我會答你:陳雲。

《武狀元蘇乞兒》載譽歸來

話說當年,蘇察哈爾燦得罪權貴,仲要考武舉作弊斷正。本來依法都唔足以治其大罪,只係抄家啫。不過「皇上出到聲嘅,要加碼梗係得啦!」臨時加一條專門針對佢嘅罰法,要蘇燦父子一世行乞。本嚟蘇氏父子都仲可以坦然面對,遣散家眷僕人之後,仲識「笑住走」。而且蘇燦雖然目不識丁,但係武藝過人,街頭賣藝都仲搵到食嘅。點知又有趙無極出嚟要「按本子辦事」,奪其生財工具之餘,更將蘇燦打成重傷,手腳經脈盡廢。蘇燦自此意志消沉,真正淪為乞衣。

今天想談的不是∀高達本身,而是在∀高達內一個不大不小的話題:當人類遇上超前的科技,但又不懂得駕馭這些科技,更不懂克制利用時,會發生怎樣的事情?

你上過青城山未?

青城山離成都唔遠,好近都江堰。古語有云:青城天下幽。此言本非虛。不過如同好多名山大川一樣,只要有人,幾幽靜雅緻嘅地方都會變成江湖。

呢兩日有班人,無啦啦去奧樂蜜C個專頁度,大量留言話代言人盤菜瑩子「唔得」,令佢哋唔會買云云。先唔論佢哋其實有冇買(利申先我未買過,因為一向唔好呢類飲品;廣告都係睇過一兩次,因為屋企冇電視),到底佢哋嘅一星洗板行動同宣稱罷買行動,係打中窿多嘅位,定係窿少嘅位呢?

頁 1 / 71234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