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薰華
薰華
薰華
塵世中一件無名廢青,除咗偏見同口水就冇嘢多。

有一張呢,就係嚮黑沙海灘嘅相嚟嘅,有個媽媽跪嚮個仔面前,露出乳房畀個仔企嚮度啜。先唔話佢點解個仔應該已經會行會走,冇五歲都有三歲仲要食人奶(佢哋話食到幾歲得架喎),嚮黑沙當眾餵奶係咩事先?嗱你話廁所喂奶唔好,咁依家澳門係唔係窮到哺乳巾都冇條先?冇哺乳巾搵條大毛巾都得啦?

「共產黨冇好人」,呢句我信。因為即使真係立心為國為民嘅共產黨人,心底入面都只會係普魯士式集體主義嘅餘緒,企圖將斯巴達咁嘅劃一整齊帶去世界上每一個角落,為反文明嘅共產黨掌權者作倀。但你問共產黨有冇值得佩服嘅人,我會答你:陳雲。

《武狀元蘇乞兒》載譽歸來

話說當年,蘇察哈爾燦得罪權貴,仲要考武舉作弊斷正。本來依法都唔足以治其大罪,只係抄家啫。不過「皇上出到聲嘅,要加碼梗係得啦!」臨時加一條專門針對佢嘅罰法,要蘇燦父子一世行乞。本嚟蘇氏父子都仲可以坦然面對,遣散家眷僕人之後,仲識「笑住走」。而且蘇燦雖然目不識丁,但係武藝過人,街頭賣藝都仲搵到食嘅。點知又有趙無極出嚟要「按本子辦事」,奪其生財工具之餘,更將蘇燦打成重傷,手腳經脈盡廢。蘇燦自此意志消沉,真正淪為乞衣。

今天想談的不是∀高達本身,而是在∀高達內一個不大不小的話題:當人類遇上超前的科技,但又不懂得駕馭這些科技,更不懂克制利用時,會發生怎樣的事情?

你上過青城山未?

青城山離成都唔遠,好近都江堰。古語有云:青城天下幽。此言本非虛。不過如同好多名山大川一樣,只要有人,幾幽靜雅緻嘅地方都會變成江湖。

呢兩日有班人,無啦啦去奧樂蜜C個專頁度,大量留言話代言人盤菜瑩子「唔得」,令佢哋唔會買云云。先唔論佢哋其實有冇買(利申先我未買過,因為一向唔好呢類飲品;廣告都係睇過一兩次,因為屋企冇電視),到底佢哋嘅一星洗板行動同宣稱罷買行動,係打中窿多嘅位,定係窿少嘅位呢?

支離疏者想飛

《支離疏》於1995年推出。典出《莊子·人間世》,云有一人天生殘疾,下巴近肚臍、兩肩高過頭頂、頸椎向天嘅怪人,於世無補,備受賑濟。莊生講及此人,意在「無用之人得養生」,世人以為支離疏者廢人,其實是因為其廢,故能得享天年。黃秋生《支離疏》用此典,或會以為此張唱片以廢為題。殊不知,此《支離疏》並非莊生書中的支離疏者,反而是楚狂接輿一類傲嬌之人,自稱廢人,其實是心繫人間世,想要飛,又飛不走。

今朝返工又見到讓坐事件

有個女仔本嚟企我後面,企企下就喺架巴士度踎咗喺度。本來我都唔發現,係有個坐喺度嘅大嬸嗌:「喂阿女你冇事吖嘛??暈車浪就坐下啦~~」咁個女仔就答:「唔使啦仲有兩個站落喇!」

細數歷任立法會主席……啲票

第一位係施偉賢爵士,1980年起任立法局議員,於1993年起擔任立法局主席;但本身1991年起香港總督作為立法局主席只係禮節上嘅角色(類似香港總督擔任各大學校監咁,具有實權,但慣例唔會運用),所以會委任一位立法局副主席實際處理立法局事務,呢一位副主席就係施偉賢。1993年總督唔再兼任立法局主席,副主席之位廢除,但當時議員互選之下仍由施偉賢任立法局主席。當時立法局選舉制度每屆都會改一次,多少仍係過渡性質;立法局會期又已經過咗一半,換主席亦無謂;所以施偉賢爵士做「無票主席」算係情有可原。

斷壁破宅:訪輔仁文社故址

訪輔仁文社百子里故址,一言以蔽之:斷壁而已。未詣社址,網絡上得悉此處已改作公園,觀其照片,以精美磚石舖築,已覺無謂。及親臨百子里,只見斷牆四壁,並立坡上,壁間築徑穿行,名曰歷史走廊,以著革命早年,楊衢雲並輔仁文社相關之四事:立社、攻穗、攻惠、遇刺。其中行軍地圖著及香港,竟夾註「英佔」二字。當世惟中共著史敢眛於史屬,以英屬為英佔。百子里之活化,名為紀念輔仁文社革命事蹟,實係為孫文攬功,為共匪歪曲史實而已。

本土派及自稱本土派全港總得票|熱·普·城:154,176AllinHK:81,420眾志·列陣:173,122就咁睇係唔係覺得其實熱·普·城真係好有人望呢?原來都係差眾志·列陣唔夠兩萬票,但人哋出幾條飛中幾條,熱·普·城就得一張名單入到;AllinHK仲過份,得八萬票拎兩席,真係離晒大譜。

中共規定1997年後的香港新殖民政府,必須年年有餘;從九十年代中共對玫瑰園計劃的反應來看,他們是為了在2047年或以前,能夠將香港自開埠以來積存的財賦統統收歸國有,於是在「高度自治」的口號之下,偷偷在香港新殖民政府的憲章裡加入了對香港公共財政的限制。此無疑又是中共政權利用《基本法》侵奪自治權的一大例證,也足以證明,即使中共會守約,《基本法》都不可能保障香港的未來,必須毀棄。

點解要學新加坡?

佢哋口中,對自己國家好自豪──但真係唯有呢一點值得香港人學──佢哋唔係唔敢怒,但佢哋係唔敢言;因為佢哋放唔低所謂嘅幸福生活。

「東星你真係當我死架喎,我陳浩南大大個人企嚮度都夠膽搞。」然後下一句就係「包皮,吹大雞,今晚就掃低司徒浩南,鏟平東星!」冇錯架,今晚就掃低司徒浩南,當然冇錯,問題係,呢個時候陳浩南到底係點情況?

從政梗係要睇得又打得

有人話政治唔係選美,但佢哋又中意捧啲政治花瓶。佢自相矛盾都唔理佢住,呢個世界嘅政治人物,其實係要選美架喎。古代未有相機,寫真都要過人手,但孟子已經會爆出一句「望之不似人君」嚟恥笑魏王;唐朝科舉之後,真正授官嘅釋褐試,係要睇下你夠唔夠靚仔,甚至因而有鍾馗唔夠靚仔冇官做而自殺嘅傳說。

我仲記得嗰幾晚,大陸時不時就有啲煽情嘅「男兒悲壯」消防故事流傳,一時又話「佢知佢一定返唔到嚟,只可以同老婆吻別」、「兄弟手足冇咗,咁就冇咗」、「向英勇消防員致敬」乜乜柒柒。

頁 1 / 6123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