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金仔
金仔
金仔

永遠支持阿仙奴!!!

奇跡沒有發生。阿仙奴二十年來首次無緣歐聯。不過,沒有歐聯的日子不是世界末日,廠迷依舊是廠迷。一定支持阿仙奴直至最後。來季無緣歐聯未嘗不是個好機會重整球隊。二十年來阿仙奴季季歐聯,到季中幾條戰綫齊開,繼而傷兵滿營,然後接連輸波,然後力爭前四。今季自大比數給拜仁打敗後,球員鬥心信心全失,一蹶不振。

除了字典外,我們最好多參考關於語言的工具書,這樣令我們不但知道每個字的意義,更重要的是如何準確使用每一個字。這本Longman_Language_Activator是我同事推介的,她說這本書非常好用,有別於一本字典,它除了解釋字義,還會把同義或意思相近但很容易混肴的詞語一并介紹,還有造句例子,讓讀者清楚知道如何準確運用。

Desmond堅持不碰槍械,在軍中日子自然受到百般欺淩。Desmond堅守信念,甚至因此而被軍方拘捕,被帶上軍事法庭,理由是他不服從上級命令。Desomond深信自己沒有錯,面臨被軍方遣返的危險,最後因為父親昔日從軍時的上司給軍方一封信,説明軍人也受到美國憲法的保護,結果Desmond在堅持自己的信念下得以回到軍中服役。

時為2000年,(當時梁振英仍非特首),當時的終審法院處理一宗村代表選舉案件。案件涉及兩條新界鄉村,分別是布袋澳和石湖塘村,進行的村代表選舉。由於村代表選舉以往的慣例是不讓非原居村民投票的,故此涉案兩條村的村代表選舉亦不包括非原居村民。

良多說過,我們未必都能成為自己夢想中的大人。人生太多的事情讓你放棄夢想,與現實妥協。良多覺得自己很失敗,很想做一個好父親好丈夫好兒子,但他似乎什麽都做不到。不過,良多的母親告訴他,他就像一棵家裏一直栽種的樹,不開花不結果,但母親一樣的澆水,因為他母親覺得,這棵樹儘管不開花不結果也有著它的用處。

《100円的愛》:愛就係選擇

兩個失意的人在失意的時候遇上,兩人互相照顧扶持,本是美事,但佑二卻害怕面對一子那份認真的感情,於是選擇逃避。佑二就是這樣像旋風般走入一子的生命,然後不發一言的匆匆離開。沒有了愛情的一子把全副精神投入拳擊。她要參加拳擊比賽,即使她已經32歲,已達女拳手的年齡上限,她也要堅持在人生中抓緊這次最後的機會。

好的長篇劇就能打破這種讓觀衆越看越失望的定局。出色的劇集往往有種魔力能夠讓觀衆繼續追看下去。Downton Abbey這套英國時代劇就是當中表表。以往很怕看外國的時代劇,因為嫌角式太老舊,加上文化背景不同,時代不同,實在很難投入。但朋友大力推薦,於是打破成見看第一輯。一看之下,簡直驚為天人。為什麽可以拍得這麽好看??

那些年的味道

食物其實是包含回憶的。人的感情很多時都會投放在食物裏。小學時父親接放學時買來的漢堡包巨無霸最好味,今日在麥當勞即使吃一樣的東西,但已經沒有當年那種加插了期待的滋味。還有母親懶得煮飯的時候,我在樓下的車仔檔向老伯買幾十塊錢的臭豆腐回家當飯吃,大家吃得樂不可支。那時不知道什麽叫髒,吃了街邊的魚蛋碗仔翅臭豆腐也沒有閙肚痛的,現在我卻不會再在街邊買臭豆腐吃了。

因為人,我們有制度。因為人性的醜惡,制度成為了隱藏人性醜惡的高牆。然而,讓這個世界可以運作平衡的,是人性中光輝的部份,這些光輝足以照亮黑暗,把醜惡公開。值得一提的是,2002年當Spotlight報道有關天主教教會醜聞後,教會即時表示對涉嫌性侵兒童的神職人員施行「零容忍政策」,並願意提供被指牽涉性侵兒童的教士名單予檢控人員,有關教士亦被停止侍奉職務,而被指對醜聞坐視不理,只是把涉案教士調往不同教區的主教BernardF.Law 因事件遭廣泛報道而下台。

兩位探員在合作破案過程中擦出不少火花,性格南轅北撤的兩人各自背負著人生的重擔。Rust未能忘懷喪女之痛,Martin因為中年危機與太太婚姻不睦,兩人在失意的人生以查案作爲慰藉,令自己從崩潰邊緣中重回正軌,破案成為他們人生的救贖。

福爾摩斯的英雄遲暮

(劇透注意)《福爾摩斯的最後奇案》說的不是一般推理探案。這是一套很殘忍的電影。它的殘忍在於毫不留情地讓觀眾看到聰明一世的福爾摩斯晚年是如此衰弱和寂寞。曾經的過目不忘,明察秋毫,始終敵不過時間,老年的福爾摩斯已經出現老人癡呆的症狀。對於我們這些福迷來說,眼前的福爾摩斯令人感到唏噓和無奈。

金鐘無啖好食

金鐘乃香港商業區其中一個重鎮,但論到其在食這一環的配套,可謂乏善足陳,完全罔顧金鐘區上班族的肚腹。本人在金鐘工作多年,簡單四字總結:無啖好食!

「你蝦阿婆!!!」

「蝦阿婆」這三字可謂雷霆萬鈞,氣勢上完全壓倒那位阿叔。男欺女固然令人鄙視,還要是一個七老八十的阿婆,那真是罪可滔天。無論道理是不是站在你一方,只要對方是老人,你已經在下方。因為無論你說什麽,對方一句蝦老人家,你已經從道德高地狠狠給摔下來。這是萬試萬靈,百發百中的。在香港這個社會,長者似乎先天有個護身符,年齡是武器,年紀越大,威力越大。早前一對反佔中老夫婦女的強搶女示威者電話,男的則胸襲女示威者。結果裁判官以兩位被告年老及受癌症困擾,決定基於人道理由,「特別例外」輕判兩名被告,女的監禁十四日但緩刑一年,男的罰款八千元。

「廢青」之煉成

「係喔,就到六點,你要走啦呵?」。那位妹妹不知天真還是「串」,「係呀,就夠鐘。」朋友無言。到了六點,那個妹妹準時離開會議室。朋友第二天跟她照肺,想知道她每天準時下班會不會有什麽特殊理由,會不會需要上課或家裏有什麽事等等。只見那妹妹很鎮定的回答她,「我屋企每日要準時夜晚七點開飯架,所以要準時六點走咯。」

大律師的風度

我明白在很多大律師心目中,大律師只是一份收入不錯,社會地位比較高的職業。有幾多個執業大律師是因為想伸張公義才入行?!但吃得這口飯,因為你的工作是一項專業,不是人人都做得到,你便須為你自己的專業、你的當事人和法庭負責。由於閣下是司法制度的一環,表現出一個專業人士應有的氣度和禮貌也是專業的表現呀。我曾經目擊一個在行内外有名的金牌大狀在庭上跟另一位資深大狀開火,現場火藥味之濃足以令置身其中的各人感到如坐針毯,而兩人之間的罵戰讓我覺得這是分明把私怨搬上庭面。

人情何價

某些新人得罪說句,舉辦婚宴的目的是為了籌款資助結婚開銷。朋友跟我說,她有一個小學同學,十幾年沒有聯絡,一天在街上踫到,寒暄幾句,然後奉上粉紅色炸彈一個。朋友為之愕然,明顯這位小學同學隨身攜帶炸彈突襲,朋友不幸獲炸,但又不想做得太絕,儘管不出席晚上酒席,但還是去了現場拍了張照片放下超市購物禮卷然後離開。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