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心籽

住喺間屋嘅,係佢嘅良善

已經返緊幼稚園嘅蝶蝶,有日喺學校儲夠廿個印花,換咗一隻蝶媽媽都唔係好知咩嚟嘅生物。喺學校門口就一直講呀講唔停口,蝶媽心諗:睇你講得幾多日。返到屋企,蝶蝶突然就話佢(嗰隻生物)個名叫「小玫」,問可唔可以幫佢起間屋,等佢可以陪住自己一世

澳門教育裏的心理專業

融合教育,係澳門近年嘅熱話。報章上,成日都見到唔同人會講吓法規上制度上之後會完善,咩「促關注特殊兒童」。電視上又見咩咩學會協會講吓師資呀咁。每次睇完,究竟佢哋講緊嘅係特殊教育,定還是融合教育…老老豆豆,唔好講澳門,就算鄰近嘅香港,唔講一般市民,做教育嘅又有幾多識協助有需要嘅學生?香港制度上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分類,於有需要時會轉介到兒童精神科,由醫生於臨床/教育心理學家協助下作出診斷;每間學校定期都有教育心理學家到校。而澳門現時會由教青局評估,以個別學生需要(即所謂嘅弱項),作出教育安置;被評為有需要嘅,學校會收到按有需要學生人數嘅資助。兩者各有好壞之處啦。

飛機上的高壓老母

「媽咪我可唔可以買支水飲呀?」「唔得呀!唔帶得入去架!」「點解唔得呀?我想飲水咼。」「因為要安檢囉!有恐怖襲擊呀!你明唔明呀?」「唔明!」(我都唔明,只係見到小男孩好認真到咁去答) 

飲茶點叫個仔乖乖哋食嘢?

今次係另一個四歲可愛嘅哲仔,佢最鐘意嘅玩具係車。哲仔好多時都會拎一兩架心愛嘅車同爸爸媽媽去街。哲仔、哲仔爸媽同其他家人去飲茶,同平日一樣,上點心前哲仔都會拎玩具車出嚟玩陣。點心上咗之後,哲仔就放車仔埋一邊,自己拎起羹食媽媽幫佢剪細咗嘅點心。突然,哲仔停咗口仲停埋手,望一望媽媽,再望一望爸爸,講咗一句話之後就冇再拎起隻羹,開始玩車仔。想知究竟哲仔講咗咩嘢?

情況許可,feel到佢知你起佢個邊,呢個時候好大機會佢已經講咗爲咩要死,再了解自殺嘅時間、工具、地點。時間急嘅,可以比佢知你嘅擔心,關心吓佢自己怕唔怕自己真係會做。雖然唔可以話同人講自殺嘅通常都唔會去做,但係都係要謹慎一d,排除唔到即時風險嘅,點都要坦白話佢知你擔心佢,唔係唔想尊重佢嘅選擇,但有時人有情緒或剛剛面對突發事件,未必可以作最合適嘅選擇。

與小朋友相處的語言魔法

蝶姨媽見勢色唔對,就同蝶蝶講:「媽媽同蝶蝶行行下,好似好攰好冇電咁,要補充能量先可以再去搵公仔」;蝶蝶就開始唔再問,只係繼續玩餐具;蝶媽媽一向好注重個人修養,但見到蝶蝶起好耐都唔見一次嘅姨媽面前咁「失控」,忍唔住就大聲咗少少咁同蝶蝶講:「唔准玩呀,冇d_manner,平時都唔係咁」。蝶姨媽同蝶蝶講咗一句後,蝶蝶就將叉同羹放低起碟上面。

先起腦裡面幻想一吓有隻粉紅色大象,話明係粉紅色,咁呢隻大象由頭到腳都係粉紅色嘅。咁由依家開始,記住同自己講,「我唔諗粉紅色大象」。咁之後大家可以做自己嘢,或者睇落去,但記得唔好諗粉紅色大象呀。

「唔准喊,喊就唔乖啦」

喊,可以係表達某種嘢嘅方法;例如,唔知整到邊度嘅痛到喊、傷心欲絕咁喊、「一哭二鬧三上吊」個種有目的嘅喊、「我肚餓/身體唔舒服/好熱/好凍/尿尿咗」BB仔唔識講嘢唯有喊比大人知/睇嘅喊。喊,可以係情緒嘅表達,可以係經過思考嘅行為,亦可以係生而為人嘅本能。

對大部分人而言,狗是人類的好朋友。大多數人會覺得狗賣萌耍寶時很可愛,會想摸摸牠的頭一下,或伸出自己的手,對牠說一說「手手(handhand)」,與牠玩一下遊戲。但對有「恐狗症」的人來說,狗比老鼠、蟑螂更為污穢、更為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