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你不但死不認輸,更要反唇相譏,還要設立一張清算名單糾眾反擊,這其實只是將別人「迫上梁山」,被迫花時間心力去用更高標準查閱你的紀錄,而更不幸就是你本來說是其身不正,結果自是玩火自焚。

廢老Q果副不可一世嘅嘴臉,都唔好講惡人先告狀呢個問題,你遇到不快事件,無啦啦做乜牽扯到去香港嘅競爭力?佢沈唔沈淪關你投訴成唔成功咩事?將自己個人利益堂而皇之咁同香港前途發展掛勾,就係黃屍老屎忽最討厭嘅地方──例如本土派擲磚就係令香港沈淪、保住飯民大台就令香港前景有希望,表面上有一堆似是而非嘅道理,但實際上只係根據自身利益同一己喜惡黎做判斷

我都先唔講響香港婚宴禮節入面,從來都無人會邀請「仇家」出席自己擺酒;你話請哂各黨各派嘅人出席係禮節,咁你唔撚請埋張曉明、王振民出席?話哂人地都係對香港政治舉足輕重嘅幕後操盤手,你作為黨魁竟然連邀請佢地出席嘅胸襟都無?

但點解我仲要堅持叫自己「高登仔」呢?就同依個時代經已無乜人再識得《Rocky》一樣(要講都講《激戰》啦),你話我緬懷又好、念舊又好,雖然我都會去連登睇嘢,但高登始終有種家嘅感覺。

既然係咁,我都調低下自己智商迎合你地出呢個POST啦,係呀,建制派其實一面倒贊成興建海水化淡廠不特止,反而四個飯民議員涂謹申郭榮鏗郭家麒林卓廷缺席投票,同石禮謙李慧瓊何俊賢易志明謝偉俊呢班賣港契弟一樣──一個對香港咁重要嘅議案,點解你會響投票缺席?

呢條懵婆響節目不停強調「起一座海水化淡廠都係40億,但每年東江水水費係48億」,但如果你講唔出要起幾多座海水化淡廠先夠,呢兩個數字根本無連繫性;更何況海水化淡廠唔止興建成本、仲有運作成本、覓地成本,滿口數字嘅黃碧雲一律噏唔出,無他;因為呢個講法只係執人口水尾,叫啲助理抄抄埋埋就爭取學人「分析」,佢當然唔明成個討論嘅癥結響邊

飯民之前「拉布」如火如荼,點解突然間全線收皮,而家終於真相大白,原來就係要讓路比林鄭「致謝議案」順利通過,恭迎佢正式登基!今次係九年黎第一次借助有議員被DQ而響分組點票通過致謝動議,當然不敢怠慢出席率達100%,反觀飯民仍然貫徹佢地嘅散漫、無紀律往績,竟然有5名議員:莫乃光、林卓廷、黃碧雲、譚文豪、邵家臻缺席致謝議案投票──我想問當一個咁重要嘅表決你地都可以缺席,而且仲完全無向選民交待,咁選你地出黎做乜七?

有關大陸叫雞都可以用支付寶,坊間都有好多討論,但其實響技術層面都仲有嘢可以補充下。首先除咗講果位係經濟學教授而有個爆點之外,響大陸可以用支付寶叫雞根本唔係咩新鮮事──即係本身KTV、桑拿、骨場全部都可以收信用卡架啦,加埋支付寶收費又有乜奇?真正有影響到嘅應該係「向西村上春樹」果類企街個體戶,但亦唔好諗支付寶可以解決佢地收假鈔嘅風險,因為只丙要嫖客堅持用現金都吹佢唔漲。

好多人都將成件事個焦點放響老師果種死板嘅評分方式,又或者農桑同農業係咪同一樣嘢黎,但我睇倒嘅卻係,無論學中史果班、定係教中史果班,都仲係停留於好蠢果隻死記硬背式學習法,所以比分嘅只會最統一嘅方式去做──但係當問題超越咗評分標準可以解釋嘅地步時,呢班中史老師就只會去諗,點樣可以擺平答案上嘅爭議就變成佢地最關心嘅事,反而問題本身呢?

D100始終都係老闆玩具:其實當年響謎米嘅時候,唔跟老蕭立場係會比佢啲Fans圍攻人身攻擊討論區洗板,但至少老蕭從來無迫過我講任何一句違心說話──但今次睇見D100由風波裡的茶杯、再到龍鳳大茶樓、再到左右大局,話之你係咩老屎忽江湖地位有幾高,全部都要聽老闆柯打向黃之鋒羅冠聰施壓。比較有矜持嘅,好似李慧玲陳健民呢啲就無咁樣衰;但去到游清源黎則奮廢老森呢啲就直頭上哂身,批判之狠唯恐主子鄭經翰不滿意、嘴臉之嘔心即係平時你同我講佢地幾有原則幾有骨氣全部都可以丟入垃圾筒。

有經營開FacebookPage嘅朋友久唔久就會講,哎呀Facebook又改演算法呀,又壓低Reach數呀,基本上我對呢啲從來都無深究,之前有「FB 分析專家」話而家Facebook_Organic Reach大概低至5%左右,高登又有人話Facebook每個post的likes數響8月開始就跌咗一大截,但我除番人數,每個Post至少都有10%以上,所以亦無乜危機感。

但其實呢啲嘢真係怪得哂Facebook?無錯,條Newsfeed比Facebook搞成咁,對於某啲人黎講的確係幾無癮;但無人叫你任由條Newsfeed擺佈架喎,好似我咁,基本上入親Facebook都係指定去哂我追開的Page,再Click入去我關心嘅人、親近嘅人嘅A/C睇下佢地生活成點,Facebook_assign果條feed最多咪比我參考下囉

近年新興的「左膠政策研究」有兩個特點,一是他們會有很多資源/時間去進行數據搜集以及圖表Present,予人有專業權威的錯覺之餘,由於你並沒有同時的時間資源走去驗證,所以基本上時「佢講乜嘢、你信乜嘢」

「我們終於找到方法制裁這班本土法西斯了」,但我只能夠說別高興得太早。

被禁言24小時之後終於放監,想不到竟然因為「蝗婦upate」幾隻字。作為得罪人多、言論激進而又不客氣的我,直到這時才第一次被禁言,應該算是遲了。

鄭松泰拒絕聯署的解釋,我有一小半認同,有一大半不認同;一小半認同的部份是泛民聯署提出以《公安條例》檢控何君堯,的確是埋下了將這條條例的合理性,給了港共政權日後同樣以相同法律迫害抗爭者的伏線,這也是我看到泛民聯署時第一個想到的地方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