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無神論者的巴別塔

區家麟口中所謂的抗爭資源也就不過是給那些不甘於共產黨壓逼、卻又不想作任何犧牲的黃屍帶們的「出火費」,根本連幫助香港爭取民主的資源都算不上,那又何來甚麼「燒自己的土、養肥對家」?反倒是區家麟動不動就說不支持飯民大台的人是鬼,這些「自家資源」倒成為了民主大台打壓異已的工具,那一把火燒光了,將這班原來從不相信人民會覺醒、尸位素餐的飯民主派全趕落台,倒也是一個不錯的結果──所以,還建議總辭的人實在是有點落後形勢,用選票趕他們落台,才是目前最應該要做的事情。

咁你打算做咩抗爭?然後當你聽倒胡志偉話「呢條民主路係要靠大家行落去」、涂謹申話「我地會做番議員本份,學劉曉波,繼續堅持落去」、楊岳橋話「大家快啲登記做選民,我地要贏番啲議席番黎」,加上就連劉小麗同長毛都警告要仔細考慮總辭後果……

你可以用一百種角度嘲笑遼寧號幾咁不合時宜戰力不濟,但黑煙絕對係非戰之罪:即使強如美國嘅航空母艦小鷹號、新如英國啱啱落水嘅航母伊莉莎伯女王號,只要係用傳統動力而唔係核動力驅動,就一撚定有黑煙架啦,你會唔會笑尻小鷹號廢?

今次七一議案尹兆堅得得戚戚提出之後,比張華峰將啲字眼作出「侮辱性」修改搞到同佢個原意完全相反,再以壓倒性票數通過就梗架啦,點都估唔到你尹兆堅七到以為泛民拉隊走人就可以流會,然後走完出去又發覺原來人地夠人又9下9下走番入去投票,跟住輸咗又賴乜嘢「因為劉小麗被趕出議事廳、梁國雄羅冠聰被警方扣留導致民主派人手不足以否決修訂案」云云。

七一同六四唔一樣,佢從來唔係圍繞一個單一主題嘅遊行,甚至響低潮果幾年,大會仲鼓勵佢嘉年華化,盡量容納多啲唔同主題同組織,既然係參加者可以懷有唔同目的,亦同時代表咗佢係來去自如──點解由今年開始會比班飯民黃屍大台講到七一變成咗「抗共正統」,唔出席另起爐灶就係對香港「不忠不義」!?幾時七一變到好似文革咁,所有支持民主嘅團體,都要同時表態支持民陣七一,唔係就要受到嚴厲打擊?

響度再次整理一下資料比大家知道飯民主派其實響今屆議會未盡責任、出賣市民已係常態,起初仲會強行解釋,到而家經已連解釋都廢事;飯民大台媒體蘋果明報共媒01D100城寨花膠台852立場亦唔會揭露比你睇,究竟情況可以有幾嚴重

有人話老人家執紙皮、汽水罐係因為唔想浪費,咁你解釋唔倒點解呢班老人家連新輯輯嘅免費報紙都去排──直接拎未睇過嘅報紙賣,擺明就係一種浪費。真正嘅道理其實唔難理解,因為就好似好多Slasher、Freelancer去到好一排時間無生意,結果幾爛嘅Job都走去接嘅概念一樣,純粹係基於未來缺乏安全感嘅情況下,搵得一蚊得一蚊。

財委會沙中線追加8.47億撥款,蘋果立場852共媒01呢啲飯民大台媒體全部都只會報廖長江投錯票,原來今次表決多達10個非建制派議員缺席投票,令表決結果反勝為敗

Popvote民間推薦全線玩完,戴妖撰文解釋此事,行文間悲憤之情顯而易見。但其實呢單嘢都可以話戴妖有咁風流有咁耐折墮,且容我娓娓道來

彭定康是何許人也?他是保守黨前主席、是英國上議院議員、是前歐盟外交專員、是英國政府的利益代理人;早於他卸任港督的五年後,已曾多次訪問中國,並獲多個中國領導人熱情款待,若你還停留於魯平指責為「千古罪人」的印象,是你對英國政客的風骨想得太過天真。

新支那論

民族主義最令人痛恨嘅地方,就係將一切道理簡化,純粹用「我唔鍾意」、「我唔高興」就可作為是非對錯判斷,然後就是以蠻力迫對手屈服。我覺得你說「支那」二字是侮辱是無問題,但究竟有何種侮辱意思?其語言特性為何?我覺得最基本的追溯本源是必要的

講網媒搶CLICKRATE,《導火》無講到一點就係,響網媒界,CLICKRATE根本換唔倒錢、搵唔倒食,所以幾乎每一個網媒,全撚部都係老闆玩具,以貫徹老闆宣揚嘅政治立場係首要任務,唔夠CLICKRATE同REACH?響FACEBOOKBOOSTPOST打大條數就得。當然可能有某網媒有時可能真係會花心思做多少少嘢出黎,但好快就會比人抄,而且你亦無資格話人抄你,因為你個平台本身都係抄緊人。

今次呢本《希特拉救港攻略》,雖然有好多人鬧校對問題、又或者內容好零碎之類,但響我角度黎講其實都係好濕碎嘅瑕疵,因為佢真正價值在於借希特拉把口,同大家講解政黨政治一啲最基礎嘅原則,等大家知道一個日後響世界政壇呼風喚雨嘅人,認為一個政黨有啲乜嘢係最重要、有啲乜嘢係會導致佢地最終失敗。

當仲有班燒膠花周圍話人係熱狗之際,「永續基本法」、「全民制憲」響好多年青人心目中已OUT咗;而家「港獨」先係最「先進」嘅諗法。

事實上,在認為港獨將是香港出路之後,我曾參考過不少相關論述,發覺大多數雖或有可取之處,但仍十分稚嫩;亦因為獨立比起甚麼「永續基本法」、「要求中共給予真普選」來講,在執行層面上是務虛得多,由於變掛太多,要說一些實際點的東西看起來更是天方夜譚。本來最初我也打算在鑽研至有點心得後,以〈港獨教室〉為名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認為可行的港獨路線,但似乎以我目前見識,仍遠遠未有資格。

簡單黎講,呢位蕭教授個「Friend」(好有你的朋友就是你Feel)響一個Jupas面試中,故意擺本城邦論響班後生面前,然後又故意問啲港獨問題,然後就用「20個人無人敢提城邦論,得一個人敢提港獨」呢個所謂數據黎嘲笑本土派年輕人無種、去到大學面試就跪低唔敢「政治表態」云云。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