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
香港大學學生會社會服務團

與其他「夜青」一樣,鴨仔(化名)自小對讀書缺乏興趣,和家人關係陌生疏離,每天放學後寧願和朋友在街上流連,都不願回家,「有時候飲酒談心,有時候打機。」到晚上十時左右,他便會乖乖回家,直到中二時毅然輟學,便理所當然地成為了流浪街頭的「夜青」。或通宵達旦地打機,或到公園找夥伴閒聊至天昏地暗,對於鴨仔來說,時間是用來打發的。這種漫無目的的生活足足維持了一年左右,雖覺生活苦悶,欠缺人生方向、目標的鴨仔卻不以為然,直至遇上明愛的深宵外展社工。

天水圍沒有城牆,更沒有壕溝,卻有如一座圍城。區內六個街市,竟有五個由領展或其外判商管理。在幾乎壟斷下,天水圍居民唯有跨區買餸,但區內長者別無選擇,只能承受高昂的物價,小商戶亦因貴租叫苦連天。2016年2月領展把天耀邨街市翻新成商場,引起居民不滿。但街市真的新不如舊?領展在追求最大利益的同時,犧牲了甚麼?

2016年初領展外判青衣長發街市管理權給建華集團,引起不滿。建華集團近年陸續接手管理多個領展街市,但翻新和續租方法一直備受批評,尤其是建華作為鮮肉分銷商之一,卻又是街市管理者,有私相授受之嫌。在農曆新年期間歷經一星期的罷市抗爭後,長發街市還是逃不過管理權外判的命運。據報導,建華將於10月1日收回長發街市所有店舖,大部份商戶都不獲續,方便進行大翻新和引入承租能力高的租戶。面對離別在即,小商戶何去何從?

兩年前, 一場IceBucketChallenge用冰水溫暖了人間。這場挑戰有如暮鼓晨鐘,敲醒了一直不聞不問的我們。大眾的關注,各界的捐款,為原本在黑暗中徬徨的ALS患者普照出希望。但熱議過後,這群人又回到了我們的腦後,慢慢沉回那無人問津的黑暗。雖然兩年後的今天,IceBucketChallenge 總共為「漸凍人症」籌得超過2.2億美元善款,成功推動科研突破,找到與ALS相關的基因NEK1,為未來研發新藥踏出重要一步,但這又是否代表我們已經功成身退?

2010年, 政府落實興建高鐵,以發展經濟的名義逼走了一條菜園村。六年過去,社會大眾仍然關心的,是工程的成本效益。面對無止境的超支和延誤,我們都為浪費了的公帑感到可惜和憤怒。但在金錢以外,有多少人會記起菜園村的無辜犧牲,為村民無了期的等待和煎熬發出過一聲悲嘆?熱議背後,總遺留著一些無人問津的人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