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港語學
港語學
港語學
撐粵語行動、反對威迫利誘學校搞普教中、要求撤銷課程發展議會普教中嘅長遠目標。 FB PAGE : http://www.facebook.com/hongkonglanglearn

司尊份功課,除卻了「派錢」,仲有咩章節,值得公眾正眼?冇。基建奉旨超支、盈餘循例低估,數還數寫《預算案》,年復年所謂何事?正是齊澤克( Slavoj Žižek )夫子所云:「明知所作所為,惟務虛幻,但佢哋照做( they know that, in their activity, they are following an illusion, but still, they are doing it )。」大人滿紙荒唐言,草民一殼辛酸淚。吸乾吸淨市民血汗啲妖孽,何必大白象

十二分四十四秒,另一員「天兵天將」發難,侃侃而談余同學前科,以及其子如何「對付返佢囉」,餘人鼓掌助威。「淨係單方面聽佢講,咁有冇聽過我呢一家,即係我又咁樣講囉。我覺得咁樣係對……反而我個仔係受害者我覺得。」眾人點頭稱是。「當然篤耳仔呢個我覺得,我係幾傷心嘅,咁但係其他嘢,大家你有冇諗過,其實有個相關呢?又或者你諗到,佢到底呢個小朋友,其實係咩人,其實大家點會諗到?但我覺得佢如果係咁樣嘅時候呢,呢個小朋友我覺得佢成日騷擾我個仔囉,我就唔係咁鍾意囉。」禮堂內「敵情意識」,一下子推向高潮。

議員提案寫粵語芻議

祿蠹亡我母語,其心不死;癸巳歲晚,訛稱廣東話係「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克儉舞文,杏壇弄墨,其意常在斯文。只許達官「鬥噏」、貴人「吊吊揈」,梁振英撚字撚句、指「掟」為「摘」;不准港人子弟、教師工友,我手寫我口、我口表我心。滅聲絕種,赤禍不可不防,港人不可不備,南音不可不保。

有一種堅持,叫粵語教學;有一種污染,叫「普教中」──黨友腔調,文青氣味,想閣下耳熟能詳。百分之九十八「堅持」,其餘例外,並非堅持;是故一門中文科,即便七分廣東話、三分普通話,卿既賣身作賊,安得再稱佳人?何況語言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協助香港中、小學推行「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計劃》文件訂明,縱使一家小學,本無「普教中」班別;只要該校三年為期,遞增至三班,亦符合資格,索要公帑。受語常會錢財、替教育局「推普」,袋袋平安而非「普教中」,孰「普教中」?

普通話霸權,君臨青草地

梁大主席無視普通話「久」字讀音「jiu3」與廣東話「狗」字讀音「gau2」相去之遠,為鄭智開脫:「佢用國語講:『你睡得太久。』『太久』,廣東話聽起來咪『狗』囉。」鴻輝無奈回應道:「欸……我嘅普通話冇去到咁差囉應該。」相信各位香港市民,亦深有同感。

貴劇社自二O一O年,連續五年獲平等機會(性傾向)資助計劃贊助,上演《論壇劇場系列》,為「性小眾」鼓與呼,立意何其高尚!人生可以重來, 貴劇社到拔萃男書院上演《論壇劇場》宣揚自由、平等、博愛,而非《異口同聲》此等教唆本港中學生「與『阿爺』發展關係」、「學普通話最後能在比賽中奪獎」、「普通話不是洪水猛獸」之樣板戲,同學想必拍案叫絕、擊節稱賞──須知道DBS係一所男子中學,「hehe」不在小數。誠如唐先生所言,「我們幾個演員多年以來,走過千場tour,banding更低的學校都去過,但都從未遇過這般糟糕的經驗」,未嘗不是語常會財帛、「推廣普通話」任務惹的禍,釀成「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悲劇。

日子有功,「普通話教學」經年、「推廣普通話」累月,新一代廣東人已經講唔出廣東話;珠海本土文化名人吳國基,據《大公報》報道,「組建了一個舞獅隊,成員都是十五歲以下的學生,但這些孩子中沒有一個人會說粵語。吳國基說,發現這種現象後他非常難受,『我們舞南獅的,居然連粵語都不會說,我覺得丟死人了』」

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竟有四十家中、小學,收受語常會銀兩、投奔「普教中」懷抱、辜負家長信任、犧牲學生福祉!有此等「掛羊頭、賣狗肉」之教育工作者,難怪教育界敗壞成「狗肉界」。是可忍孰不可忍!杏壇,必為孔曰成仁、孟曰取義、讀聖賢書之教室,你們倒使它成為賊窩了!

全港八家大學,都寫「取錄」;寄往深圳河以北嘅「取錄信」如果冇人睇得明,一封一封投入字紙簍,咁就騰出六千幾個大學學位,本地學子有福了!

本會日前參加過一個關於華文(中文)嘅學術工作坊,同各地研究華文嘅學者交流。當中有一啲資料同心得,希望公開同大家分享,令大家對普教中、語言同身份嘅議題,有更多參考。三位主講者,分別為羅小茗博士、許寶強博士以及陳永杰博士。

翻查年初港語學對學校調查所得到嘅資料,就已經發覺有學校為「提升普教中成效」而禁止校園使用廣東話。初時以為只係少數校長私下火上加油之舉,點知翻閱更多政府文件之後,發現要學校用普通話取代廣東話,唔係個別學校嘅決定,而係由教育局同語常會批出撥款,「語文教育支援組」支援學校推行嘅教育語言改造戰略。語言支援小組全力推動普教中,有成員現時仲做埋校長,基本上即係支援小組嘅自己人走入學校推行普教中。

莎士比亞喺拉丁文嘅大環境之下,敢於用母語創作,寫出不朽嘅劇本。喺佢筆下有好多羅馬、希臘藝術嘅元素,同時又加以哲學思想嘅創新,兩者並無衝突。廣東話上承古漢同古越文化,又有東西交匯,就更加可以創造更多香港嘅故事,增添更多色彩。

部份香港人對華夏文化上晒頭,佢哋呢樣嘢係出於對自己文化嘅自卑感。佢哋覺得香港文化入便獨特嘅嘢唔足以令佢哋自己驕傲自豪,所以埋首遠古。但事實係唔係咁?香港有強大嘅文化,輻射至東亞甚至全世界。廣東歌、武俠小説文學、電視劇,曾經風靡中國大陸同東南亞華人,以致好多大陸人唔多唔少識幾句廣東話,唱得出唔咸唔淡嘅《光輝歲月》。

近十幾年,分子人類學發展異常迅速,我地從今人DNA(甚至古代人類骸骨DNA)入便嘅突變去追溯出關係。傳統考古學對於信史之前嘅人類遷移停留喺頭骨比較嘅階段,而家DNA證據可以話係重大進步。例如發現全球人類都係十萬年前嘅非洲現代人後裔,再之前嘅各地人種,都因爲氣候或者現代人進逼而滅亡(例如著名嘅尼安德塔人)。分子人類學分析基因有兩個方法,一個係Y染色體 遺傳。因爲Y染色體傳男不傳女(正常男人有XY 一對染色體,而女人只有XX),所以係好好嘅父系遺傳標記,話畀我哋知我哋曾曾曾祖父係邊個。至於母系遺傳,我哋會分析綫粒體DNA,因爲受精時候精子綫粒體會留喺卵子外邊,所以綫粒體DNA一定來自母親。著名嘅「線粒體夏娃」(全人類共同母親)就係噉樣被發現。

班大中華本土人士,美其名「正字派」、「訓詁派」,計我話齋,訓「估」派就真。偽正字訓估之風,近年可謂喺本土派掀起一陣熱潮。『尐』(啲)、『忌』(嘅)、『爾』(呢)、『恁』(咁)等字係無憑無據下生造硬砌、空群而出,大眾視覺慘被污染。最有趣嘅係,呢啲所謂華夏失傳古字,竟然同小數民族詞彙貌合神離。

係網絡上好多關於粵語歷史嘅文章,多無真憑實據或者係牽強附會。「粵語起源 秦朝軍隊南征」、「粵語係雅言」等論述無視語言學事實,盲目無限上溯粵語發源歷史,或者強調子虛烏有嘅「正統性」。下文先清澄謬論,日後再另文分析因由。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