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QT 作者: IIris Chen | 輔仁文誌
作者: IIris Chen
IIris Chen
IIris Chen
IIris Chen 臺灣台北人,目前在高應大映画社擔任吃電影的人。網誌連結:http://tw.iirischen.com/

一本絕佳的雜誌應觀其續航力,而非爆發力。策劃《薰風》,姚銘偉採季刊形式,對於創刊號,以及往後每一期應發展什麼主題,皆具備完善之規劃,這也是讀者在雜誌最末頁,可以留意到下期預告之因。主題的發想,帶給每個辦雜誌的人高痛苦指數,姚總編亦無法倖免。他慷慨地向我們傳授經驗,設定主題不外乎自己握有多少籌碼,就發揮那些籌碼,在範圍內運用到極限,並且也要觀察社會動態,若想法已經有同行在市面上做過嘗試,那得緩緩腳步反思方向。畢竟做雜誌是理想,亦是事業。

常有人說香港電影已死,可我總覺得香港電影在政治的非常時期中,狹路發展出了另一套生存路線,許多新導演注重本土意識,在中港合拍片的主旋律之下,不願放棄在地產業,為香港電影注入新氣象。麥曦茵正是這樣的導演

名偵探柯南的作者青山剛昌是位不折不扣的偵探小說迷,固然對福爾摩斯系列瞭若指掌,這個現象在《貝克街的亡靈》中可說是做到了至高致敬。值得留意的是,柯南一行人來到福爾摩斯家中,看見一張似曾相識的照片,那原是福爾摩斯與華生的合照,卻幻化成工藤優作與其好友阿笠博士的樣子。優作身為「繭」遊戲的監製,真實身分為職業偵探小說家的他,在虛擬遊戲中將自己比擬為偶像福爾摩斯,不為過之外,也令人留意到他的好友之所以從醫生變成博士,大抵因為在英文中,Doctor 兼具醫生與博士之意。

《透明人》的男主角Sebastian將自己的身軀作透明實驗後,因出了小差錯而無法變回正常人,從此性情焦躁、易怒,不過同時,他也漸漸習慣透明帶來的便利,以及權力。亞當斯密提出的重要概念「機會成本」,指出人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會放棄價值最高的選擇。但如果,一個人無須再為他的行為負責,犯罪的魚與免責的熊掌可以兼得的時候,他究竟可否仍與善為伍?

寧願答案望不到 #1

歷來書寫這幾類情愛的作品甚多,粵語歌中亦不少,我獨愛張敬軒在2014年Hins_Live_In_Passion演唱會上翻唱的組曲,《垃圾》、《絕》、《失樂園》、《大開眼戒》這四首歌描繪的情愛型態不盡相同,但存在著一個顯著的共同點,即為「卑微」。張敬軒早有實力派歌手之稱,這支組曲毫無疑問地展現了他的編排才華與演繹功力,首先能想到把這四首歌串聯在一起,就已經顯示了他的慧眼以及對感情的敏銳觸覺,是相當成功的翻唱企劃。而他將自己置換為歌曲的主角,以純熟的唱法層層堆疊心中的苦悶與外顯的頹廢,或許與他本人的經歷相關,但無論如何都完善詮釋了這四首歌的主旨,甚至提升了原唱的境界。

「要不要加五元換爆炸糖?」這是林雪在片中飾演的經理最常提醒店員的話,說起爆炸糖,不免令人想起2012年由彭浩翔執導的《低俗喜劇》。是也,《老笠》與《低俗喜劇》皆帶有cult味,亦都以黑色幽默路線控訴現社會現象,綜觀近五年的香港影壇,實有愈來愈多關注本土或以香港事為主題的電影,且今年才約莫過半,已有三部深具話題性的電影相繼在臺灣亮相,《選老頂》、《樹大招風》、《十年》,再到本屆高雄電影節中的《老笠》,可說是讓港片迷大呼過癮,也讓人看見香港政局處在非常時期,影人將政治梗運用為電影題材的創作力。

討論電影譯名,時常成為影迷之間茶餘飯後的話題,不同地區因為其文化脈絡、語言環境及商業手法,在翻譯電影名稱上不盡相同。向來我最鍾愛臺灣的譯名,但這次更加讚揚香港的發想,電影《世界から猫が消えたなら》在臺灣譯作《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在香港譯為《當這地球沒有貓》。《當這地球沒有貓》很快令人聯想到陳奕迅的歌曲《當這地球沒有花》,這首千禧年推出的歌曲,當時林夕還未大量書寫關於佛理的歌詞,《當這地球沒有花》有著一份極深的執著和牽掛,副歌第一句「當赤道留住雪花、眼淚溶掉細沙,你肯珍惜我嗎?」大抵赤裸地展現了這份貪著的心態。多年後,《當這地球沒有貓》延續這闋詞,帶出了主角執迷於生死的狀況,亦承接了經典歌詞的內容,留給觀眾較大的想像空間。反觀《如果這世界貓消失了》似乎顯得太過直接,很容易破題,讓人認為這即是一部描繪消失與愛惜的電影。

《山河故人》中還有多處直白刻畫「錢」的橋段,如張晉生在為兒子取名時,堅決地起了「張到樂,洋名Dollar」,這個與錢息息相關的名字,給到樂帶來了不少困擾,若說命名含有父母對孩子的期待,但到樂長大後真相信錢是唯一嗎,況且他曾因為姓名被同學調侃一番:「當初給你取名字的人真沒遠見,Dollar已經過時,應該改名為RMB。」這段言論未必具有參考價值,2025年的中國會呈何樣,真如所願發展為強勢國家了嗎?瞬息萬變的世道,上一秒的推測也許下一秒就成了被拋到銀河的歷史。

曾經,我和眾多人一樣百思不得「三隻小豬」何以是一句成語。後來,我才知道那是統媒用盡力量醜化一個人,斷掌取義使一個人被大眾嘲笑的惡勢力。今天,杜正勝教授說,教育的目的在於,給予學生勇於思想的機會,具有超越藩籬的意志,我重新思索了三隻小豬的議題,就算三隻小豬是成語又如何,真有必要執著於成語需來自中國古書嗎,寓言故事也有其本身含意,亦可以做為形容事件的用詞。

每回看王家衛執導的電影,總是特別沉浸於電影所建構出的氛圍,王家衛築出來的,是一個很完整的空間,讓我很快地就能進入影像世界,甚至在電影中久不抽離。但張作驥這部《醉·生夢死》僅點到了面,我看著角色們身處醉生夢死之狀態,卻無法將自己融入他們,進不到更深一層的內心,只是擦過最接近他們心境的邊緣。

作為南臺灣頂尖的科技大學,電影相關社團不缺席!國立高雄應用科技大學全新成立電影相關社團,「高應大映画社」的社團課程大致分成電影理論分析,以及實務方面的拍片教學。創辦人葉乙萱企圖將映画社打造成一個能讓師生互相討論電影的媒介,社團請來劇場人郭孟寬擔任老師,他藉著導讀引領大家認識電影。目前映画社還在設立期,未來有機會和其他組織合作,推出更多彩的活動。

如果讓我揀選一部主流的臺灣電影當成自己的年度必回味電影,可以忍受相隔一段時間再觀賞,非但不會覺得煩膩,而且每次看都能得到新感想,那我會當機立斷地選擇《女朋友。男朋友》。市面上關於這部電影的評論業已多元豐富,網路上不乏探討電影裡對威權時期的刻畫,亦不乏有觀眾解讀三位主角的愛情關係。

「我是歌手」是當今廣為關注的歌唱節目,不過,恐怕它不單是個節目,而是一項灌輸大中華主義的政治工具。華麗的舞台、環繞式的攝影效果、氣勢磅礡的樂團伴奏,看似提供了歌手優質的歌唱環境,但核心目的實是為了使觀眾產生中國社會發展日益茁壯的觀感。用娛樂麻痺臺灣、香港、新馬的人,並藉由各地電視台做宣傳,潛移默化地讓人心裡有個中國好中國棒的印象。

《文以載食》分為前菜、頭盤、主菜、主食、甜品等五大章節,筆下美食地圖以香港為首,橫跨中國、臺灣、日本遠至歐美。一篇文一道菜,多是作者品嘗餐廳料理的感想,可視之為日記。但細細剖析文章,會發現作者並非單純記錄生活中關於吃的心得,還融入食物發展歷史,解釋佳餚是如何形成,如何成為今日我們看見的樣子。中華料理,博大精深,不同地區因著不同地形氣候人文而產生相異的「菜系」,魯、川、粵、蘇、閩、浙、湘、徽各有特色,自古人曰民以食為天,吃飯在中國人的日常作息佔有極大地位。不少人到東亞旅遊,也大嘆美食上等,深被吸引。

主角一家起居貧困,時刻擔憂著糧食匱乏等基本生理問題,本已不易維持生活機能,又加上正在懷胎的妻子患有肺結核,雪上加霜的情況下,是一位煤礦工人,亦是一位足球員的勇修,在聽聞朋友潛往中國的經驗後,試圖跨越中韓界河(圖們江、鴨綠江)到中國打點零工購買藥品。

他將自己慘痛的回憶製成《被消失的影像》,並藉此舉記錄下那段悲苦的歷史事件。片起、片中、片末約重複出現了三至五次浪潮劇烈翻騰的景象,私以為是導演表達其記憶海裡最深沉、最使他惶恐的手法,而以穿插模式呈現於電影,或許道出了這段記憶時不時會在心中產生暗湧、占據全身神經。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