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唉瘋人
唉瘋人
唉瘋人
「人生就像一本缺了很多頁的書,說它是一本書實在有點勉強,但它畢竟是一本書。」——芥川龍之介

我們不是約好了嗎?

一開始,總會聊天聊到三更半夜,父母催促我們休息,我們卻好像不會累似的,一直聊一直笑,天南地北都被我們說遍。後來,感情慢慢穩定下來,我們開始商量時間分配,你說,每天都要用上兩個小時陪我聊天;我說,休息重要,一個小時就已經滿足。於是,每天我說要掛線的時候,你都裝著不睏,還說可以陪我多一會。

我們……不是說好了嗎?

「講好咗㗎,以後都要做好朋友!」「講好咗㗎,以後每年都要返嚟母校一次!」「講好咗㗎,到我地三十歲都無人要嘅時候,就一齊啦!」「講好咗㗎⋯⋯」

也許我弄不清,只知道現在的愛情包括了互相玩弄、欺騙、猜疑等等不該存在的「名詞」,本來愛是純潔,情是無價的,現在夾雜了這些「名詞」後,愛和情還存在嗎?或者只落得是一場just_for_fun的遊戲?

倘若再有下回. . . . . .

在終結之前,我們會為相愛相處的難題而苦惱,在苦惱、爭執、淚水等等,種種的一切琢磨著一把無形的利刃,最終把一縷一縷紅線交織成一條紅繩割斷。

等一個人在線的傻瓜

你有試過因為一個人的已讀不回而感到心灰嗎?你有試過因為一個人的態度乍暖還寒而覺得困擾嗎?你試過為了一個人的笑容而快樂一整天,為一個人的低泣而哭泣,卻為一個人的幸福而痛上一段日子嗎?你會因為一個人得到幸福,而令自己心悒得在街頭聽歌踱步,卻在IG中為那個人的「閃光彈」按下讚好假裝由衷的祝福嗎?

十年後,你還在嗎?

十年間,我們經歷過多少相聚分離?相聚的時光,恰似一眨眼的瞬間,我們總覺得時間白馬過隙。

琉璃玩意

有一種玩意猶如琉璃,美但脆弱,是一件無價的藝術品,也是一把傷人的利刃。

分手最痛

一開始不論是誰先開口,連自己也好像鬆了一口氣,一天過後徘迴著一種莫名的失落感,就像小魚在水中暢遊,縱然游動卻泛不起水中半點漣漪,撥動不起藏在心坎間的黯然神傷,同時無法否認心痛、依依不捨等等情緒的存在;哭不出淚,笑不起來,猶如活魂遊太虛。

牽手。分手

忘了從何時開始,我們有了第一次吵架。忘了從何時開始,我們有過第一次冷戰。忘了從何時開始,開始對對方感到倦厭,遺忘了當天的遇見覺得自己是多麼的幸福。忘了從何時開始,彼此在照片間的笑容開始淡掉。忘了從何時開始,我們再沒有拍照。忘了從何時開始,路燈上的倒影距離愈來愈遠,就像我們的關係一樣。最終…..我們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