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樂樂
樂樂
樂樂
生活很簡單,摻入一點複雜,點綴數分不平凡。

爸爸媽媽這種生物,就是會將世上認為最好的留給孩子,即使孩子不特別喜歡吃雞腿,他們總是固執地說:「不行,一定要吃雞腿,它是你的。」在爸爸媽媽眼中,雞腿、魚背和臉頰、西瓜最紅最甜的部分等等,都刻上孩子的名字,自己是碰不得的。

寫postcard的人懷著旅遊的興奮、想分享的喜悅和異地的思念寫下一詞一句,又戰戰競競地寄出,生怕這薄薄的紙片會飄落無人之境;收信人打開信箱,從厚厚的電費單、銀行信和驗窗傳單中瞥見這張postcard,心情如在喧鬧擾人的市集中發現一隻貓咪在街角恬睡,本質即使平平無奇,還是忍不住又驚又喜。儘管各地都有形形色色的明信片,所寫的內容卻能概括為以下五種

我的導演男友

大學數年光景,旅遊不下十次,所幸的是從未遇上偷呃拐騙,更在旅途上結識到許多親切友善的朋友,有人說我有「旅行運」,我卻認為自己最大的運氣,是遇到一個掌握一切的男朋友。我很少和男朋友去旅行,可是每一次離開香港,他都忙得不可開交,在遠方操控著我的行程。我和他交往後的第一次旅行,是和朋友到台東渡假一星期。沐浴於熱戀中的我們自然天天通電話。

永恆的豐臣秀吉和櫻花

人終究是追求塵世內的永恆,就讓我用相機留下櫻花之美吧。我又撿起一片櫻花花瓣,想將這份美麗送給遠在香港的你,你可明白我的心意?人生匆匆,我只想和你活在當下。大概你是收不到了,我苦惱地看著這片花瓣,她的壽命該捱不到抵達彼岸的那天,而你只能看到一顆萎縮的塵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