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QT 作者: Katarina Prestor | 輔仁文誌
作者: 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好想寫小說,但寫親都無人睇。當然我唔覺得係自己問題。因為呢個世界上,當問題出現既時候,永遠都係人地有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katarinaprestor

「其實睇星真係幾開心。」你突然開口。「嗯,的確,唔知以後仲有無機會再睇呢?」我低下頭,在微弱的街燈中看著自己的波鞋。「我呢,好鐘意你。」你挽著我的手臂,把我拉向你,在我的臉上親了一下。

「慢著,遊戲是甚麼?輸了就要坐電椅嗎?」我吞下了一大塊叉燒,說。

「或者睇完呢個你自己決定?」他說完,把電話遞給我,打開WhatsApp,見到他和另一個女生的親䁥對話,還有女生的性感照片。我一邊看,眼淚一邊忍不住奪眶而出,我快速地向上Scroll,發現他和這女生已經來往超過三年了,而我竟然全不知情。

「抱歉,為了不被發現,我是不可以留力的;如果弄傷了你,我向你道歉。」踼我的糾察隊員把聲音壓低說。

點先會贏?好簡單,你架車快過人就會贏

水瓶拿開後,下面出現了一組數字,是用黑色噴漆噴上去的,2859;我完全沒法理解這四個數字的意思,鐵箱外的編號明明是1033,為甚麼鑲在鐵箱裡的小衣櫃會是2859?完全摸不著頭腦。

我不知道這件事是怎樣發生的,對的人、錯的時間,錯的人、對的時間,錯的人、錯的時間,總之事情就這樣發生了,我們會一起去玩,一起去旅行,但我們沒有發展成正式的男女朋友,我甚至沒有和她提出過要交往的要求,認真說,我很害怕,我害怕有些說話一旦說出口,我就沒有權利再留在這個位置了。

背叛遊戲——學校

尼爾老師打開了座檯燈,坐在我的對面,然後把我的課本放在桌子上,並翻到我塗鴉那一頁。「這個問號,會為你帶來很大的麻煩。」尼爾老師指著我畫的問號,用他深沉的聲音說。座檯燈的光線讓尼爾老師的國字口臉顯得更為陰森。「我只是不明白罷了。」我說。「你不明白甚麼?」尼爾老師用手托了托眼鏡,說。

「如果我地可以係山手線上面相遇嘅話,你可唔可以做我一日嘅女朋友?一日就夠啦。」

有一日,她在城堡花園內的井邊遇上了一隻青蛙。自此,青蛙對她展開熱烈追求,每天都找她,每樣她說想要的東西,第二天早上就出現在公主的床邊,每個公主想去的地方,青蛙都會陪他去,幾乎每分每秒,青蛙都陪在公主旁邊。青蛙說得很清楚,他說很喜歡公主,希望公主可以成為他的女朋友。公主也許有些感動,但是她在生理上無法接受和一隻青蛙在一起。「其實我係中左一個詛咒先被巫婆變成一隻青蛙,只要你肯做我女朋友,我就可以變返人類。」有一天,青蛙對公主說。「如果你真係想同我一齊,你就應該變返一個人類先。」公主堅持自己無法和一隻青蛙交往。

我坐在靈堂角落一個不起眼的位置上,靜靜地看著這個儀式。這裡我一個活人也不認識,也沒有任何一個活人認識我,他們都以為我是死者的朋友,以為我是一個普通的有心人。但我不是,靈堂中間照片上的那個男人,是我親手殺死的。

Yvonne很有耐心地逐一拍照,準備待會在Facebook上「呃Like」,而Kelvin則一邊玩著電話,一邊急不及待地吃了起來。突然,看著電話的Kelvin表情一沉,然後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發生咩事?」Yvonne當然不會錯過這個畫面,她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無,無咩野。只係諗返起一D以前嘅事啫。」Kelvin說。「咩事?你好少提你以前嘅事。」Yvonne說。「都過去左,無謂提啦。」Kelvin說。

巴士的微微晃動讓我和她的交合更添刺激,每當車子轉彎的時候,我們二人的體重都聚向了另一邊,這刺激到一些平常不會刺激到的部位,讓她緊緊的咬著嘴唇,不至於大叫出聲,同時雙手卻又緊緊的抓住我的背部。我感到我自己的血液在翻滾,身體的每一吋肌肉都在收縮,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抽插,我知道自己快要忍不住了,我狠狠的摟著她,在她的頸用力的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吻痕,然後在她體內一洩如注。

「對不起,你認錯人了。」我早就對這習以為常,幾乎每天都有人在問我同一條問題,為甚麼我偏偏要長得像這麼出名的英雄呢?紅色頭髮是天生的,眼上的疤痕爺爺告訴我那是我四歲的時候從鞦韆上摔下來做成的,腰部的紋身從爺爺撿我回來時已經有。在瓦羅然大陸上,有誰會不認識諾克薩斯的卡特蓮娜呢?但我不是她,她每天都在召喚峽谷內作戰,而我則在這市場裡靠售賣豬肉維生;她在諾克薩斯統領軍隊,我在蒂瑪西亞悠閒生活;我和她本來就河水不犯井水。總之,我不是那個英雄「不祥之刃卡特蓮娜」。

「我有野想同你講。」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嗯?」她用喉嚨回應了我一下,但卻沒有抬頭望我。「Er ,都係無野啦。」說完我站起來,離開了課室,年青時,總是有很多話說不出口,有很多事不敢去做,當人成長後,才會發現那時是多麼的不知所謂。於是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考到了十三分,勉強原校升上中六,但我在放榜那天看不見她們姊妹倆,在九月一日開學那天也看不見,實際上,我沒有再見過這對孖生姊妹了。

呢個由頭到尾都係一個贏獎金嘅遊戲,所以我投票時考慮嘅只有一點,就係D獎金會用係邊度。

頁 1 /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