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Katarina Prestor
好想寫小說,但寫親都無人睇。當然我唔覺得係自己問題。因為呢個世界上,當問題出現既時候,永遠都係人地有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katarinaprestor

有一日,她在城堡花園內的井邊遇上了一隻青蛙。自此,青蛙對她展開熱烈追求,每天都找她,每樣她說想要的東西,第二天早上就出現在公主的床邊,每個公主想去的地方,青蛙都會陪他去,幾乎每分每秒,青蛙都陪在公主旁邊。青蛙說得很清楚,他說很喜歡公主,希望公主可以成為他的女朋友。公主也許有些感動,但是她在生理上無法接受和一隻青蛙在一起。「其實我係中左一個詛咒先被巫婆變成一隻青蛙,只要你肯做我女朋友,我就可以變返人類。」有一天,青蛙對公主說。「如果你真係想同我一齊,你就應該變返一個人類先。」公主堅持自己無法和一隻青蛙交往。

我坐在靈堂角落一個不起眼的位置上,靜靜地看著這個儀式。這裡我一個活人也不認識,也沒有任何一個活人認識我,他們都以為我是死者的朋友,以為我是一個普通的有心人。但我不是,靈堂中間照片上的那個男人,是我親手殺死的。

Yvonne很有耐心地逐一拍照,準備待會在Facebook上「呃Like」,而Kelvin則一邊玩著電話,一邊急不及待地吃了起來。突然,看著電話的Kelvin表情一沉,然後深深的呼了一口氣。「發生咩事?」Yvonne當然不會錯過這個畫面,她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無,無咩野。只係諗返起一D以前嘅事啫。」Kelvin說。「咩事?你好少提你以前嘅事。」Yvonne說。「都過去左,無謂提啦。」Kelvin說。

巴士的微微晃動讓我和她的交合更添刺激,每當車子轉彎的時候,我們二人的體重都聚向了另一邊,這刺激到一些平常不會刺激到的部位,讓她緊緊的咬著嘴唇,不至於大叫出聲,同時雙手卻又緊緊的抓住我的背部。我感到我自己的血液在翻滾,身體的每一吋肌肉都在收縮,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抽插,我知道自己快要忍不住了,我狠狠的摟著她,在她的頸用力的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吻痕,然後在她體內一洩如注。

「對不起,你認錯人了。」我早就對這習以為常,幾乎每天都有人在問我同一條問題,為甚麼我偏偏要長得像這麼出名的英雄呢?紅色頭髮是天生的,眼上的疤痕爺爺告訴我那是我四歲的時候從鞦韆上摔下來做成的,腰部的紋身從爺爺撿我回來時已經有。在瓦羅然大陸上,有誰會不認識諾克薩斯的卡特蓮娜呢?但我不是她,她每天都在召喚峽谷內作戰,而我則在這市場裡靠售賣豬肉維生;她在諾克薩斯統領軍隊,我在蒂瑪西亞悠閒生活;我和她本來就河水不犯井水。總之,我不是那個英雄「不祥之刃卡特蓮娜」。

「我有野想同你講。」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嗯?」她用喉嚨回應了我一下,但卻沒有抬頭望我。「Er ,都係無野啦。」說完我站起來,離開了課室,年青時,總是有很多話說不出口,有很多事不敢去做,當人成長後,才會發現那時是多麼的不知所謂。於是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我考到了十三分,勉強原校升上中六,但我在放榜那天看不見她們姊妹倆,在九月一日開學那天也看不見,實際上,我沒有再見過這對孖生姊妹了。

呢個由頭到尾都係一個贏獎金嘅遊戲,所以我投票時考慮嘅只有一點,就係D獎金會用係邊度。

呢個係一個假嘅立法會,實則上只係負責舉下手,簽下名。乜!都!改!變!唔!到!呢場選戰,認真選嘅,係一份為期四年,月薪九萬嘅工。每個人,都係為獎金而戰,係93,040X48=4,465,920 ,足足四百四十六萬嘅獎金!(未計做滿四年仲有15%Bonus)咁你諗下,你嘅一票,其實係代表緊比邊個人入去拎呢四百幾萬。

行過D公園聽到D女高八度叫:「我又無晒精靈球啦!」我真係想當面過去屌柒佢:「八婆,唔識打機就唔好打啦!」咁。

我LunchTime走左去科學園後面條馬路,做一個實驗黎證實我嘅假設:我會開車好慢咁向前行一公里,然後睇下佢有無計我孵蛋。

葡萄牙今晚會做嘅野,可以用一句黎總結,就係「將『好錯足球』進行到底!」。所謂「好錯足球」,就係「可能我會好好運,又或者你會出錯。」足球嘅簡稱,上一場四強嘅賽前分析我已經解釋過呢種足球係點踢嫁啦,自己去睇。

其實講黑馬,威爾斯先係真正嘅黑馬,大佬,佢打左5場,4勝0和1負,全部90分鐘內KO對手。相比其他隊,你會見到冰島就打左5場,2勝2和1負,比利時都係打左5場,3勝0和2負。除左主場嘅法國之外,無一隊戰績比威爾斯好,包括3勝2和0負嘅德國。

自從兩年前德國係巴西棒盃之後,香港有大量「忽然」德國球迷出現,加上本來數目就唔少嘅德國死忠,德國而家可以話係香港最多人捧場嘅國家隊。而意大利則因為意甲自2006年假波事件後資金大量流走,加上踼法唔係人人受得住,可以話已經係明日黃花,算係香港最少人支持嘅傳統勁旅。

一班朋友一齊睇波,「識波」,一定會比「唔識波」型好多。如果你係女仔,你只要扮到好似「識波」咁,基本上D男人即刻對你刮目相看。

十幾年咁落黎,我不期然就諗,其實係咪成件事錯晒。因為無論點將D變數變黎變去,結果都係一樣。感覺就好似用錯左紅豆黎整豉油咁,無論加多幾多豆,幾多鹽,幾多水,幾多糖;最後我都係無辦法得到豉油;因為豉油,係用黃豆做嫁,唔係等中共良心發現頒比你嫁!無論你堅持幾多年,紅豆就係唔會整得到豉油,即係守株待兔,乜用都無!

我舉個好簡單嘅例子,如果拎過《League_of_Legends》世界冠軍嘅韓國選手Faker係首爾街頭行街,我諗佢用一個鐘都前進唔到一百米,不停比人捉住簽名影相(想像下C朗拿度係里斯本行出街)。但同樣拎過《League_of_Legends》世界冠軍嘅香港選手Toyz係彌敦道行街,我都幾肯定佢暢通無阻。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