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Ken Chung
Ken Chung
香港首個以街舞成功申請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的街舞支援機構「香港街舞文化藝術專業協會」創辦人 / 總監|找來了多位藝術界知名人仕及藝術系大學講師支持,希望以專業手法,改革街舞文化的落後腐敗,爭取街舞文化應得的政治地位及尊重。

現在社會工作者和年輕人很喜歡談「夢想」,但其實什麼是夢想?我教跳街舞的,包括年輕時的我自己在內,最常聽到的是「我的夢想是跳街舞,希望能一直跳街舞」。不過,我現在想問,你跳舞有困難?聾的?跛的?不是的話,在家裡播音樂,跳吧,你的夢想實現了。你的意思是這樣嗎?當然不是,你的意思是,你喜歡跳舞,除了跳舞你不想做其他事情。

從發起這場網路公審的「黃」姓拍片者的FB得知,這是在荃灣工業區中發生,鬧市中心工業區中出現一隻毛髮不算太污糟又不怕人的流浪狗,有可能嗎?而且這隻狗狗跟保安都很明顯是互不害怕對方,很明顯這狗狗是附近有人養的地盤或車房狗,而且跟保安是互相「知道」對方的,那狗狗周圍走就是主人的責任而不是保安了吧?我就不說狗狗咬人,弄髒了客人誰負保安的責任?甚至是狗狗留車輛的出入口被車撞到,在網上批鬥這保安的動保X良心又過得去?當然過得去,因為到時他們就會批鬥保安沒趕走狗狗。

我媽是胰臟癌離開的,一直因為胃病以為是胃痛,而且癌細胞被胃部檔著照聲波沒照出來所以沒被發現,直到發現情況已經很壞,經歷長時間化療折磨,最後在醫院痛苦離開。

師生階級觀念

現在的人特別是香港人只會感覺學生說粗口就是不對,還是在以老師在學生之上這種「階級觀念」來看待已經成年的大學生與講師的關係。

舞蹈學校拖糧早已經不是新鮮事,本人任教過的兩間舞蹈學校都拖過我糧,一間是14年前的事太久遠就算了;另一間是最後有出糧給我們這一代開山元老,但之後就換了一批年資淺一點的導師,還一拖拖了半年糧,只是員工和老板關係「良好」而沒有反目,這群導師之後亦沒有一個有再在那教了。

跳了街舞十幾年,不敢說教人溝女,但增加跟女生交成朋友的成功率總有一些心得,看能不能幫各位省下那跟KOL買廢話的萬多元。

廢老亦很喜歡罵港獨,說民主都爭取不到如何爭取港獨,其實很像基督教會為了道德高地打同性戀的稻草人,我又想問,看看現在的香港,看看旺角行人專用區,看看公屋村的公園廣場,看看上水,看看粉嶺,現在給你有民主又如何?會有改變嗎?香港政府能逆中共意嗎?中共統治下的香港還是「你想要的香港」嗎?

我們最急切要解決的是HA及所有工廈藝術空間所面對的刑責。當然,不是特赦了HA問題就解決,那其他工廈的藝術空間呢?所以我們應該把這件事看成是整個業界的環境及法例的關係來解決。

最近,民建聯正在主辦的一個街舞比賽(Dance4Dream),以我所見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而且邀請的街舞dancer擔當嘉賓是有史以來最多的,在街舞的角度看,很好呀有資源推廣,對不?是,但我現在跟大家算一算之後的代價。

「你同外國老師friend,不如你同佢傾,每人收300港幣,你自己出場租,咁每人蝕少少大家解決件事啦」,咁大家打和啦super既建議,中介人無視我,同學生講每人比$500,仲要夾場租。咁最大責任既中介人呢?無任何補償,睬你有味~ 我再私下msg比中介解釋左個責任建議佢應該負責番大概$300既場租,佢再無視我要我女朋友起個班既聯絡group度問佢,佢先回覆一堆話自己都係一心做貢獻呀,外人咁多聲氣呀,針對佢好可憐乜乜乜。其實保護自己既野我明既,我大概問句「定係你想我直接報警?」佢就無再嘈。

如果大家平心靜氣想想,執法部門是有他們的理據,問題是那些法例還合不合適,政府的文化藝術政策落不落地;如果工廈活化有租金管制,又或者政府批出的文化藝術場地足夠導致租金影響減少,還會不會有場地在安全度不足又違法的地方經營藝術場地?又如果藝團可以透過藝術發展局審批或可以幫助向勞工處申請藝術交流的工作簽證,又會不會減少藝團因為「怕麻煩」而偷雞的機會?

當狗狗爆衝時頭是沒有力量的,重心都在腳及背上,用這口罩時只要一拉狗帶狗狗就會回頭,而狗狗的生理結構是不能邊向前衝邊回頭的,這就是這工具的運作方法

那位問候我娘親的同學、「她們上我們就不上」的兩個圈子和這位肥仔都完成了課程一起上台表演,完成表演後肥仔和粗口同學對我說謝謝時都哭了……而第二年當我回來再教時,他們已經被老師任命幹事幫忙點名集合。

同理心就有如包容,受害者自願就叫包容,拖害者或第三者要求的叫欺壓;何況怪責別人沒同理心的時候,為什麼你又不同理心一下別人為什麼沒有同理心呢?

現在Uber司機叫苦連天,單是香港Uber不斷壓低司機收入的策略,由底薪制改成獎勵,已經叫司機苦不堪言,更加不用說那些混亂的管理、經常計錯出少的工資、沒有即時聯絡只有email而且回覆非常慢的聯絡系統、傾向客人而對司機補償及保護不足的評分系統,都對司機可以稱為剝削。

一個主力做青少年及兒童工作的慈善機構成立了一個UrbanDance義工小組,從正式舞蹈學校請了導師任教,之後義工會出外到訪如老人院或復康中心等地表演及服務。負責人把廣告放到街舞討論區召募參加者,卻惹來街舞小圈子的欺凌。

頁 1 / 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