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健吾
健吾
健吾
宣揚仇恨一點也不有型。這個世界,幸好還有愛。健吾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人民大道中》、《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十本,最新的是《日本亂象》(北京人民大學出版社)、《100個在情場止蝕離場的理由(上))、《京都--貼近生活之旅》(圓桌精英出版)、《健吾收音機III——說好的幸福呢?》(CUP出版)等等。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沒什麼的,你都不過是個人

當讀書都不可以改變生活的時候,有些人也許放手一搏,盡力打拼,一天打三四份工,也許都可以掙個三四萬的月薪。這份錢,交點租金,去去旅行,倒是足夠的。當你發現將軍澳都2萬港元一呎的時候,你很能理解,只要香港的人口政策不變,九十後現在都28歲,進入適婚年齡。如果用大陸術語去說,他們的住屋的「剛性需求」極為強烈。那他們要賺幾多錢,儲幾多錢,才可以買房子呢?買了房子,又有什麼生活呢?

梁詠琪?佢唔係做戲架咩?

同人講,我去睇梁詠琪,佢畀左一個「唔係呀馬」既表情我,然後話:「佢唱現場呀?」90後的小孩同我講:「梁詠琪?我阿媽好中意佢架!」大學生同我講:「梁詠琪唱歌架咩?我剩係睇過佢套《嚦咕嚦咕新年財》咋!」

在香港,你應該如何生存,才叫合理呢?老人家的教誨,你還記得嗎?閒事莫理,眾埞莫企。槍打出頭鳥,總之不要出鋒頭。親生仔不如近身錢,最緊要顧好自己先。幫人?幫什麼人。你有能力嗎?過去的日子,很多人在討論,為什麼香港搞成這樣子。

工種被消滅之後……

任何人都要面對一件事,社會在進步,有些東西,會被消滅。有些分析中國情況的觀察家撰文,因為科技出現,其實有些工種,會被消滅,但跟那些人「不做好自己份工」沒有關係。比方說,現在的黑的越來越少,因為中國的共享單車和叫車應用程式,做得越來越好。小食店生意越來越少,因為在家外賣個體戶越來越多。有人更打趣的說,現在在中國,做賊都要會一點科技知識。現在大家都用手機二維碼的電子錢包了,在街上,打荷包的人,也越來越沒事可做。

當你使用面書的時候,他們會知道你對什麼新聞「有興趣」,從而估算,你的投票取向是什麼。

係台灣,有兩個歌手,都係大陸發展。一個係主持人黑人老婆范瑋琪,另一個係叫張韶涵。兩個都係大陸發展得好好地,但佢地兩個人呢,經常因為各種不合,而鬧上媒體版面。而有創意既台灣記者呢,就搵左個命理師,呢個命理師叫江嘉葉,聲稱自己開左天眼,於是就可以睇到兩個人既前世。

而家九巴手起刀落,好似選管會咁DQ左佢既巴士司機既資格,最後非建制介入,包圍車廠,最後令佢復工,亦都只係買時間,畀佢上訴,等到311完左,我相信呢個女車長亦都冇晒利用價值,現有既既得利益者,就唔會亦都不屑再理佢架啦。因為,佢而家起多隻香爐出黎,就多隻鬼,爭緊而家既有既資源,不論係新司機既人頭,抑或係談判既籌碼。所以,你而家見佢地做既,就似係非建制工會想吸納呢個女車長既人氣。但事實係,只要市民覺得「抗爭」只可以唔好阻到我,九巴當然有一千萬個理由話呢個女人只係搞事既人,而唔係真係爭取緊車長既權益。

過去的日子,泛民的黨羽,支持者,都對「擁有不同政見」的人,都只是口誅筆伐。你現在犧牲自己的面書專頁的能量,養大了的「某些」政治人物,會換來什麼?在某些KOL落難的時候,鳥獸散者有之,樂見KOL敗走人前有之。大家還記得那個通識老師嗎?對政治人物來說,任何人都只會是「幫過佢既契弟」。而某些明星們,都開始知道泛民的政治人物,見利忘義,也沒有利用價值,慢慢就離開那團渾水。

手機支付系統,似乎是大勢所趨。而呢個亦都係現金、支票、信用卡以外,似乎係第四波既消費革命。大家都話,消費越黎越簡單,就會刺激消費。以前,作家林燕妮小姐就講過,點先會令你使少d錢呢?只要你所有野都用現金買,就會覺得唔想買。你諗下,去h 字頭的大品牌店,要你買一個手袋都30000蚊,你會唔會拎30張一千蚊出黎數?數果一下,你有冇心理負擔?但如果你用卡既話,大家都會話,個感覺冇咁大。而且,佢仲有好多咩分期,好多人都會覺得咁樣消費,可以動用既「金錢」既可能性,就會高d。

一個流言有什麼值得思考?

這兩天,大家都好像對「流感針」很有意見。而且,大家都是專家。大家都覺得有些人好有見地。

香港最後一個玉女

她根本就是女神。你不會對一個女神有太多要求的。一個五十歲女人,還可以穿這樣的服裝,一頂長黑髮仍是如此的油亮美好,一舉手一投足不用谷都有一陣女人味。這種「很女人」的女人,我好像很久沒有在舞台上看到。

周庭參選?做過舞小姐那個嗎?我答。不是,那不是周庭,我回答。順道回答她,另一個,網上說她曾做過舞小姐的名字。

其實賽果你滿唔滿意,以我理解,佢制度冇變,佢係咪一場遊戲?睇你點睇。至少我都仲見到好多曾經上過叱咤台既歌手已經唔見左。但做出成績來的,都一定有上過。我只係覺得,與其說對主辦單位好失望,倒不如問下,參與呢個遊戲既人,有冇盡過力?

昨天,去派對,見到第一個認識的人,是在雨傘中,天天瞓街的一個小孩。那時候小孩俊美得很,卻乾瘦一點。昨日再相逢,已變成一個肌肉小鮮肉。胸罅可以夾爆西瓜那種。他一群人,去曼谷瘋狂跳舞派對都不會再去一一大遊行,這代表什麼?是共產黨太厲害,還是反對派的敵我矛盾搞到今時今日這景象?我唔識解。

這次演唱會,主題是倒數,在節慶日子聊步向死亡,是大吉利是的。但,有一個主題,我相信楊小姐很適合一直聊,多聊二十年,也是可以的。在香港,一個港女,如何可以「老得體面」? Old_gracefully,這不只是一份功課,而是一種功駕。老是不可避免的。不知道是幸或不幸,人人都會老,老得變成廢老一樣整天罵廢青是一種老,老得懂世情知進退有品味,會接受新事物願意理解新時代是一種老。

在現代政治,有體制有規矩,你把事情的罪責或希望都放到一個人身上,到那個人上任或離開,事情沒有好轉或變壞,之前那些鏗鏘的口號,都會變成廢話。像有西九的候選人問其他候選人,你做了這麼多年議員做了什麼。我想問,他成為議員後,又可以做得到什麼?還有,過去的日子,遊行都靠xxx下台為口號,對上一次,十一遊行,大家叫袁國強下台了。今天,袁國強就上京了,大概是交代他劈炮不做的事情了吧?那,他下台了,就像梁振英今年都下台了,泛民不是應該很高興,他們的訴求有一部份被解決了嗎?

頁 1 / 111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