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健吾
健吾
健吾
宣揚仇恨一點也不有型。這個世界,幸好還有愛。健吾專欄作家、記者、編輯……商業電台節目《人民大道中》、《903國民教育》、《光明頂》主持,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學系講師。著書超過十本,最新的是《日本亂象》(北京人民大學出版社)、《100個在情場止蝕離場的理由(上))、《京都--貼近生活之旅》(圓桌精英出版)、《健吾收音機III——說好的幸福呢?》(CUP出版)等等。email:[email protected] |Facebook: facebook.com/kengopage |微博:t.sina.com.cn/kengowrites

我只是想吃一個叉燒湯意粉加炒蛋的茶餐。到我排隊買東西吃的時候,那個收銀員問我:『先生,你一個人嗎?』我答:對。一個人。他又再問我:『你找了位子沒有?』我答:仍沒有。他就不慍不火的對我說:『那麼你可以要外賣嗎?』那一刻,我就火都起了,對著那個收銀員說:『我現在一個人,不可以在這兒吃飯嗎?一個人就沒有資格坐在你的餐廳嗎?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我不吃了。』於是就走了。」

呢啲人,已經有錢去英國讀書,咁佢地可以有幾窮呢?咁不如貼埋大床畀佢地去好唔好?畢業後,使唔使包佢地要揾到高薪厚職同買到千萬民房,最後加埋入土為安,加埋無敵背山面海龍脈骨灰龕俾佢地?

人死了,就可以盡情消費

現在?新聞就是這樣子:先出街,錯了就說是「網民資訊」。網民當然可以錯,因為他們不是媒體。最緊要賺了hit rate 再說,那是生存之道,也是香港人及全球網民的共業,沒有人可以怪什麼人。大家就是愛看笑話,愛看有錢人仆街。你是政府工嗎?你住豪宅嗎?我連打飛機的地方也沒有呢?你原來玩女出事啊?哈哈。這就是庶民的人生,也是香港人的特色:總之,我活得不好,也不要你好過。

我只想要一份寧靜

常聽人說,香港是一個吃子的社會。政治獄由年輕人坐,地鐵坐位老人就搶著坐。樓房擁有權都是上上一代及上上上一代的香港人把持的。他們買房何等容易,一代人賺了下三代人的錢,然後覺得年輕人不夠「努力」,「抗壓力不足」。

我個人不認識明哥,也不是對他做的事情有什麼意見。明哥做的善行,有很多人欣賞。我只是不能理解,為什麼一個人派飯派到變成特首加持,中聯辦提字的香港精神。香港,是全世界之中,算是最富裕的地方。我們每天的股票交易以億去算。朋友說,香港最近藝術交易市場的行情,已超越倫敦。因為走資,香港的藝術交易市場發展之快之高,速度驚人。為什麼我們還要歌頌一個為小市民派飯的商人?

過去半個月,你有去遊行嗎?有兩萬多人出來吧?對不?那為什麼,民研出來的數字,都沒有對她造成打擊?

在網路說話,在現實世界要負責的,輕則被迫道歉記大過,重則被告上法庭面對刑責。現在大家都會玩了。在知悉自己身份的場域,大家都不說話,就連like一個也不敢。因為,敢言絕對是包袱。坦言隨時會令自己身敗名裂。大家傾向相信暱名的介紹,博客推介一定好,開飯無名無姓的笑笑喊喊最有見地。

這兩天,在網路廣告,尤其是beauty的朋友,都在問一個問題:為甚麼這個廣告可以這樣子出街。我第一次看到這廣告的時候,是來自這雜誌。這雜誌拍男明星,應該爐火純青,有丁點常理的人,都不會讓這些照片出街。

如你喜歡怪人,其實我很美

經過十天的訓練,Edward已很好了:「牠知道牠可以在什麼時候自由一點活動,什麼時候留在家內要在什麼地方。牠亦開始可以控制牠去洗手間的時間,可以在我們散步的時候才去。牠已知道牠要拉在紙上(paper-training)。」

我爸還在世時,牙齒不好。但我沒有太理會,因為他好像會「自己搞掂」。而他搞掂的方法,就是返大陸整牙。

五個我最懷念的毛記廣告

毛記很賤嗎?有新聞系的行家說,毛記在縮短觀眾的「專注力」嗎?自己在做的媒體,寫一些長篇大論沒人看的東西,就自命清高,那誰要給你錢做下去?

有一次,有一個朋友說,他的大學同學,畢業兩年,都沒有跟他聯絡。100毛有網路紛爭的時候,他就面書加一句加一腳,然後他需要交稿,想找稿題的時候,就問朋友要腦細的電話,覺得他一定會給他。

中國已在生活之中。意識形態是有趣的,只要用娛樂切入,大家就覺得「中國其實都不錯」,說國語都是有型的。當台灣朋友都在迷港劇的時候,他們都很不明白為什麼曾經有一代港女會對台灣的偶像,如F4這麼熱愛過。《那些年》又或是《我的少女時代》在台灣雖然都鬧出風潮,但對王大陸或是柯震東,港女的熱情也許比台女還要大得多。

你以為書的內容,都只是網路上流竄過的東西,不值一買,也許你真的覺得網路可以是永遠的,社交網路可以是理所當然的存在,網路上一定可以找到某些文字云云。

在網路世界,總是充斥很多人認為「道地」的人就「識食」。這觀點是有問題的。還記得小時候上中文的一些講座,老師說,普通話教中文,不一定是好事。那些什麼「我手寫我心」,也是廢話。還記得那時候的老師說:「如果會說普通話就會寫好中文,那在北京找個乞丐來教你中文作文就好了。為什麼要老師?」

當愛國變成一種內化的技藝

有跟泛民有多年來往的前輩就對我說:「(泛民班友仔)平時要愛國,你又無乜計仔,去釣魚台又冇傳媒理下,係需要劉曉波,李旺陽呢D事,先至可以畀北京知道,佢地有幾愛國。我純粹吹水咋。到了北京要分清敵我時,他們就會乖乖的說:至少支聯會/民主黨是愛國的,reference_point就是劉曉波同李旺陽。現在泛民有一個特色,變成法國哲學的用語,叫做『technologie』,呢個字,勉強可以譯做機器,又或者技藝。特點,係去感情化,沒emotion的,只係當A事件發生時,佢地就會好natural地有B的response。」

頁 1 / 9123456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