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木人里
木人里
一個心地善良既仆街。

我朋友今日中午去稻香飲茶,雖然稻香係好難食但因為佢係區內唯一一間茶樓,迫於無奈都要去食啦咁。喺中午十二點左右,當佢同家人兩個到達稻香並打算攞位既時候,稻香阿姐同佢講公司政策兩個或以下要搭檯,如果要自己開一張檯,就要收三人既茶錢先得。

大家仲記得個位在指羊為狗既何來嗎?將一張懷疑係狗屍既照片放上網,加上強烈譴責既言論以及訴諸權威既行動,一度令不計其數既香港人飛撲出黎用最正義凜然配合些許惡毒言論去攻擊餐廳店主,其後發現原來係冤枉左對方之後先紛紛跳船。

咁佢今次講左啲咩呢?如大家所預料,佢並無為自己作為始作俑者帶頭冤枉餐廳一事而道歉。佢唔單止無道歉,仲大條道理咁話有兩千人share,佢地都係認同自己等等。佢地相信你係因為你言之鑿鑿講到已經有大嗱嗱三個專家證實圖片中既羊屍係狗,加上你長期係動保界既工作經驗,所以先被你原來從來未證實過既資料所誤導。被誤導而加入譴責既人固然有錯,錯在未確認資料真偽就去成為幫兇,但就算幾多人錯誤地相信你都好,你發佈未經證實既資料去作出一個咁大既指控,而最終證明你既資料同指控係錯誤既,你絕對要為事件負責同道歉。

事情發展到今日,始作俑者何來及其黨羽都未曾為佢地魯莽冤枉既行為向餐廳道歉。事件經過十多日,餐廳店主營運上既損失、名譽上既損失、精神上既損失,都係難以想像咁大。因為要搶道德高地、搶noice、要發表自己關注既議題,冤枉左對方之後發現自己理虧,採取既行動唔係第一時間道歉,居然係del不利自己既comments,del不利自己既post,block一啲質疑自己既人,然後對事件不作回應,咁畜牲既人我真係未見過。

「我當年都未係講到唔鍾意,但我會多謝當年畀我唱《IQ博士》既人。去到今日,仍然有人哼起呢首歌,我都覺得開心架,唔通下下都叫人唱《似水流年》,唱《艷光四射》,去到咩場合都提下我人名先叫尊重我咩?」

「我地係社福機構,無乜錢,係畀到呢個價錢,幫幫手。」「我地係社福機構,無乜錢,參加者係低收入人士……」「我地係社福機構,唔係好識…….可唔可以改少少野?」「我地係社福機構,唔係好識…….可唔可以再改少少野?」

賣旗對香港人黎講絕對唔係一件陌生既事,早十年八年大家係星期三同星期六既朝早出門,基本上都會本能地買一支旗,捐返一兩蚊叫做個「善事」。雖然近年開始多左人關注賣旗機構,擔心會助長共匪或赤化組織而呼籲罷買,但始終改變唔到普遍香港人買旗既習慣。我以下想進行既討論唔關於係咩組織賣旗,而係賣旗呢個行為本身,其實係有相當多問題存在。

每一個人提供既服務,背後都有好多你睇唔到既成本(或者睇到但唔當人回事啦)。我自己都有業餘幫人影相拍片,所以用呢樣做個例子。攝影師硬件上既成本,首先講緊係佢既相機鏡頭腳架穩定器拖喼等等裝備,全部都要錢買返黎,唔係天跌落黎架;而仲有佢學習攝影既錢同時間呢?佢可能預先去視察場地既時間呢?佢幫你影相既時間呢?逐張逐張相幫你執既時間同心機呢?你恩賜畀對方既一個credit,一個share,可以畀到相等既價值咩?

儘管佢係鏡頭上點樣疼錫女兒、讚揚女兒,機場保安既一句說話,就將呢種虛偽刺穿。機場保安係傳呼機中講出一句「借個女上位既老豆」,赤裸裸咁講出左父親最心虛既野,最羞愧既野。事件既下文就好似大家所見,該名機場保安係收到投訴既第二日就被解僱了。

雖然我都好憎個啲仆街老人,但係佢地角度其實係好多野都唔明白。佢地覺得自己明明做緊正確既事,明明錯既係其他人,明明錯既係班打壞後生,點解被取笑既會係自己?

大家不妨想像一下,今日係星期日,你約左朋友係傍晚6點係旺角E出口,再係兆萬食劣質放題。你係旺角地鐵站E2銀行中心出口會合朋友,然後向Body_Shop方向行走,係呢個位置,你大概會同時間聽到左邊愛是不保留,正前方有中年男女唱歌跳舞,右邊有鬼佬乞衣玩樂器。係經過第一次衝擊之後,你轉右向前直行,浴路應該有6-7檔喇叭開到最大聲既唱歌團體,有中年有老年有男有女有人跳舞有人抽筋咁款有人群有好撚多人群,你行到好似新娘入教堂咁碎步行都行唔到

唔同焦距,唔同光圈既鏡頭都有佢既特性。唔係話一支鏡頭只有某一種用途,只係某啲鏡頭會比較適合某啲題材咁解。咁對於一個新手玩家而言,Kit鏡過後,你需要一支咩鏡頭呢?

「又係佢地,黃之鋒,仲有好似叫梁國雄既一班人。」「係我仲未知道點樣反應既時候,佢地……」「佢地就強行進入左我身體……」「我數唔到有幾多人,數唔到過左幾耐,我好驚,好辛苦……」「從來未有人入過黎,仲要入得咁深入……」

特別挑剔–對所有自己睇唔順眼,或者只係睇唔慣,未見過既野非常挑剔,彷彿人地欣賞一樣自己唔鍾意既野,就一定係因為對方品味差、奇怪,然後就百般侮辱。「呢樣野其實無咩特別,你睇個其實乜乜乜都唔係好夠乜乜乜,垃圾。」其實有意見好正常,但成日見到啲網民一開口就侮辱到人地食狗糧咁,又好難怪咁令人討厭。

如何成為熱血公民?

熱血公民可以話係香港,唔係,係全宇宙最好既組織。想成為佢地既一部分,我地要係思想同行為上都符合佢地既標準,先可以成為一個受人景仰既熱血公民。以下就住本人一啲觀察,畀大家一啲建議。

公眾係白痴,我講得、你講得,就算任何一個師奶維園阿伯,痴線到如劉馬車,低能到好似阿叻咁,都可以講,惟獨係民選議員係點都唔可以講出口。以前有個陳鑑林講遊行既市民都係被誤導,佢都尚且係講緊對家既支持者,但今次鄭松泰口中所言,個種自以為高高在上既語氣態度,根本就係當公眾作為自己選舉工具,可以欺瞞,可以利用。而事實上佢真係靠公眾去獲得今日民選議員、代議士既身份。抱住公眾係白痴既心態參選,咁佢係選舉過程中,到底有幾多說話係真,又有幾多係欺騙緊你地既信任,真係不得而知。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