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木人里
木人里
在學中人,只隨意下筆,遇不平事下筆,逸事下筆,理直下筆。才疏學淺,為賦新詞強說愁。詩詞歌賦文史哲皆沾一點邊,強裝文人。

香港人每年回帶合集

以下將會列出大量香港人每年回帶話題,歡迎各大要click唔理內容既FB page、KOL、網站、媒體admin參考,同時歡迎補完。

攝影理由

攝影者是盜賊,無休地偷取世間的美好。貪婪地追求動人的畫面。走到街上,按下快門,為曖昧男女牽上主觀的紅線,成了奇怪的祝福。

唔知由幾時開始,樂觀同悲觀兩個名詞被正能量同負能量取代。樂觀或者悲觀既態度,或多或少係天生既、唔易改變既;但正能量、負能量就好似將人類既本質抽空,彷彿人類可以變成一套計算系統,你唔高興,因為你正能量不足,太多負能量。所以你要做啲野去令自己開心,或者諗啲野令自己開心。只要注入正能量,令你既正能量比負能量多,你就會開心返。

我地一班對臭茜有過敏反應(暴燥都算)係希望受到公平對待,係日常飲食當中,唔使好似拆彈專家咁,又要索下有無茜,有茜又要了走佢,了唔晒食到一塊半塊已經想死,了得晒都仲要忍受個陣臭味…咩叫公平對待?因為我地知道,世界上先天受唔住芫茜既人好多,而香港餐廳濫用芫茜既情況亦相當嚴重。所以提出建議,捍衛我地一班反茜朋友既生存權利,令我地唔需要提心吊膽去生活。

告別康橋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輕搖求助的小手,化用告別的訊息。

直至有一日,我係當年仍然未同Uwants合併既香港討論區入面,一個招募獵人既Post入面,見到一班人一齊約出黎打MonHunt。係呢件事之前,我未試過有網友,亦唔好講話去認識網絡上既人,但當時我就係膽粗粗留左個名,就決定指定時間去集會。

今日我路過超級市場,見到包福麵,心諗都半年有多無食過,買兩包返屋企爽爽。返到去,打開個包裝,唔撚同以前既喂?以前一包福字冬陰公麵入面,有麵餅,一包湯粉,一包辣粉,一包豬油,頭先一打開,得返一包調味粉。你老母我包豬油呢?我包辣粉呢?做咩搞到成包媽咪麵咁撚樣?

「畀人打都唔還手,無撚用。」我真係希望佢地呢句只係講笑。一班平日主張前線警察都係人,唔好為難佢地,落雨要幫佢地擔遮既人,係見到周竪峰出現後,瞬間勇武,以拳腳招呼,公私分明。事後左翼大呼過癮,引為功績,係唔係忘記左自己係反暴力?人地勇武對像係向公權力,有網民回帶,當年犯眾憎既村長上到旺角前線,旁人都係送頂安全帽畀佢。而今日,你地用武力對付平民,仲笑鳩對方唔還手。叫同樣被暴力傷容既曾健超情何以堪?曾健超都沒有還手,咁佢都係你們口中既廢物嗎?被一個以暴力解決私怨,以和平忍讓面對政權既政黨支持,何等尷尬?

當你舉傘過低(當然,好可能係身高問題),係會隊盲路人既眼睛架。身高方面的確係無得改,但你可以加倍小心,或者用透明既遮,觀察住個街道情況先行。屌,其實上面啲所謂主張係常識到無得再常識,唔好再要人提,再要人講啦。現代社會,擔遮都仲要人教,羞愧唔羞愧?

屌你個仆街仔好意思寫信俾我?你放心,我就無坐監啦,但係你就害得我好慘。我知道你即係我,我屌你其實無意思,但既然有機會回信俾後生既自己,即係你,我就點都要鬧醒你。

無論幾正幾吸引既菜式,只要加左臭茜,無論幾多份量,都會即時破壞左碟餸。你身邊既朋友未必明白,但我絕對知道個種明知完全食唔落,每啖都要非常小心翼翼,做完QC,確保無任何臭茜碎先敢放入口,仲要忍受個陣似有還無既臭茜味既感受。思前想後,我認為真係再可以再忍受。

「2014年9月28日,金鐘馬場頭場兩千米石屎地賽事,全部馬匹準備。」DAISY深呼吸一口氣,「好啦,一出閘既時候,應聲彈出既係民主黨,緊隨其後既係泛民各政黨以及左翼團體。」「DAISY,你講緊咩呀?民主黨頭先唔係踢傷騎師取消左資格咩?」旁邊的人細聲提醒。

一班由前學聯成員,退聯組成員和其他港大同學組成的委員會推動罷課,以反對李國章任命為港大校委會主席。現在罷課開始了,港大教授呢?1._現在唔係罷課既好時機。2._我繼續關注罷課,心情沉重。3._作為教師有責任教書,無法罷教,會支持,尊重。

我大致上是相信邵先生是一時疏忽的,只是關於參與研究,你是有的,至少你是其中一個解讀數據的人,是形成研究結果的其中一部分。見於:「《時代廢青》作者、香港浸會大學青年研究實踐中心副主任邵家臻應《端傳媒》記者記者邀請,協助解讀數據時說,「(上述知名人士)都是衝擊主流價值的代表,恰恰說明『廢青』的形象正是當權者依據這些人的行為所建構,以污名化不同於主流的價值追求」。邵家臻自己在「測試」中獲得71分。」

負責整理資料的是端數據實驗室,但在整理後,是由美國加州大學博士、北京中科院心理研究所訪問研究學者鄧藝博士及香港浸會大學青年研究實踐中心副主任邵家臻二人分析數據。

今早低端傳媒發佈了一個以廢青為主題的研究結果,聲稱是經「早前,端傳媒推出「廢青系列」專題報道……設計了「廢青」為主題的「廢青指數測試」,了解參與者的看法。收到獲超過45,000份答卷。從這些回答中,我們得以定位「廢青」的行為模式及偏好,一窺其背後潛藏的價值觀。」我第一時間諗:「你事前有無講過會統計同調查架?」

頁 1 / 3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