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木人里
木人里
一個心地善良既仆街。

賣旗對香港人黎講絕對唔係一件陌生既事,早十年八年大家係星期三同星期六既朝早出門,基本上都會本能地買一支旗,捐返一兩蚊叫做個「善事」。雖然近年開始多左人關注賣旗機構,擔心會助長共匪或赤化組織而呼籲罷買,但始終改變唔到普遍香港人買旗既習慣。我以下想進行既討論唔關於係咩組織賣旗,而係賣旗呢個行為本身,其實係有相當多問題存在。

每一個人提供既服務,背後都有好多你睇唔到既成本(或者睇到但唔當人回事啦)。我自己都有業餘幫人影相拍片,所以用呢樣做個例子。攝影師硬件上既成本,首先講緊係佢既相機鏡頭腳架穩定器拖喼等等裝備,全部都要錢買返黎,唔係天跌落黎架;而仲有佢學習攝影既錢同時間呢?佢可能預先去視察場地既時間呢?佢幫你影相既時間呢?逐張逐張相幫你執既時間同心機呢?你恩賜畀對方既一個credit,一個share,可以畀到相等既價值咩?

儘管佢係鏡頭上點樣疼錫女兒、讚揚女兒,機場保安既一句說話,就將呢種虛偽刺穿。機場保安係傳呼機中講出一句「借個女上位既老豆」,赤裸裸咁講出左父親最心虛既野,最羞愧既野。事件既下文就好似大家所見,該名機場保安係收到投訴既第二日就被解僱了。

雖然我都好憎個啲仆街老人,但係佢地角度其實係好多野都唔明白。佢地覺得自己明明做緊正確既事,明明錯既係其他人,明明錯既係班打壞後生,點解被取笑既會係自己?

大家不妨想像一下,今日係星期日,你約左朋友係傍晚6點係旺角E出口,再係兆萬食劣質放題。你係旺角地鐵站E2銀行中心出口會合朋友,然後向Body_Shop方向行走,係呢個位置,你大概會同時間聽到左邊愛是不保留,正前方有中年男女唱歌跳舞,右邊有鬼佬乞衣玩樂器。係經過第一次衝擊之後,你轉右向前直行,浴路應該有6-7檔喇叭開到最大聲既唱歌團體,有中年有老年有男有女有人跳舞有人抽筋咁款有人群有好撚多人群,你行到好似新娘入教堂咁碎步行都行唔到

唔同焦距,唔同光圈既鏡頭都有佢既特性。唔係話一支鏡頭只有某一種用途,只係某啲鏡頭會比較適合某啲題材咁解。咁對於一個新手玩家而言,Kit鏡過後,你需要一支咩鏡頭呢?

「又係佢地,黃之鋒,仲有好似叫梁國雄既一班人。」「係我仲未知道點樣反應既時候,佢地……」「佢地就強行進入左我身體……」「我數唔到有幾多人,數唔到過左幾耐,我好驚,好辛苦……」「從來未有人入過黎,仲要入得咁深入……」

特別挑剔–對所有自己睇唔順眼,或者只係睇唔慣,未見過既野非常挑剔,彷彿人地欣賞一樣自己唔鍾意既野,就一定係因為對方品味差、奇怪,然後就百般侮辱。「呢樣野其實無咩特別,你睇個其實乜乜乜都唔係好夠乜乜乜,垃圾。」其實有意見好正常,但成日見到啲網民一開口就侮辱到人地食狗糧咁,又好難怪咁令人討厭。

如何成為熱血公民?

熱血公民可以話係香港,唔係,係全宇宙最好既組織。想成為佢地既一部分,我地要係思想同行為上都符合佢地既標準,先可以成為一個受人景仰既熱血公民。以下就住本人一啲觀察,畀大家一啲建議。

公眾係白痴,我講得、你講得,就算任何一個師奶維園阿伯,痴線到如劉馬車,低能到好似阿叻咁,都可以講,惟獨係民選議員係點都唔可以講出口。以前有個陳鑑林講遊行既市民都係被誤導,佢都尚且係講緊對家既支持者,但今次鄭松泰口中所言,個種自以為高高在上既語氣態度,根本就係當公眾作為自己選舉工具,可以欺瞞,可以利用。而事實上佢真係靠公眾去獲得今日民選議員、代議士既身份。抱住公眾係白痴既心態參選,咁佢係選舉過程中,到底有幾多說話係真,又有幾多係欺騙緊你地既信任,真係不得而知。

我地講到要劃休止符,就係唔想再睇住六四成為每年供養你地既工具、滿足你地愛國心理既工具、贖罪既工具。停止悼念,就係對你地呢班肚滿腸肥既人一個斬釘截鐵既激烈反應。我地堅持中港分隔,比起你地拎住張回鄉證返中國企係五星紅旗前面笑晒口咁,有骨氣得多。

係今時今日呢個圖像主導既年代,每人手上拎住一部手機,已經可以當自己係一個攝影師。但當你開始認真看待攝影,去買一部相機開始攝影,並嘗試去將自己覺得都將滿意既作品同網絡上既靚相比較既時候,就會發現,點解人地既作品會有難以解釋既吸引力,而自己既作品就開始有講唔出既奇怪。可能你都試過咁既情況,好多時對住一個明明肉眼睇已經覺得好靚既景,但打算拍攝既時候居然無從入手,唔知應該點去影。

大家期望唔同、食野口味唔一樣、喜好美感唔一樣、老人家唔行得咁多、唔鍾意行街買野、想浸浴缸但酒店無等等等等千百萬樣簡單理由,就會破壞你美好既預備。你會覺得,喂,佢地自己又唔一齊計劃,到我諗晒之後,去到現場又唔滿意,公平咩?講得出呢句既人都實在太年輕啦,屋企人既野,尤其對住兩老,邊有話公唔公平架。

香港人每年回帶合集

以下將會列出大量香港人每年回帶話題,歡迎各大要click唔理內容既FB page、KOL、網站、媒體admin參考,同時歡迎補完。

攝影理由

攝影者是盜賊,無休地偷取世間的美好。貪婪地追求動人的畫面。走到街上,按下快門,為曖昧男女牽上主觀的紅線,成了奇怪的祝福。

唔知由幾時開始,樂觀同悲觀兩個名詞被正能量同負能量取代。樂觀或者悲觀既態度,或多或少係天生既、唔易改變既;但正能量、負能量就好似將人類既本質抽空,彷彿人類可以變成一套計算系統,你唔高興,因為你正能量不足,太多負能量。所以你要做啲野去令自己開心,或者諗啲野令自己開心。只要注入正能量,令你既正能量比負能量多,你就會開心返。

頁 1 / 4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