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葵倩鈴
葵倩鈴
葵倩鈴
猶像向日葵的寫作人 - 以文字演繹忠誠愛慕,以勇氣堅持追隨幸福。

像婊子般玩愛情遊戲

真正有資格當婊子的,反而是那些視愛情為遊戲,無論是正在交往還是當第三者時,根本從不曾交出真心的女人;那些了解遊戲規則,裝模作樣地充份利用機會製造浪漫的假象,一心要達到目的,即使傷害他人依然怡然自得、躊躇滿志的女人。

被他幾乎寵壞

交往時最怕被寵壞,特別是被聰明的男人寵壞,因為那意味著自己將開始變笨,雖然那本應是件幸福的事。雖說我是害怕被寵壞的,但同時也認為這是個讓我和另一半互相較量的機會。枯燥單調的男人才不會討女孩歡心,所以面對能令生活多姿多彩的伴侶,好勝的我定必把握機會從不虧待他。於是,我不能被完全寵壞,極其量只被他「幾乎」寵壞。

善良而殘忍的抑鬱自白

提起情緒病,就像是中二病小孩說要憑叛逆征服世界般,別人覺得滑稽可笑,自己卻深信不疑,但無論如何,每次病發都能進一步發現自己。

分手後變壞

Miranda在分手後不曾在任何人面前哭過,提起感情的終結也只是輕描淡寫,卻彷如變成了另一個人。雖然她和前男友交往的日子不算長,但在他出軌前也非常恩愛。前男友曾是個玩世不恭也毫無責任心的男孩,依賴父母而終日只顧玩樂,遇上上進又乖巧的Miranda後才被愛情改變,不再夜蒲也努力戒煙,可惜只維持了三年。自失戀當天起,也只是半個月前,她一共去了十二次蘭桂坊,也就是幾乎天天買醉,晚晚與不同男人睡。諷刺的是,這段感情的完結使他成功戒了煙,卻讓她學會了抽煙。

偏偏喜歡愛情玩家

就算你痛不欲生、哭成淚人,他也只是聳聳肩,然後回頭繼續打League_of_Legends。他一臉無辜地說:「其實我不是那麼喜歡你。」這時才「一言驚醒洛克人」,你的確是太天真了。

堅強獨立的女人

Katy什麼都愛談,唯獨不提起戀愛。她常說:「像我那麼成功的女人,生活根本不需要男人。」其實她越避諱便越是在乎,刻意表現剛強正是她掩飾心裡柔弱的根源。真正的不卑不亢,是自然淡定地面對生活的愛恨與憧憬。

偷看男友的手提電話

週末的一大早,Joanna的男友還在枕邊鼾睡,她卻悄悄起床享受清晨的閒暇。茶几上擺放著他的手提電話,她隨手取起,悠閒地輕觸屏幕。她喜歡把玩任何人的電話,無論是同事、朋友還是父母的。她會肆無忌禪地當面看別人電話內的照片和短訊。由於父母和最要好的姊妹從不介意,甚至會互相翻看彼此的電話,所以她隨時想要看就會隨手拿起,甚至隨性得不會先作通知。

不埋單的女人

「與男人約會時,我決不埋單。」朋友Alice說。她和男或女性朋友約會卻願意埋單,但與正交往的男人出去,從來不願掏錢包。她不介意約會地點、活動內容、消費金額,就算帶她去街邊吃牛雜,也必須要男方埋單,這是她的約會法則。她一再強調,她絕不讓步,沒有例外。

我要脫毒,與人相處

身為小毒拎,一向獨來獨往,享受孤單,也少與人相處,漸漸更不屑與人交往。從極端、自卑,變得喜歡上獨立,相信靠自己便不必卑躬屈膝討好別人,但這種獨立卻帶來了許多不便。

為何女人錢最易賺?

一踏入愛照鏡子的階段,妳便意識到改變形象的重要性。鏡子倒影中的妳,眼底兩團黑,睫毛短而稀疏,草莓鼻,膚色不均,嘴唇乾得掉皮,還有下巴那些含濃的荷爾蒙瘡……面對心儀對象時,完全抬不起頭!妳開始學習化妝,買了枝黑色眼線筆和紅唇膏,嘗試左塗右塗,眼睛是大了,雙唇是豐厚了,但額頭和鼻子仍是油亮亮的。要撇去厄運,必須覓到最適合自己的形象!

我認識一位朋友,叫Charlotte,她早在Pandora熱潮前,已儲了一串九顆珠的手鍊,她是純粹喜歡而儲錢自購的。她說整條手鍊全是自由搭配,從手鍊的長度和款式至每顆墜子也任君選擇,而墜子的含義各有不同,價格為幾百至幾萬元不等。她身為全職大學生,一星期四天兼職補習老師,平日住宿、車資已花上大部分賺來的錢,所以她不會每月都增添一顆珠,因為無論如何,這份買給自己的禮物也十分奢侈。

娘娘是怎樣煉成的?

Lilian總是有意無意地讓他吃嫩豆腐——故意貼近他耳邊撒嬌,讓胸脯緊壓在他臂上。每當他剛好感受到體溫熱暖時,她便會退開。如此欲擒故縱,不會讓男人覺得自己很隨便,也能引發男人的征服慾。

上輩子情人,情人節快樂

漸漸長大,同學們也開始慶祝情人節,帶著紙玫瑰和巧克力上學,令這天變得有意思。但爸爸的情人節仍然沒意思,因為他還是個育有一女的單親爸爸。

渣男殺手

淘寶甚麼都有賣,賣甚麼都不奇怪,有求便有供--衣服、鞋子、背包最基本,冒牌貨、傢俱電器、甚至性玩具也應有盡有。就算很少在網上購物,也該老早就知道淘寶上百貨應百客,但你可能不知道,最近有種非常流行的商品,是種便宜又奏效的網上服務--測試你男友是否表裡如一。

「我是個強勢的女生」

抵制男權來突顯女性價值,也是種不平等。我們要對抗的是極權,而非男人,所追求的應是個公平、自由的社會,於是爭取女權不等如打倒男人,或由女性完全取代男性。

分享獨家的戀愛技巧

我不會施魔法下降頭,不會做九大簋,也沒有熟讀心理學法則,連九型人格的屬性也記不起。這些方法我都不會,也不能保證管效。所以你逢星期幾穿紅內褲、能否以紅燒獅子頭拴住他的胃,天蠍座今年的貴人在哪,我統統不知道。

頁 1 / 212